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雄伟的胸围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拿着妈妈给我收拾的行李还有爸爸的行李跟妈妈一起来到村口等张叔叔的弟弟开拖拉机来接我们。妈妈今天穿了紧身的T恤衫把34D 的奶子显得更加雄伟,而一个紧身的牛仔裤把肥臀提的更翘了,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摸一把。当我和妈妈走到村口的时候村口已经有十几个人拿着行李在村口了,都是一个村的。当看到我和妈妈的时候,有的叫妈妈嫂子,有的叫婶子的。

  「婶子啊!小刚这也是要去干活?」我家附近的李大贵问道。

  「嗯,考试没考好,还不如早点出去打工好挣钱娶媳妇。」妈妈无奈的说道。

  李大贵也不多说,知道这个是我家人现在不愿提起的,「去打工也好,就这么一个儿子在家呆着多陪陪老人也好!」李大贵好心的说道。

  「额,也是。」妈妈感谢似的回答道。

  「哎!我李叔怎么没来啊?」李大贵这时候问道。

  「你李叔昨天在张老板家没回来,这不带着他行李的,你们到张老板那里后,他们跟你们一起去。」妈妈回道。

  妈妈和其他人一句一句的唠着嗑,这个时候狗蛋儿吊不啷当的拿着行李,嘴里还叼着烟,晃晃悠悠的从村子里走了过来。

  「狗蛋儿快点吧,都等你呢。」不知道谁冲着远处的狗蛋儿喊道。听到狗蛋儿妈妈赶紧扭头往后看去,脸上显示出别人不易发觉的害羞表情。

  这是走过来的狗蛋儿打哈哈说道,「昨天晚上太累了,不好意思啊!」

  说话的时候还不停的看着妈妈。妈妈赶紧低下了头不敢看狗蛋儿的眼神,狗蛋儿笑的更欢乐了。因为这个时候狗蛋儿距离大家还有点远,所以都没在意狗蛋儿的眼神。

  当看到我的时候,狗蛋儿诡笑着说,「婶儿!小刚也去?」

  狗蛋儿这个「婶儿」喊的还特别大,妈妈红着脸点了点头。

  正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张叔叔的弟弟开着拖拉机过来了,然后我们赶紧拿起行李准备走。

  「狗蛋儿,你和小刚是同学,他第一次出去,麻烦你照顾他一下啊。」妈妈临走说道。

  「我才不要他照顾,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我生气的说道。

  「你小孩子家怎么这么不懂事啊!你以为外边和家里一样啊?到外边要多听你狗蛋儿哥的话!」,妈妈生气的批评我道,不管我的抗议,然后看着狗蛋儿温柔的说道:「狗蛋儿啊!小刚不懂事,你别跟他一样,在外面还麻烦你照顾他了。」

  狗蛋儿听着妈妈的话笑的更灿烂了,好像自己是大人一样说道,「婶儿!你放心吧,我照顾人的本事你也不是不知道,嘿嘿。」

  妈妈脸又红了,低着头不说话,当着我的面两人还在调情,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妈,我们先走了,你回去吧!」我说道。

  然后把行李扔上拖拉机然后跳上去。狗蛋儿也知道这个地方不是调情的地方,也上了拖拉机。当拖拉机开动的时候,我挥着着手和妈妈告别,妈妈一直站在村口,一直到身影慢慢模糊消失。

  当到张叔叔家的时候,门口已经停着两辆大巴车还有许多其他村的人。远远的看到爸爸站在张叔叔家的门口,心里觉得温暖了不少。车停下来以后,就是人们之间不停得打哈哈,有问收成的,有问孩子的,反正乱糟糟的。

  「大家静静!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张叔叔拉着我说,「他叫小刚,以后就是我们的会计了,现在让小刚给大家说几句。」

  张叔叔突然搞这一套让我措手不及,但是不能丢面子啊。

  我故作镇静说道,「乡亲父老!大家好,我叫小刚。我今天将接收会计的工作,大家以后有什么相关的事情可以找我,相信大家一起努力.......」

  按照学校开会时候的演讲来了一遍,效果还不错。旁边的张叔叔和爸爸也呵呵的笑着,下面的狗蛋儿则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接下来,让张老板给大家做个总结。」接着我把发言权交给了张叔叔。

  「啥都不说了,上车发车!」,张叔叔笑呵呵的大声喊道

  接着我们就上车往目的地发车。

  经过一天一夜的车程,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我们这个工地就在这个医院,给医院盖的是餐厅楼。这是一所大医院,高大壮观的门诊大楼坐南朝北正冲着大门,显示着大城市大医院的气派,进门往左拐,也就是东北角,有一个不起眼的院子。

  走进院子,里面凌乱而又满当当的,门左面是横七竖八的一大堆木头,中间是各种各样的钢筋,小推车等等的东西,东面是一个大屋,门口有电锯及一小堆堆的木头,看来这就是木工房了,北面东半截是一个大敞篷。

  里面是长短不一的各种钢筋,看来这就是钢筋工干活的地方,北面的西半截是几间简单的砖瓦房,房门都锁着,这就是仓库,南面是一排稍好点的砖瓦房,分好几间,这就是我们工地的办公室和宿舍。后来在好几个工地干过活,这里住宿条件是最好的,虽然简陋一点,但毕竟是砖瓦房。

  张叔叔专门给我分了办公室,宿舍虽然是和爸爸住在一起,但是比别人好多了,别人都是十几个人住在一间大屋子里。张叔叔也给爸爸安排了个开机器的轻松活,给爸爸高兴的开心了好几天。

  爸爸说,「像开机器这种不费力的活,一般都会安排给老板的亲戚或者给老板送礼的人,也就是工友们说的皇亲国戚。」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看来没见过世面很可怕啊。

  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记录工地的花销,包括吃饭,进材料的花销以及工友的工钱。工地的工钱一般都是在这个工地活干完以后才给结的,但是一般一个月左右就开始有人开始预支工资了,毕竟出来带的钱都不多。

  慢慢的我就熟悉了我的工作,这段时间狗蛋儿一直和我套近乎,我想了得罪任何人都要得罪小人,反正我还想知道他和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也会和他客套一下。

  这天我正在办公室计算一天的开销,狗蛋儿进来了笑着说「刚哥!在忙着呢?」

  不用猜我也知道狗蛋儿又是来预支工资的,「狗蛋儿!你工资可剩下不多了,整个工地就你预支的频繁了,你每天挣的也不多啊」,虽然这钱不是我的,但是工地没结账以前这些钱都是张叔叔自己出的,所以每个月供我支配的也有数,工地用钱的地方多了,能省的得尽量省。

  「刚哥!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嘿嘿。」狗蛋儿讨好我说道。

  「最好一次了,你这个刚哥可没白叫啊!,这次还是预支10块?」

  狗蛋儿赶紧点头说道,「是,是…」

  然后我给他记上账本,然后给他了10块。

  「谢谢啊!刚哥,我先走了!」,接到钱,狗蛋儿赶紧走了。

  来这儿两三个月了,一直努力管理账务问题,生怕错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去转过,正好今天也没啥事出去转转去,这样想着,我关上门往外走去,这个时候狗蛋儿刚从宿舍出来,换了一件老旧西装,但是穿着身上还是那么土,但是最起码干净很多了。

  「狗蛋儿又去打炮啊!」

  狗蛋儿笑着说,「都是满,总比你打手枪好啊!」,然后宿舍一阵大笑。

  原来狗蛋儿是去找鸡,怪不得借钱这么频繁。他妈的,在家狗蛋儿和妈妈,在外面也不会闲着。管他呢,我该去转还是去转转吧,这个时候虽然很晚了但是街上还是很多人,霓虹灯不停的闪着,让这个城市显得那么暧昧。

  一直没见过这么的大城市,让我看见什么都是新鲜的,不停的在那儿转悠,但是也不敢转的太远,怕走丢了。晚上喝水喝多了,突然想尿,找了很长时间,找了个没人的小街,刚尿完,看到小街的尽头围着许多人。我也是个爱看热闹的人,就往那儿走去。

  警车灯一闪一闪的,周围围了许多人,我挤着往前看,只见里面站着两排人,一排男的,一排女的,女的穿的都十分暴露。原来是警察扫黄呢,看着一个一个女的长的都还不错,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突然看到旁边男队中一个人那么熟悉,也穿着很土的西装,很像狗蛋儿,但是低着头不太确定,当警察让他们排队往车上走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是狗蛋儿。我赶紧跑了进去,几个警察赶紧拦住我。

  「那个人是我朋友。」我说道。

  男的那一排听到声音都往我这儿看,当狗蛋儿看到我,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喊道「刚哥,救我啊!」

  然后一个好像是头的警察看到后走到我面前说,「你们认识啊?」

  「嗯,他也是一时糊涂,怎么才能让他放出来呢?」我焦急的问道。

  「呵呵,这要看情况了。」

  跟着张叔叔时间长了,我也知道这个时候该送礼了。

  我摸摸口袋有两百,应该不少了,但是现在这么多人也不好把钱给这位长官,只好笑着说「我会的,我会的,不知道可不可以换个地方?」

  长官也心领神会,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我把钱给了这位长官

  长官说,「呵呵,你这人前途无量啊!等一下到警局门口接人吧」,说完就走了。

  他妈的这次非得从狗蛋儿嘴里掏出他和妈妈的秘密,要不然这两百块钱花的也太冤枉了。

  「呜呜……滴滴」,警车走了,操,我还不知道公安局在那儿呢,这不是坑爹吗,打车吧,一摸口袋身无分文。还好这里离工地近,我赶紧回去取了一百块,然后打的到公安局门口,看到狗蛋儿正蹲在公安局门口呢。我赶紧下车。

  狗蛋儿看到我,赶紧跑到我面前,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说「刚哥!谢谢您,给您添麻烦了,这件事麻烦不要告诉张老板,他要知道我肯定得走人了。」

  这次狗蛋儿说话很真实,我感受得到,以前说话虽然很客气,但是一听就知道是敷衍人的。其实狗蛋儿也挺可怜,又想到得套出他和妈妈的秘密。

  「你这是干什么?谁叫咱俩是同学呢!」说着我赶紧把他扶起来,然后说,「刚哥给你压压惊,走,去喝几杯!」。

  找了家不太豪华的饭店我们走了进去,然后叫了几个小菜。

  看到狗蛋儿耷拉着头,我说,「男人吗,玩个女人有什么丢人的,来,咱哥俩乾一杯!」

  一杯白酒下肚,狗蛋儿话也多了。我们从这里的妓女谈到小时候在一起的事情,然后再谈到狗蛋儿从不上学到现在的经历。不知道是为了感谢我还是炫耀自己的喝酒能力,我都说过喝酒随意了,每次我都喝一小口,他总是一杯都喝完,每过一会儿,他就喝的飘飘然了。

  我知道是时候了,就说道:「狗蛋儿啊,你一共搞过几个女人啊?」

  狗蛋儿呵呵笑道:「我记不清楚了,从第一次搞鸡以后,每到一个工地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附近有没有休闲屋,花在屄上的钱都好几百了。」

  靠,看着胡乱说的他,我问的太不清楚了,然后又问道:「你有没有搞过不花钱的啊?」

  「你以为不要钱,那些女的会让你搞啊?」狗蛋儿回道。

  我着急之下直接问道:「你跟我妈妈到底怎么回事?」我声音很大。

  听到我妈妈,狗蛋儿忽然突然清醒了,「我们没什么事啊!」狗蛋儿辩驳道。

  「还说谎,我都看到了,你要不老实,可别怪我啊!」,我威胁道。

  狗蛋儿静了一会儿,然后又倒了一杯白酒,一口喝下说:「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从头到尾告诉你吧。」

  以下是狗蛋儿的回忆:

  那年我上高中以后,狗蛋儿因为成绩差又加上家庭条件不好就辍学了。后来爸爸看我和狗蛋儿关系不错又看狗蛋儿怪可怜,就跟张叔叔说让狗蛋儿到工地打杂,别的狗蛋儿也干不了了。爸爸是打铲的,打铲一般都是些强壮的壮汉,打铲费力,但是赚钱多一般都时候按一米多少钱,而狗蛋儿是熬时间的,一天多少钱。

  打铲一般都是两个人,那段时间,经常和爸爸合伙的那个人没在,就只好随便找了个壮汉。可能是配合不好,打铲的时候,铲往回抽的时候不偏不移的打在了爸爸的要害上,那个人看到这个情况,工资也不要就跑了

  还是狗蛋儿赶紧把爸爸送到医院的,后来才知道是伤了要害,以后不能正常进行房事了。后来张叔叔来的时候,爸爸并没有提起伤到要害,而是说伤了腰,并要求狗蛋儿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当狗蛋儿得知爸爸不能进行房事以后,就不停得幻想和妈妈做爱。干完活回来后狗蛋儿也经常到我家买东西去试探我妈妈。刚开始妈妈还挺烦的,后来妈妈渐渐接受了,就在又要出去干活的那天,狗蛋儿又到我家去买东西,在商店里面抓着妈妈的奶子揉捏着,妈妈拒绝着他,最后说了一句,「晚上到后坡的机经房!」

  狗蛋儿笑着抓了抓妈妈的肥臀退了出来。那天晚上在机井房中一共做了7次,一直到狗蛋儿射出来的都是水了。在妈妈刚到机井房,狗蛋儿光摸妈妈的奶子和肥臀就射了一次。具体情境狗蛋儿没说,就说两个人只是不停得做爱,妈妈也非常主动。

  从那以后每当狗蛋儿干活回来就会想法设法的和妈妈做爱,有时候在炎热中午的商店里,妈妈会只穿着裙子不穿内裤,狗蛋儿也就穿一大裤衩,趁着商店里没人的时候,掀起裙子就操我妈。

  有时候会晚上在机井房中或者趁狗蛋儿他爹不在家的时候跑到狗蛋儿家操我妈。从刚开始简单的操穴到肛交,乳交,口爆都在我妈妈身上试验着,狗蛋儿说口交和乳交还是妈妈教他的。

  狗蛋儿说现在让妈妈怎么样就怎么样,上次回家说让狗蛋儿他爸操妈妈,妈妈也都答应了。现在搞妓女一次要10块,还就只能操穴,别的花样都使不了,还得带套子,那女还难看死了。狗蛋儿还抱怨道,但是没办法,不搞老是想妈妈,每次搞妓女的时候都会想成是妈妈。

  听着狗蛋儿的话,我问道:「那次我见你那样对我妈,我妈好像生气了,你三言两语就把我妈哄好了。」

  「呵呵,看来你是不明白啊,其实你妈是很喜欢我那样对她的,他那样子只是做做样子,我哄她,是给她个台阶,我喜欢女人服服帖帖的。」,狗蛋儿低头说道。

  这个时候气氛突然尴尬了许多了,「放心吧!刚哥,我以后会离你妈妈远远!」,狗蛋儿沉静了半天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要离的远远的,我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难道说让他继续和我妈妈那样吗?「我爸爸不行了,有了你,妈妈高兴了不少,你自己该怎么办还怎么办吧,但是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想了半天我这样说道。

  「啥!你说的是真的!」,狗蛋儿显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谢谢,刚哥!」,狗蛋儿诚恳的说道。

  「先别谢我,每一次都必须通过我的同意,知道吗?」,我纠正道。

  「好的,好的。」狗蛋儿急切的回道。

  晚上我又梦见狗蛋儿拍打着妈妈的肥臀像狗一样操弄着妈妈,时不时回头看看我对着我眨眼,第二天早上我又射了一裤衩。早上到工地上没看到狗蛋儿,我跑到宿舍看狗蛋儿正睡着呢,看来是昨天喝多了。

  我坐到狗蛋儿旁边看着狗蛋儿,突然发现被子露出一条白色的东西,我一拉,从被窝里拉出来个胸罩,F罩杯果然名不虚传啊!我叹道。

  狗蛋儿醒过来看到我说,「刚哥,你怎么来了」,狗蛋儿赶紧说道,收拾着准备起床。

  我按下他说,「今天就别上工了,好好休息吧!」,然后指着手里的胸罩说「这个是我妈妈的吧?」

  狗蛋儿看到胸罩赶紧说道,「不是,是我自己买的。」

  我板着脸看着狗蛋儿但是没说话,狗蛋儿好像犯错了一样低着头,过了一会儿说,「是的,是那次在我家搞完之后,我故意留下来的。」说完狗蛋儿长长出了口气。

  「哈哈,这就好了吗,以后得实话实话啊。」,我笑着说,缓解一下严肃的氛。

  「呵呵,刚哥,这个胸罩你拿着吧!」,狗蛋儿说道。

  「行,既然这样我就拿着了,我先走了,你休息一下吧。」我连忙说道,然后朝门外走到。

  刚走到门口,想起了妈妈的内裤也在他手里就想回去,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他说,「原来我这个老同学有绿妈情节啊!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妈,呵呵…」,狗蛋儿笑道。

  我有点生气,但是想想算了,各取所需罢了,就退回去了。问着妈妈的胸罩我又掏出鸡巴套弄起来,想着妈妈被狗蛋儿操弄的画面,痛快的射在了胸罩上,看着胸罩上的精液斑迹,一定让狗蛋儿射过几次了。下次一定让狗蛋儿帮我弄个干净的,只有妈妈味道的胸罩和内裤。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着,我和狗蛋儿也慢慢适应了这样的关系,狗蛋儿也会给我讲和我妈一起的黄段子,有时候我们会听着狗蛋儿讲如何操弄妈妈,然后一起打着手枪。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狗蛋儿的鸡巴,又黑又粗,足足有18公分,看着就是这个黑鸡巴在妈妈的屄里不停的操弄,搞得妈妈娇喘连连,我的鸡巴也硬的受不了了,和狗蛋儿比我的鸡巴白了不少,长度虽然也差不多,但是狗蛋儿的鸡巴黝黑发亮显的很有气势,跟黑人的鸡巴一样。

  一天张叔叔找到我和我把说,「老李啊!我现在又接了一个大项目,这边可能顾不上了,这样,这个工程你就负责,到时候一定不亏待你的。」

  「这怎么行,我没管理过整个项目啊。」,爸爸赶紧说道。

  「你在这儿都这么长时间了,再加上有小刚,怎么可能不行。」

  「张叔叔,我会尽力的!」,我怕爸爸再推辞,赶紧说道。

  「看小刚多懂事,你这个当爹的应该像儿子多学习学习,就这样了,我先走了,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到xxx的工地找我。」说完,张叔叔把工地上的人召集起来说了一下这个决定就走了。

  晚上狗蛋儿找到我说,「刚哥!你都当家了,给我安排个轻松活吧?打杂太熬时间了,并且工资又低。」

  「现在刚当家,还不能太那个,等这一期活干完下次来的时候吧。」我说道。

  狗蛋儿笑着说,「呵呵,都听刚哥!这期活该完了,该回家了,你回家吗?」

  「当然,我爸爸在这儿看着,我回去收庄稼,你是不是想这天很久了。」我笑着说道。

  「我想操你妈很久了,好长时间都没手淫了,都留着给你妈呢!」

  经过这些天的接触狗蛋儿说话更随意了。

  「这里是办公室,说话注意一点!」,我训道。

  狗蛋儿赶紧捂着嘴,点了点头。

  「改回去了,回去给我妈买点东西吧。」

  接着我们去附近的情趣用品店,买了点男用和女用春药,还有跳蛋,电动阳具,丝袜,情趣胸罩,情趣店里的基本上都买全了。店里的大妈看见我和狗蛋儿俩个买这个,眼神里充满了差异,我们卖完赶紧出来了。然后又跑到服装店去买了套OL装,当然这些都是我付账喽。

  又过了几天这期活终于完了,都要回家收庄稼了。我和爸爸说明了,回去帮妈妈收庄稼,因为现在这个项目我和我爸爸负责所以爸爸留了在这里,还有一些不用回去收庄稼的留在这里先做一些杂活。

  在车上不停的幻想着妈妈穿着OL装,翘着屁股等待狗蛋儿的操弄等淫乱的情况。而此刻狗蛋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手里握着昨天晚上买的情趣用品。好几个月不见了,妈妈怎么样了,这次回去会怎么样呢?

上一篇:和长辈爽快 下一篇:母亲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