【公车上的轮奸】【完结】
客运终于来了,本来担心最后一班已经走了,现在总算放下心。今晚是朋友小怡生日,大夥在ktv庆生,闹到11点半才结束。走出ktv却发现摩托车怎么发都发不动,只好改坐公车。

  上了客运后直接走到最后一排右侧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车内,由于是最后一班车,车上乘客很少,稀稀落落只有5个,4男1女。除我之外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长头发,抱着几本原文书坐在我左前方,侧面看起来挺漂亮的,似乎不比我逊色,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某大学硕士班一年级学生。

  车内冷气很冷,吹的我两条大腿凉飕飕的,不禁有点后悔没有换下啦啦队服。我今年18岁,xx商专4年级,并且是学校啦啦队队长,今天下课后啦啦队留下来练习到8点,而小怡庆生会6点半就开始了,所以练习结束后连啦啦队制服也没换下,批件外套就匆匆去了,而啦啦队的短裤一向很短,几乎全部大腿都露在外面,根本无法御寒。

  唉,算了,反正不过40分钟车程。

  由于刚才喝了一点酒,头有点晕沉沉的,所以想打个盹,反正我坐到终点,不怕坐过站。眼睛刚合上没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旁边有一人坐下,睁眼一看是个粗壮的中年男人,可能是刚刚上车的。顿时我警觉起来,车上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坐我旁边,分明不安好心。

  果然不到一分钟,他一巴掌放在我大腿上,我马上一手拨开,想起身离开。没想到他不动声色地从口袋掏出一把美工刀,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随即又立刻收起来。这个简单动作却吓得我六神无主,脑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动。他见已经吓住我,又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我不敢再反抗,谁知道他有没有暴力倾向?只能自认倒霉,心想反正在公车上他也不可能太过份,没想到我错了。

  我看着窗外尽量不理会他,但被抚摸的感觉仍不断触动我的神经。他的手掌很粗糙,摸的感觉和我以前男朋友完全不同,这其实很舒服,但这种色狼行径又使我十分厌恶,整个感觉很复杂。摸着摸着已经摸到我私处,我尽量夹紧大腿让他不容易活动,没想到这无耻的色狼居然一把将我左腿拉开,放在他右大腿上,右手又继续隔着短裤抚摸我的私处。

  我还记得那把美工刀,所以仍旧不敢动,5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到下体已经流出淫水。虽然我心里极端厌恶,但两个多月没被人碰过的身体却做出不同反应。这时的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不要停。

  「我是被胁迫的,并非我喜欢。」我这样告诉自己,希望为我的配合找到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耻感。

  他见我没有抗拒,动作更大胆,伸出手解开我的裤扣,更顺手拉下拉练,直接伸进我的小内裤去摸我的下体。当他发现我已经湿了,变的更兴奋,粗糙的手指在我阴唇上来回磨擦,并不时去触摸阴核。这感觉比刚才隔着短裤抚摸要强上数倍,顿时一股电流直通脑门,不禁全身酸软,只能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轻喘。

  过一会儿他右手绕过我背后,一巴掌盖在我右乳上,左手则继续抚摸我私处,将我整个人搂在他怀里蹂躏。他一定是个老手,下手不轻不重,弄得我淫水不断流出。说实在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仍然厌恶,但在我不断为自己找理由,羞辱感也减低不少。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胸罩已被解开,他的右手已伸进t恤内直接搓揉我的乳房,并轻捏我已变硬的乳头。我的胸部不算小,32c,却被他的大手一盖就盖去十之八九,在他粗糙的手掌搓揉下又痒又舒服。

  我一定是发出了一些声音,从半睁半闭的眼睛中看到那位长发女孩似乎已察觉异状,不时回头查看,一张俏丽的脸充满讶异。这个男人也不管,动作变本加厉,右手将我屁股一抬,左手便去扯我的短裤,我这时开始惊恐,这已经大大的超出我原先以为只是轻薄的行为,因此双手紧紧抓着我的短裤,企图阻止他的动作。但此时他已色胆包天,不但不停止,反而更用力拉扯。在挣扎中,我瞥见他狰狞的眼神,一害怕手一软,竟然连内裤也被一并扯下,无力的挂在我右脚踝上。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男乘客也发觉了,穿着西装好像是上班族,缓缓走过来。这中年男子也不惊慌,反而是我很害怕,因为他左手放在口袋,想必正握着美工刀。这个上班族走到我们前面,低头对中年男子轻声说了几句话,这中年男子笑了笑便站了起来。我正高兴有人来解围,这上班族却一屁股坐下,将我搂进怀里,低声说:「别叫,一叫全车都看到你这样子。」天啊!又是个色狼,不是来解围的,而是来分杯羹的。不等我反应,他把我放倒在椅子上,立刻吻上我的小嘴,舌头迅速钻进我的嘴里,不停搅动我柔软的舌头。两手也没闲着,先将我的t恤及胸罩往上推让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接着一手摸我的乳房,另一手扒开我双腿中指则不断攻击我的阴核。

  在我被推倒的那一刹那,我看到那中年男子走到长发女孩旁边坐下唉,又一名受害者,但我已经无力关心她了,在这上班族的挑逗下,阵阵快感接踵而来,淫水不断从阴道渗出,沾满屁股沟及大腿内侧。这还不够,这上班族随后将中指插入阴道,快速的抽插。若不是小嘴被堵住,我一定会大声呻吟,但这时我只能发出「唔……唔……」虚弱的淫声。在他上下夹攻下,我居然达到第一次高潮。

  高潮后我只觉得全身虚脱,但他还不放过我,迅速脱下裤子坐在椅子上,并将我压倒跪在他两腿间,压着我的头将已勃起的阴茎塞入我的樱桃小口。突然我发现那位长发女孩已被带到最后一排左边,想必那中年男子重施故计,亮出刀子胁迫她就范。最令我惊讶的除了那中年男子外,还有另一名年轻人,一左一右将长发女孩夹在中间,在她身上不停肆虐。我的天啊!难道男人全部都只有兽性,不但不阻止,还加入暴行,这些人的书都读到那去了?司机呢?司机应该已经发现才对。

  没时间细想,那上班族敲一下我的脑袋,狠狠地说:「专心点,吹喇叭也不会吗?」这种情况下我已完全放弃抵抗,努力地吸吮他的阳具,舔他的阴囊,左手握着他的鸡巴上下套弄,希望能尽快完事。

  这时长发美女的衬衫已被完全解开,粉红色胸罩也被从前面打开,牛仔裤也被脱下吊在右腿上,那件比我的还小的蕾丝内裤则还穿在身上。她显然十分害怕,一边啜泣,一边哀求:「呜……放过我……呜呜……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唉,真傻,这样只会更刺激这群野兽。果然,那年轻人立刻从中间拉开她的小裤裤,用舌头去舔她的下体,还不时将舌头插入阴道,整个阴道口湿淋淋的,不知是口水还是淫水。那中年男子则努力亲吻她的乳房,和我一样,她的乳头也是漂亮的粉红色,胸部比我还大,她的左手被中年男子抓着,正握着他的大鸡巴,那根鸡巴真的很大,少说20公分,又粗,那女孩的手还无法整个握住。

  这女孩的身材比我还好,我一向很自傲我的164cm,32、23、34的身材,但这女孩大概有34、24、35,168cm,两位美女同时被玩,真是便宜了这群色狼。在两人夹攻下,这美女已无招架之力,虽然还在抗拒,却已忍不住开始呻吟:「喔……啊啊……嗯……喔……嗯啊……」被她淫媚的声音感染,我又湿了,那上班族也忍不住了,抓住我的头在我嘴里一阵猛插,虽然他的鸡巴比那中年男子小(大概13、14cm),但也弄的我的小嘴又酸又麻,接着他便在我嘴里泄精了。泄了后还不抽出阴茎,逼我将精液全部吞下。我从未曾让男人在口内发射,更别说喝精液了,想不到第一次居然是被陌生人射在嘴里。

  回头一看,两个高中生站在背后,约15岁,一高一矮,神情有些犹豫,但眼睛都充满兽欲,此时中年男子说:「还等什么?你们说不定一辈子都碰不到这种美女,而且还是两个。」在他怂恿之下,两个高中生不由分说将我拉过去,这时我已完全绝望,一切逆来顺受。他们先将我外套脱下,再将我的t恤从头脱掉,当我双手举起时他们分别扣住,不让我放下。接着掏出他们的鸡巴凑到我嘴边,我含着泪,顺从的先含住其中之一,头一前一后的替他口交,过一会再换另外一根,由于双手被制,只能靠嘴巴服务,所以特别辛苦。

  这种姿势似乎让他们特别兴奋,一边享受我的口交,一边揉着我的奶子,没多久两人都完全勃起了。另人惊讶的是那矮个子却有一支巨炮,尺寸直追那中年男子,含着他的鸡巴特别吃力。这时那长发女孩被带到我旁边,她已被剥的光溜溜的,而我也只剩脚上的球鞋。

  调整姿势后,那中年男子和矮高中生分别坐在地上,我们两个女孩则像狗一样趴在他们两腿间,我替那中年男子口交,长发女孩则替矮高中生口交。那高个子高中生则手口并用,在我屁股后对我阴道及屁眼又摸又舔。现在高中生的技巧怎么会那么厉害,弄得我快感连连,脑筋一片混沌,什么羞耻心都没了,只会不断浪叫,淫水泛滥,地上湿了一大片。

  那长发女孩也一样,被那年轻人舔得失去理智,完全不再抵抗,不停的呻吟,还不时将嘴里的大龟头吐出来大叫:「啊……喔……舒……舒服……啊啊……不行了……」那中年男子把大鸡巴深入我嘴里,淫笑着说:「乖乖吃,等等大鸡巴会让你们爽死。」「你们两个小骚货真会叫,今天不好好干你们几次,就太对不起你们了。」这时我们后面的人已经要插入,但那中年男子却做个手势要他们暂停,同时将我们美丽的脸抬起,问说:「想不想要?」我们不约而同点点头。

  「要什么?」

  我们没回答,后面两个人则用龟头不断磨擦阴道口,弄得我们一阵酸软。

  「要什么?说出来。」不断地催促,后面的龟头则继续磨擦。

  「快说!」

  「我要……做……爱……」我先忍不住。

  「怎么做?快说!不说不做!」一阵催促。

  算了,到这种地步还管什么羞耻心,正要开口……「插……小洞洞……」长发女孩先回答了。

  「用什么插?」还问。

  「……」

  「快说!」

  「用哥哥的宝贝!」长发女孩终于回答了。

  「什么宝贝?听不懂。」龟头继续磨擦着。

  「……」我俩急得快哭出来了。

  「鸡巴,用哥哥的大鸡巴。」我忍不住,完全豁出去了。

  接着长发女孩也被强迫说了一次:「用……用大鸡巴插小……小浪穴。」这群色狼满意了,后面两人扶着我俩的雪白屁股,噗嗤一声从背后直插到底。

  「啊……」两人同时大叫,被玩了那么久,现在才是真正被干了。这两人像是在比赛一样猛烈的抽送,充血的阴茎磨擦着阴道壁,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将我推向高峰,相比之下,刚刚手指摸,舌头舔的感觉根本只是小儿科。我大声呻吟,不断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

  而旁边长发女孩反应更激烈:「……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没想到斯文的外表居然可以那么淫荡。我俩浑圆的小屁屁被撞的啪啪作响,两对柔软的奶子随着抽送前后激烈摇晃,配上噗嗤的抽插声,及不停的淫声浪语,更催化我的中枢神经,没多久我就达到第二次高潮。而从长发女孩的淫叫声高低起伏来判断,她也泄了,而且不只一次。

  这时干长发女孩的年轻人也泄精了,将精液喷在她满身大汗的背上。而我后面这名高中生虽然鸡巴不算大,却很持久,还在继续奸淫我。中年男子中似乎等的不耐烦了,将我扶起站着,要我把舌头伸出,让他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搓揉我的乳房,我的右手扶着他的腰,左手则套着那根大阳具。

  我两条修长的腿则张的开开的,让高中生在后面狂插。好不容易这高中生泄精了,精液喷在我屁股上。这中年男子居然用手指将精液拾起,抹在我舌头上,手指在我嘴里抽插,逼我全部吞下。吞下后他把我右腿高高抬起,搂着我直接把那根特大号鸡巴由下而上狠狠插入。我的妈啊!痛!!小穴好像要撑破了,其实这才进去一半。还好这中年男子懂得怜香惜玉,只是慢慢进出,徐徐插了一阵后,阴道渐渐适应了,不争气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沿着大腿滴到地上。

  我紧紧抱着他,口中乱七八糟的叫着:「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他见我越来越兴奋,便把我的左腿也抬起,让我腾空挂在他身上,双手扶着我柔嫩的屁股,噗嗤一声将鸡巴整根没入。天啊,舒服死了!我从未尝过这种特大号的滋味,粗大的鸡巴将小嫩穴撑的一点空隙也没有,虽然有一点痛,但比起强烈的快感实在微不足道。

  这时他开始发狠猛干,每一下都重重的顶到花心,干的我死去活来,高潮迭起,嘴中只会无意识的浪叫。而那长发女孩也一样,坐在椅子上,那矮高中生将她双腿高高举起打开,用那根大鸡巴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将阴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阴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小穴中还不断流出新的淫水。

  矮高中生显然对这位漂亮大姊姊的嫩穴满意极了,一面和长发女孩亲吻,不时喃喃念道:「喔……好紧……太爽了……喔……姊姊好……好会夹……」而我们两个女孩在特大鸡巴的狂插下,早已溃不成军,什么淫声浪语纷纷出笼,彷佛不这样叫不足以宣泄体内的快感。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会干……啊……爽……爽死……哥哥(弟弟)……鸡巴厉害……啊……爱爱……爱死大鸡巴……要泄……受不了……妹妹(姊姊)喜欢……啊啊啊……想干一……一辈子……啊啊……不行了……干死妹妹(姊姊)……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像是在比赛一样般,我们两个女孩发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在被强奸。

  又插了会儿,中年男子把我放在地上一条摊开的睡袋,改成男上女下的正常位,长发女孩也被抱过来,爬在我旁边,圆圆白白的屁股翘的高高的,矮高中生半蹲着,用他那根大鸡巴从背后继续插她,插的她两颗大奶剧烈晃动。在她前面,那上班族已恢复精神,将鸡巴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着。女孩看样子被干的很爽,想叫嘴巴却被堵住,只能皱着眉头,「嗯嗯嗯嗯」的不停哼着。

  这时我的嘴也被塞入一根阴茎,睁眼一看,是那四、五十岁的司机。我并不惊讶,只是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司机职责是保护乘客,却加入同流合污。往窗外看了看,车早已停在高速公路旁一个废弃车场,有人来解救的希望大概是微乎其微,要脱身看来只好喂饱这6条色狼。突然间抽插的速度加快了,中年男子和矮高中生都快要泄了,正在做最后冲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尽头。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妈啊……啊……啊……」我们两个女孩被干的急喘,不断告饶。几乎同时,两人将精液分别喷在我俩的胸部及背部,接着还用手将精液混着汗水均匀的抹在我俩的胸部,腹部,背部及臀部,最后将五指轮流伸入我俩的嘴里要我们舔乾净。

  这个时候,我们两个女孩都各自高潮了四、五次,已经浑身乏力,站都站不起来。但他们还不准备放过我俩,司机先拿了矿泉水给我俩喝,喝完休息约20分钟,才稍微恢复了体力,他们六个人就站到我俩面前,要我俩跪着替他们吹喇叭,吸着吸着6根鸡巴又都硬梆梆了。

  我俩轮流用嘴套弄他们的鸡巴,四只手还要替其余四人打手枪,忙得我们香汗淋漓,有时他们还变态的将两根鸡巴一起塞入我们的小嘴。就这样进行了约15分钟,年轻人和矮高中生分别钻到我我们胯下,要我们坐在他们脸上,小穴正对着他们嘴巴,他们一面抚摸我们的屁股,一面替我们口交。

  渐渐地,原本已乾涸的小穴又湿了,这两人啧啧有声吸着我们的淫水,还不时将舌头插入阴道,手指则抠弄我们的屁眼,弄得我们忍不住又呻吟起来。见我们兴奋了,上班族率先由后面干长发女孩,司机则由后面干我,我们前面则有4根鸡巴轮流插我们的小嘴。他们泄精后,中年男子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将长发女孩双腿抬起,从背后一边干一边走,长发女孩以手代脚从车头走到车尾,再从车尾走到车头,才走了一趟长发女孩已累的趴在地上不断呻吟。

  我则被那年轻人将双腿弯到头的两侧,他背对我半蹲着,一边插我小穴,一边抠我屁眼,搞得我爽声连连。过一会儿两个高中生也加入,将鸡巴分别塞入我俩嘴里。

  从这个时后开始,他们轮番上阵,任何时候都至少有两人在强奸我们,干的我们淫声充斥车厢,泄了又泄,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只有看到我们快要虚脱,他们才会让我们稍事休息,但一等我们回过气,他们就又摸又舔的撩起我们性欲,接着自然又是一阵狂抽猛送,干的我们一整晚都在「大鸡巴……」、「亲哥哥……」、「爽死了……」不停乱叫。各式各样的姿势换了又换,我还被带到公车外,面对着高速公路的车流,站着被矮高中生插到高潮,最后将精液喷的我脸上,头发到处都是。

  长发女孩则最多同时应付4人,连屁眼都被那上班族给开苞了。我俩脸上,身上,嘴里不知被射了多少精液。就这样子我们两个美丽女孩一直被奸淫到天色微亮,再也支持不住而晕了过去,醒来时衣服已经穿好,但全身又脏又乱,下体又红又肿,被丢在废弃车场。

  我俩互相搀扶的离开,各自返家。我们很想报警,但想到报警大概只能抓到司机一人,而且上了法庭,还要将这段有声有色的经过叙述一遍,这样我俩淫荡的一面将完全公开,越想越裹足不前,最后还是算了。过了两个星期,突然在报纸上见到一则新闻,xx客运司机被围殴成残废,凶手动机不明。我想一定是那长发女孩的家人或男友不甘受辱,找人私下寻仇。

  后记

  自从那次在公车上被轮奸后,虽然下体痛了好几天,但是回味起来,午夜梦回,总是觉得无法自拔,不自禁的手淫。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淫荡的女孩,被人干成这样还不满足。

  有好几次还故意晚回家,乘坐那一路公车,看是否会遇到那个中年人,或是其他人。但是三个月来,均失望而归。

  有一次在公车到达终点站时,还向司机打听那个干过我的司机长像,才发现已机经被人打伤。随后几次,曾挑逗过下班的司机,但大部份的人均吓得落荒而逃。只有一次有一个年轻司机受不了,将我推到最后一排座位强奸。

  由於当时我穿着短裙,他很快地将我内裤脱下,掏出他的鸡巴干我,而我的骚穴也早已湿答答地等着,可惜他一下子就泄了,还射在我的外套上。这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实在无法满足我,而且那时是半夜,我也不敢再逗留下去,只好回到家里的床上自己解决。

  在那次被轮奸事件后近半年,有一天晚上,我照例坐了那班公车回家,当时我仍是穿一件短裙,内衬厚厚的裤袜,但由始至终都没有遇到我想遇到的人。那时天气很冷,而且我也尿急了,只好失望地返回家去。

  回到家中,正要往厕所跑,突然听到隔壁姐姐房间内声音异常,引起我的好奇心,偷偷的在门口听,只听到「啊……用力……用力……好爽……」的叫声,显然姐姐不愿太大声。但我听到这声音已知道怎么一回事,将门轻轻打开,眼前的景象叫我吓了一跳。

  只见姐姐全身一丝不挂地骑在一双毛绒绒的大腿上,大腿中央的阳具和睾丸毛绒绒地插入她的阴户中,另外一个男人跨站在上面,将他的鸡巴插入姐姐的嘴巴。我不禁呆住,不知不觉我发现我的下体也湿了,将房门完全拉开走向他们。

  姐姐背对着我,因此没有发现我走进来,那个站的男人则是看见了我,但是他正爽着,也不理会我。我走到姐姐身后,蹲了下来,观看姐姐被干的样子,只见得插入姐姐穴中的鸡巴已沾上一圈浓浓的黏液,想必姐姐定是兴奋极了,我不禁将脸凑过去,用舌头舔那个干我姐姐大鸡巴的睾丸。

  那个人的阴囊饱饱的,又都是毛,惹得我又舔又咬的,姐姐的淫水则渐渐沿着巨棒在抽插的当儿流下,我也顺势舔了起来。这时我突然发现胸部被人握住,原来是被姐姐吹喇叭的那人走了下来,他用力搓我的胸部,搞得我快感连连,不禁将他的手抓住,移到我的下面。由於我是蹲着,因此两脚打开,隔着我的裤袜磨擦我的下体,我发现我的淫水早就渗透出来。

  我忘情地舔着姊姊的会阴部,不时地抠挖她的屁眼,搞得老姐爽声连连,这时在我后面的那一个男人将我的裤袜撕开,用他的手指尽情的摩擦我的阴蒂,我已经受不了了,不禁呻吟了起来。

  此时姊姊听到了我的声音,愕然回头看了一下:「喔……喔……小妹……你怎么……啊……」我为了阻止姊姊说话,将手指插入她的屁眼中,姊姊不禁向前趴下去:「啊……啊……好爽……乔治……一起用力干我……」原来乔治就是那个正在搞我的男子,老姐以为是乔治的手指插入她的屁眼。

  於是我主动转身,握起乔治的大鸡巴套弄,另一手继续干姊姊的屁眼。老姐的淫穴不断地渗出淫水,令躺在下面那个男人的鸡巴上面都沾满了白稠稠的分泌物。

  我将乔治套弄了一阵子后,弯下身将龟头含入嘴巴里面,乔治的鸡巴大约有20公分长,由於有了在公车上被强奸的经验,很快的整只大鸡巴插入了我的喉咙中。我模拟阴道,用舌头在鸡巴上游动,并且尽可能地深入,最后我的下巴碰到的乔治的睾丸,鼻子则接触到阴毛。喉咙中所塞入的肉棒让我十分兴奋,不禁用左手抠弄我的小穴,它早就湿得一塌糊涂了。

  「哇操!小宣,你妹妹的嘴上功夫真好喔!啊……」乔治不禁对我姊姊赞叹着,我姊姊叫做忆萱,我叫忆婷。

  「啊……乔治……对我妹……温……柔些……」老姐已经被干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我的小穴已经受不了了,便将乔治推到床边坐下,我撩起了裙子,拉开被撕开的丝袜,背对着乔治,将他的鸡巴扶正后,慢慢地坐下,将他的鸡巴塞入我那早已泛滥的小穴,一下子就进去了,还顶到我的花心。

  喔……好胀满,好爽美!这种感觉不就是这几个月以来的等待吗?

  「啊……乔治……大鸡巴哥哥……你的鸡巴……哇……」乔治突然将腰部一顶,我叫了一下,但随后快感接踵而至。他的手从背后绕到我前面,抚弄我的阴蒂。

  「啊……大鸡巴哥哥……好爽……不要停止……」乔治多毛的手弄得我爽得快要升天一般,很快的我便达到了一次高潮。

  突然他把我推起来,鸡巴一下子离开了小穴,骤然感到空虚,单这只是一下子,没想到他又把我拉回来,这次却是朝着我的屁眼插入。由於肉棒上已经沾满我的淫水,很快的不待我反应,整支肉棒便趁我坐下之势,插入了我的直肠内。

  由於是第一次,虽然已经润滑,但仍痛得我大叫,不禁流下泪来:「啊……好痛……啊……」幸好乔治并不马上抽动,我也坐着不敢动,而他的手则同样绕到我的阴部,用他的食指抠弄我,拇指则摩擦我的阴蒂。很快的,我的感觉又来了,我阴户中的淫水流了出来。大概是受到直肠内那只大鸡巴的感泄吧,被塞进这样一个粗东西,小穴的空虚感加重,那种感觉几乎是排山倒海而来,很快的乔治的手满是我的淫水。

  乔治在后面也感觉到了。

  「嘿嘿!小萱……你妹妹实在是有够淫荡。喂,你叫什么名字?」乔治一边问我,一边用力挺腰顶我一下,我的屁眼也痛一下。

  「我叫……忆婷……啊……」

  突然乔治将他的手拿开,本来已经十分空虚的阴户,此时更令人难受,原先想要尿尿的感觉便收不住势,只好把两腿抬高,尿液宣泄出尿道口。为避免阴唇被尿尿弄脏了,我用左手将阴唇拨开,此时我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屁股,以及顶我屁眼的那只大鸡巴上。

  「哇!婷婷,小婷婷,你怎么可以在我的身上尿尿呢?」乔治虽然紧急将两腿张开,但仍然有少许的尿液射到他的脚上。

  「对不起,人家忍不住了嘛!」

  尿过后舒服多了,乔治顺势抬起我向上举起的大腿,站了起来,由於他的鸡巴依然插在我的肛门内,因此在动作的过程中,些许的摩擦造成了我的疼痛。

  「啊……轻一点……有点痛呢……大哥哥……」乔治并不理会我的抱怨,在将我整个抬起来后,走道梳妆台的镜子前面,让我自己看我的淫荡样,只见得镜子里的我仍难穿着整齐的学生服,但是裙子却被高高的掀起,裤袜的破洞中我的小穴完整呈现,屁股下方却有一个好大的阴囊顶在下面,原来是乔治的肉棒完全插入我的屁眼里。脚上的nono辣妹鞋则还穿的好好的,丝袜的颜色衬托出我那美丽均匀的小腿。

  看到这副德性,我的淫穴有如洪水泛滥般一发不可收拾,突然我发现梳妆桌上有一个棒状的乳膏,不禁拿了起来,朝我的小穴狠狠的插入。乔治看到我的举动,则毫不犹豫的开始对我的屁眼进行抽插的动作。

  「啊……啊……我要死了……干死我了……啊……啊啊啊……哥哥……你的大……鸡巴……干的……人家好爽……啊……我要……丢……啊……干……死我……啊……喔……干……死我……干我……啊……」我的屁眼已经适应了,於是手上的乳膏拼命的向我的小穴进攻,屁眼被干得愈厉害,小穴的空虚感就愈重,渐渐地我已经陷入不可自拔的状态,不禁喃喃自语,接着又发生了一次高潮。

  突然乔治将阳具拔出,一扯我的头发,将我压下去,一下子塞到我的嘴里,很快的一股酸腐臭味冲入口中。接着,他的精液大量喷出,将我的口腔一下子就注满了,还流了出来。

  我蹲着,不禁继续用手抚摸我的会阴部,想起上次在公车上被轮奸时,那几个高中生舔我的屁眼时就有这种期待快感,结果只有那另一个女孩的小穴和屁眼被干,我却没有轮到,终於屁眼被干的快感今天第一次尝到了。

  当乔治的精液射完后,我发现床上的那一对早已完事,姊姊趴在床上,眼睛看着我,左手则湿淋淋的握着床上那个男人已经软软的肉棒。

字节数:1984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