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梦境

第二天睡醒,大妈已经起床了,我走下床洗了脸,回到床边想拿纸巾的时候,发现床头的纸巾用完了,奇怪!

  昨天应该还有很多的,为何一早会用完呢?难道是大妈她用完的?

  我不想那么多了,马上匆匆下楼吃过早点,便赶着去阎罗殿,向阎王报告陈宝玲的事。

  来到阎王殿向阎王敬了礼,坐回自已的座位。

  「报告阎王!昨天您吩咐的事,下官已经辨妥!」

  「很好!劳烦你了!」

  「报告阎王!陈宝玲有一个愿望,她想下世当美女,再为广大的淫民服务和写文,求阎王成全她!」

  「那宝玲她有说下一世,要成为一个怎样的美女吗?」

  「她想当世界小姐,当然她也会继续为淫民服务!」

  「那很好!我就成全她,十八年后她就是世界小姐,阳间的淫民有福气了,不但可以欣赏世界小姐的身段,还可以看她亲笔写文,好呀!」

  「感谢阎王成全,我会将此消息告诉她,请问下一世,她是华人吗?」

  「骆无常!您为何问这个问题呢?」

  「回阎王的话!宝玲说她要写文,所以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是华人?」

  「这个嘛…。色情文学站十八年后还会有吗?判官!您替我查一下!」

  「回阎王的话!有的!风月和海岸线!」张召重答。

  「那宝玲下世就做华人吧!」

  我心想淫民真的有福了,想不到我支持的海岸线,十八年后还能存在呀!

  心急的情况下,想早点把这个消息带给宝玲,于是向阎王告辞了。

  「骆无常!慢!今天是否你的衣锦还乡日呀?」

  「是的!阎王!」

  「那很好!为了奖赏你对宝玲的事,本王赏你带五斗金回家,到金山库领取吧,记着!你只能把五斗金,给你的父母亲,外人是不可以给的呀!」

  我喜出望外,马上叩头谢恩了!

  「你去吧!」

  「谢阎王大恩!」

  我叩头谢恩的时候,看见张召重那老乌龟的脸孔,黑了一片,像是受了一股气,我看了实在高兴呀!

  马上和五鬼去到金山库,提取五斗金,那知道五斗金原来是一堆泥土!

  「什么这泥土就是五斗金?」我惊吓的叫。

  「是呀!大人!小的怎敢敢骗您呢?」守金库的鬼差说。

  身旁的五鬼马上向我解释,黄金如粪土就是这个意思,世人对金钱的迷恋,眼中的黄金是金光,我们是仙家,所以黄金在我们的眼里,看到的只是一堆泥土。

  原来如此!好像很有道理!那阳间的金行,不就是变成卖泥土了?

  提了五斗所谓的金回到家里,林嫂和大妈的眼里,看了果然是黄金呀!

  我不想再向她们解释了,急着向宝玲姐通知好消息!

  没多久来到宝玲的住处!

  「宝玲姐!我告许妳一个好消息,妳下一世将会是世界小姐!」

  宝玲知道后,很高与的笑了起来!

  原来她笑起来是如此漂亮,我还将阎王的话全告诉她了,她也答应十八年后会发文到海岸线。

  交待一切后,我便急着上路,回家看母亲去了!

  提了五斗金回家,临出门的时候,大家都跪下欢送我出门,他们说这是规矩,因为衣锦还乡是一个大的庆典,他们都不敢怠慢,即然是规矩,我只好接受了!

  一路上我都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家,这次回家可说是威风八面,不像往日小鬼般,给白无常查探亲证,现在我在路上,只有他们向我敬礼,而且我还有五名壮男开路,也许这也是我在阳间,最后一次威风了。

  到了家门口,我想着也许会和母亲做爱,于是命令五鬼,马上回去报到,不能上来阳间找我,他们只好先回去了!

  小强啊小强!今天你就当一次有异性,无鬼性的使者吧!

  进到屋里,母亲已经入睡了,时间刚刚好,于是用力的一嗅,看看有没有经期的味道,果然,没有经期的味道,总算放下心中大石!

  为了不想吓到母亲,还是先和她说说梦话会比较妥当。

  「妈!我来了!您知道吗?」

  「谁呀!是小强吗?你在那里?」

  「妈!我刚回来!我好想念您呀!」

  「儿子!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来探妈妈,你在下面给人欺侮了?」

  「我在下面给人笑之外,没有人会欺侮我!」

  「儿子!自从那天你走了后,我每天都在等你,不断的吃安眠药,希望能睡多点,在梦中遇见你呀!」

  「妈!您不用担心了,我被上天点我当了地狱使者,就是人俗称的黑无常,今天是衣锦还乡日,所以前几天要闭关练法,所以不准我到阳间探亲!」

  「儿子!你不好骗妈呀!你怎会变神仙的?你生前又没吃斋?你骗妈!」

  「妈!我没骗您呀!因为我生前是处男,所以有条件进入化身池受法!」

  「什么?儿子你真的当了黑无常?那不就是神仙了吗?」

  母亲仍不大相信,还在半信半疑中!

  「是呀!不过我们在地府任职,所以称使者,不称神仙!」

  我讲得头头是道,母亲慢慢接受,当是真的了!

  「那就好了!我从此不必担心,你在地府被人欺侮了!」

  母亲感到很放心,脸上露出笑容了。

  「妈!我告诉您一个好消息,阎王称赞我辨事妥当,奖励我带五斗金,乘衣锦还乡日送给父母,我把它带来了!」

  「在那里呀!儿子!」

  「妈!这五斗金在阳间称为财气或财运,我把它放在屋内的盆栽里了,您只要把盆栽的泥土,不管移到那一处,那一处便会出现好运财气,最好您和父亲把一些泥土,带去工作的地方,就会财源广进,升官发财了,不过这只能给您和父亲,别人拿了是没有效用的,您明白吗?」

  「儿子!我明白了!原来看风水的要我们摆放盆栽,就是这个原因!不过这五斗金用完了,又去那里拿呢?」

  「妈!您别贪心嘛!五斗金很多了!」

  「儿子!你给家里带来了好运,妈好高兴呀!」

  「妈!您别这样说!我在下面还看到大妈了!」

  「什么?你看到大妈了?她好吗?我还没见过她呢?」

  「大妈对我很好!林嫂要我多谢您,上次您送给她的东西,妈!您送什么东西给林嫂呀?她好高兴呀!」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母亲的脸浮起红霞了!羞了呀!

  「对了!大妈她有钱用吗?需不需要我烧点钱给她?」母亲问。

  「妈!大妈她有钱不急,不过,我回家的时候,她有急事的要我转告给您知道,她叫您送一份林嫂的礼物给她,最好是有多几种款式!」

  「大妈!她知道我送礼物给祥嫂了,那她和林嫂的关系很要好了,是吗?」

  「她们的交情不错,妈!您会送吗?」

  「我当然会送给大妈,她怎样讲都是我姐姐,而且我进骆家的门口,没送过礼给她,现在我可以送个见面礼给她了,也算是一件好事呀!」

  我要求母亲送的礼物,是我自已出的主意,我想母亲送多几支假阳具,这样我日后可以有礼物送给紫媚,不过,日后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她呢?

  「妈!您记得您曾经答应我的事吗?您说要让我瞑目的!」

  「儿子!我记得!但你不是摸不到我吗?怎么。。你。。又。。提起了?」

  「妈!如果我想摸,您会成全我吗?」

  此刻,我很紧张的等着母亲的回答!

  母亲的脸又红了,而且比起刚才更害羞,低着头道:「儿!您真的很想…摸。。只是…。摸…而以…?别无其它的想法?」

  我不知道要怎样回答才好,大胆的说出要和她做爱,怕母亲接受不了,不说又怕自已后悔,于是,便大胆的赌上一把了!

  「妈!其实我现在还是处男身,没试过摸女人的身体,和…。!」

  「和。。什么。。?儿子。。你。讲呀。。!」

  「和。。女。。人。做。。爱。。就算下面守门的鬼差都背后笑我!我真的没用呀!」

  「小强。。这…太突。。然。了…我。。不知道。该。讲什。么。?」

  我见母亲没有骂我的语气,而只有难为情的脸色,相信我只要劝多几句,母亲应该会答应和我做爱!

  「妈。。我知道我很为难您,我实在不孝,不过…我。。真的。。在。下面。。!」

  「你在。。下面…。怎样了?」

  母亲如此的紧张,我的奸计又要得逞了,不禁偷偷的笑起来!

  「我在下面背后让人笑我是童子鸡,有时候我生气起来,想和下面的女鬼做爱,但我怕犯错,会打入十八层永不超生!」

  「儿子小强呀!你千万别这样啊!你被打入十八层就惨了!」

  「妈!可是我实在不甘愿,我不瞑目呀!死了还要给他们笑,何况我还是无常使者,您说我苦不苦呀!鸣。。!」

  「儿了!你千万别犯错呀!如果你真的。想。。和女。。人。做爱。。就…」

  我的汗水又流了出来,而且还是大汗呢!

  「妈…就。。怎样…。了?」

  母亲很羞的作了一个深呼吸的道:「你真的想瞑目的话,母亲就给你摸,甚至和你…。做爱…了!」

  「真的!母亲。。您真的可以和我做爱?」

  「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不可以在下面犯错,知道吗?」

  「妈!谢谢您!我一定会答应您!」

  「还有!儿子!你先消失一回,先让我准备…情绪…要不然。。我很难。接受。

  和。自已的儿子…。做爱。。,明白吗?」

  「当然明白!现在开始了吗?」

  我当然要马上答应了,我有没有消失,母亲又怎会知道呢?

  也许她只是在安慰自已。

  「那…你先。迴。避吧。。!」

  「好的!只要您觉得可以,就大声叫我吧!」

  「嗯。。!」

  我跟本就没有退出房间,只是退出母亲的梦境。

  我退出母亲的梦境,母亲从梦中醒了,她半信半疑的在床上发呆,可能回想梦中的片段,接着走进洗手间了。

  我担心母亲,是否会相信梦境所发生的事呢?

  母亲很快从洗手间出来,我发现她把身上的乳罩脱了,我的奸计又得逞了!

  母亲仰望着天花板,眼红红的自言自语的道:「儿子呀!刚才的梦是真是假,我真的不知道?你千万别犯错,母亲为了让你瞑目,你想怎样都可以,只要你好好的不犯错,母亲就心满意足了!」

  母爱多伟大呀!我很后悔欺骗母亲的真情,我真的不孝呀!

  母亲讲完那番话后,双手放在的胸前,开始抚摸自已的乳房,她的手在睡衣外,不断的揉搓着那丰满的乳房,我看见她的乳头,慢慢挺了起来,乳房好像也开始涨大。

  母亲的手就这样在衣外搓着乳房,渐渐她把手伸进衣内,用五指抓着乳房轻轻捏弄,另一只手沿下伸到下体,马上将手挑进内裤里,抚摸摸着阴户上的阴毛和那已经湿滑的阴蒂,母亲两条腿开始不规矩的乱摆,口中也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小强!梦境如果是真的,你现在可以出来了!」母亲说。

  我想母亲可能不相信这是事实,所以她试试看,我是否真的会出现?

  即然这样我只好出现了,就当我想现身的时候,突然后脑被人重重拍了一下,全身发麻,应该是被封了穴道,心里吓了一跳,有谁敢封我的穴道呢?

  他来了那么久,我还未擦觉,可想而知他的功力是有多高呀!

  那他是谁呢?对了!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我脸上发青,身上紧张流着汗,是张召重!

  难怪这一掌如此熟悉,我的心很慌张,这下可惨了!

  果然我没猜错,张召重出现在我眼前。

  「你这个老乌龟,你为什么打我,还封上我的穴道?」

  「你不是很喜欢和我做对的吗?那万淫散怎么样?滋味如何?」

  「你。。你。。这。。害。。人精…!你想怎样?」我指着他骂!

  「你省点气力吧,你想和我做对,就是自找死路,阎王给你还乡日,你竟然回来勾引你母亲,搅乱伦的罪可大呢!我随时可以捉你回去受刑!」

  「你要捉就捉,别讲那么多!」我气愤的说!

  「我现在怎会捉你呢?我过要感谢你才对,现在放着一个美人儿,你说我现在捉你回去,是否白癡呢?我要好好享受妳母亲!你就在此看我表演吧!哈哈!」

  「你怎么可以玩我母亲,那不是等于强奸吗?快走呀你!」紧张的说。

  「我为什么不能玩你母亲?你玩我的紫媚就可以,你知道吗紫媚是我的小老婆,你玩了她难道就不用负责吗?天下间有白吃的午餐吗?哈哈!」

  「我明白了!原来张召重早已经设下圈套,我怎会那么不小心呢?」

  「你想我怎么样?」

  「我不想你怎么样,只是想请你看场戏,散埸后有奖!哈哈!」

  「你。。你。。不。。可……。。以。这…。。样。。啊…。!」

  我痛哭想大声的哭,希望能利用哭声把其它的使者帮我,可是我哭不出声音了,张召重又在我身上点了一下,除了眼睛其它的陪位都不能动了!

  我无奈的流下两行眼泪,我实在后悔,刚才骗母亲的所做所为!

  张召重转身一变,成了我的模样现身了,我受不了这个事实,可是我又不能阻止,可以的话我会马上自杀,可是,我此刻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