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凌虐

第四次凌虐,也是首次的室内强奸,在苏我小木屋内的简陋浴室中进行。

  比吕粗鲁地将身体绑着绳索的千砂丢在浴室瓷砖上,然后用莲蓬头开始清洗她的肛门。

  “啊——!别撑开那种地方……我来这里之前已经淋过浴了……!”

  比吕这种清洗肛门的行为并非基于卫生问题,而是有强烈羞辱千砂之意,所以她的杭议不具任何意义。

  “嗯……淋浴果然还是不够,这里必须进行正式的灌肠手续……!”

  肛门洗净后,胸罩和内裤己呈丰脱掉状态,乳头和私处被乱搞一通时亦闷不吭声,筋疲力尽躺卧在地上的千砂,对‘灌肠’这个字眼终于有了反应。

  “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别以为我会一直任你摆布……!”

  “开玩笑,开玩笑的啦!粪便学以后再好好研究,不过……!”

  比吕拿出来的,是一支比私处用稍细的肛门用按摩棒。

  “这样就不会染病,最适合代打了!”

  对千砂而言,这个比灌肠更加不幸。

  比吕卖弄似地用舌头舔着肛门用按摩棒,以唾液为润滑油充分涂抹后,刻不容缓地将淫具埋入千砂的屁股——放射状的皱褶中。

  “呜——!太、太勉强了。好痛!肚子……我的肚子——!”

  比吕毫不顾虑千砂的身体,他的无情让按摩棒的插入出乎意料地顺利。

  按摩棒的开关启动后,千砂配合着按摩棒的振动,口中也发出断断续续的短促尖叫声。

  “如何?有了上次被我侵犯的经验,处女的肛门大概也同样舒服吧?”

  “呜……怎么可能会舒服……!”

  “我不是在问上次明明很舒服却言不由衷说谎的你,我说话的对象是突起的乳头和湿答答的阴部,你给我闭嘴!”

  “你在说什么蠢话……你有病!”

  比吕用双腿间的勃起封住千砂的口。

  “呜!嗯!嗯嗯嗯……!”

  “你若敢咬下去,我就用按摩棒刺破你的肠胃!”

  落下狠话并确是阴茎安全无虞后,比吕一把抓住千砂的头发强制性口交,同时抽送按摩棒,双管齐下开始折磨千砂。

  绝非所愿,但每当想忍住屁股传来的剧痛时,嘴唇便会不自主地吸住口中的阴茎,这让千砂感到悲哀。

  “哼、哼、哼……对你而言,这是虚拟的3P,总有一天或许你会同时被两个男人搞也说不是,趁现在好好习惯吧!”

  然后,比吕在即将高潮时交换位置,与千砂肛交的刹那间亦同时射精。

  阴茎从肛门拔出后,精液立刻如腹泻般逆流而出,原先插入屁股的按摩棒后来被迫含在口中的动作,宛如一把无形的锉刀逐渐削掉千砂的理性。

  最后一如惯例,全程拍照留念。

  “……大小姐,这是相当珍贵的经验喔。哼,前后面的处女都失去了,还可以叫大小姐吗?你根本不配,应该叫‘前’大小姐才对!”

  “呼、呼……我不是大小姐……你想怎么叫都行……总之,把情报……按照约是全部都……!”

  纵使处于这种状态亦不忘索取情报,千砂的执着也太惊人了。

  “嗯,这座岛的情报吗?听好,别吃惊喔。这座岛……好像就快成为度假休闲地了,特权听说与黑色会组织有关!”

  “就、就只有这些?骗人的吧?为了这种情报,我……!”

  在听到岛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且还是子虚乌有的情报后,千砂勉强保持的意识到达极限,终于不醒人事……。

  ※    ※    ※

  (事到如今,别说是肛门,上次侵犯千砂时也没有往常的拒绝反应、呕吐感……看来我越来越接近苏我的领域了。)

  回想起前几天的凌虐事件,比吕露出自嘲的笑容。

  这天,岛上的天气彷佛在庆祝比吕踏入疯狂的世界般阴霾,终于变成狂风暴雨。

  “哇——!比吕同学,你觉不觉得这样很令人兴奋?”

  一个人呱噪不已、乐天派的小枫例外,连那个一向冷静沉着的男人黑田、都看得出不悦中有着些许的焦躁。

  “……真是麻烦!”

  暴风雨过境期间,比吕知道黑田焦躁的原因。

  一艘渔船和一位渔夫好像受到暴风雨牵连而漂流到这座岛。

  渔夫已经气绝身亡,后续处理不是问题,不过渔船方面却因为苏我只注意到尸体,一时疏忽而没能确保。

  (倘若误闯外海被其他船只发现,海巡署可能会登陆这座岛搜查……不,最重要的是,那三个女人或我一旦曝光,并藉机逃亡的话就糟了吧。)

  由此事件,对小枫等三人一概保密,以及没有命令比吕加入搜查船只行到来看,是以证明比吕的判断正确无误。

  可想而知,犯了致命性失误的苏我,免不了要遭到黑田烈火般的叱责,只是没想到丽华的责备居然比黑田还严厉。

  “你这个废物!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而你竟然出错!大家都知道你对尸体有兴趣,可是完全没料到你会男女通吃……听好,如果再找不到渔船的话,这次你自己就会成为尸体了!”

  苏我吓得跪地求饶,丽华一副想朝他头部狠狠踹一脚的模样,鹭泽和比吕急忙上前制止。

  就算苏我连滚带爬地跑出公馆外搜寻渔船,亦无法浇熄丽华的怒火,比吕火中取栗,试着替他求情。

  “丽华小姐……你对苏我先生会不会太严苛了?渔船漂抵的场所是岸壁,苏我先生一个人很难应付……!”

  丽华那彷佛可以贯穿任何物体的目光射向比吕。

  “你说得倒简单!我决不允许任何人犯错!”

  “话是没错啦……!”

  眼见比吕无一丝危机感,丽华降低音量并提高声音的恐怖宣告。

  “黑田先生判断人的能力非常简单,就是对自己有用或没有用……没有用的人他会立刻铲除!”

  正因为是岛上最接近黑田的人物,所以说话相当有说服力。

  “黑田先生……对丽华小姐你也是如此吗?我一直以为你们两人是亲蜜爱人的关系!”

  对于比吕的直言,丽华稍做停顿后回答。

  “他和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一向将‘黑田先生’这个敬称挂在嘴边的丽华,这会儿口气似乎充满着不悦。

  ※    ※    ※

  暴风雨过后几天,骚动的罪魁祸首——渔船……不,其实是接近独木舟规模的船终于被假散步之名、行搜查监视摄影机之实的比吕发现。

  场所就在这座岛的几个海湾之一。搁浅的小船或许是因为被其他漂流物覆盖之故,才逃过苏我的搜索吧。

  比吕进一步掩饰小船使其更不易引人注目。

  (目前虽然没有逃离这座岛的意思,不过我最好还是留一手以策安全。)

  回程途中,比吕发现鹭泽的身影。

  他一整天都在当初第一次碰面的海角钓鱼。

  “……如何?鹭泽先生,鱼儿上勾了吗?”

  “是你啊,铃森老弟。原以为这一带的鱼头脑简单比较好对付,想不到完全相反,看来我并不适合钓鱼,还是钓嫌疑犯比较拿手!”

  鹭泽的笑脸依然不带任何情感。

  比吕不想与这男人为敌,可是与他为友又似乎更加棘手。

  “钓鱼也不错……人各有好嘛。鹭泽先生,你要不要偶尔也跟那些女人玩玩?”

  比吕试探性地邀请。

  “哈哈哈,真遗憾。不瞒你说,其实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同性恋者!”极为爽快地拒绝,。

  可是,比吕也不甘示弱地反驳。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不想被黑田先生或‘组织’抓到弱点才和合伙人保持距离呢!”

  比吕的弦外之音让鹭泽一成不变的笑容有了些微变化。

  “铃森老弟说的话很有趣,看来黑田先看人的眼光相当不错,连我都不禁希望有你这种部下!”

  两人各怀鬼胎沉默了一段时间,就在鹭泽手上的钓竿有鱼儿上钩时,比吕转身离去。

  重新认识到鹭泽别有目的,并嗅到一股危险气息,是比吕的重大收获。

  ※    ※    ※

  那天晚餐后,千砂主动跟比吕攀谈,表示有话告知。

  由于还耐人寻味地附带气希望两人独处’的条件,因此比吕便把她请到自己的房间。

  (小惠的出现,大概是打翻了千砂的醋坛子吧。)

  两人独处后,沉浸在猎艳高手感觉中的比吕,突然被千砂来势汹汹的怒气挫了不少锐气。

  “杉本患小姐是你的朋友吧?你到底做何打算!那样的人怎么会到这座岛上来……!”

  “我也不知道……因为杉本同学又不是我带来的。事实上,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小惠的出现确实对比吕造成部分困扰,所以他说的是真心话。

  不过,就算对千砂的怒气感到困惑,他的表情依然不露痕迹。

  (千砂……是我看错了吗?这家伙莫非知道岛上所进行的‘工作’……。)

  千砂接下来的话直接证实了比吕的推测。

  “铃森先生,你根本不知道女性被送来这座岛的意义……。

  “不是来当监察员的吗?现代社会做生意要成功,参考年轻女性的意见相当重要,这有什么问题吗?”

  千砂完全被比吕这张呆愣愣的脸——来这座岛之后宛如双重人格般与凌虐者清楚区分的好人面孔给蒙骗了。

  “是吗……你跟美树小姐一样,根本不知道这座岛的……算了,不说也罢。很抱歉,突然对你大吼大叫!”

  望着千砂垂头丧气离开房间的背影,比吕在心中喃喃自语。

  (……千砂,其实我全都知道,因为今晚我即将对小惠执行你所害怕的计划。不过……。)

  总之,千砂知道这座岛是用来凌虐女人的地方。

  也就是说,比吕先前的判断错误,千砂是在知道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来到这座岛的。对于这种气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背后的目的,比吕有着超越单纯好奇心的强烈兴趣。

  “……不妙。现在得先把这件事暂时搁下!”

  比吕双幸拍打脸颊重新调整情绪。

  因为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要强奸这辈子最心爱的人——小百合,的友人了。

  ※    ※    ※

  小惠的凌虐,一如惯例,以书信叫出的方式进行。

  与以往最大的不同点是,这封内容为‘有要事商量’的信件,寄件人正是比吕本人。

  比吕企图籍由身分可能被小惠识破的压力,来抑制对小百合仅存的一丝罪恶感。

  会面场所是在通往公馆的森林出口附近,以免刚来岛上没几天的小惠迷路。

  “铃森同学,你来了吗……?我是小惠。唉——,他还没有来……碰面地点在这里适当吗……嗯,适当,适当!”

  或许是深夜独自在无人场所感到害怕吧,小惠不断喃喃自语。

  “……时间和场所都很适当喔,小姐。不过,可惜的是,重要的寄信人却不适当。我不是你期待的铃森比吕!”

  开场白说完后随即现身的,是头戴蒙面头套、全身一片漆黑的比吕,亦是不折不扣的寄信人。

  “咦……什么意思?你是铃森同举吧?回答我……啊——!”

  比吕朝并非看穿真面目,而是拒绝面对现实的小惠跑去,一口气缩短距离,将她速个正着。

  “讨、讨厌……放开我!铃、铃森同学,救命……嗯——!”

  小惠死命挣扎,比吕倏地一口含住她的唇,就这样享受了一下下口中的触感,离唇后再将布满唾液的舌头从脸颊游至耳边,然后开始朝她轻声低语。

  “还没有和那个铃森同学做过吧?我代替他来疼疼你好了,你希望铃森同学仿的事由我全部代劳。首先……!”

  比吕翠手抓住小惠的手腕控制行动,另一手则迅速撕裂罩衫,钮扣弹开后,淡蓝色的胸罩立刻露出。

  “哦,这就是用来诱惑铃森同学的内衣吗?一点也不诱人,会得到反效果,最好赶快脱掉!”

  比吕只瞄了胸罩一眼使用力扯下,随即将手覆在过于粗鲁而略微变形的乳房上。

  孔房虽然有点硬,不过尺寸与其淡桃红色孔头,都在比吕的合格范围内。

  “讨厌——!不、不行……住手……请你住手!”

  小惠的抵抗在比吕将手放在她脖子上做出勒死的动作后平息,而当比吕将他推倒在地并撩起罩衫与裙子时,她也只是不要……地轻叫一声。

  “哼、哼、哼……乳头渐渐硬起来了。这里想必也很兴奋……!”

  比吕边说边将手伸向最后的堡垒——内裤,小惠再也按耐不住,开始挣扎反杭。

  “不行——!那里绝对不可以……我还没有经验,所以……!”

  “喂,你大概也不想当处女一辈子,所以今晚才抱着淫念来这里,希望能将处女奉献给那个铃森同学的吧?”

  “不、不是的。我不是那种淫荡的女人……!”

  “骗人!你来这里之前刚淋过浴对不对?尤其是这个阴部附近,沐浴乳的香味真浓,好像洗得很仔细的样子!”

  或许是被说中心事了吧,小惠的全身倏地通红。

  “唉,你白费心血了。我这个人喜欢脏乱,反正最后还是会被爱液、精液、和血液弄得乱七八糟!”

  比吕的手指通过内裤,拨开浓密的阴毛,抵达柔软的部分。私处虽然尚未潮湿,但是用手指来回爱抚阴唇四周后,热度与柔软度逐渐提升。

  “呜……那里只有喜欢的人才可以……好过分,为什么会这样……!”

  “既然如此,你可以马上喜欢我。重点是,你喜欢的铃森同学也有选择的权利,你毕竟只是翠恋而已!”

  被比吕无心的嘲讽刺到痛处的小惠倏地僵直。

  (这家伙真的对我……不过,与我无关。因为我这一生都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了。)

  小惠的爱意反倒让比吕感到厌烦,他抬起她的双脚,挪开她的内裤,采取身体对折的姿势。

  “啊!讨厌,这种姿势……好丢脸……住手!”

  “不行。如此一来,我才能清楚看到你的私处。哎呀呀!这样打开的话……哇,里面抽动的方式好淫荡喔。阴蒂虽然还在包皮内,不过尺寸比标准大得多喔!”

  小惠闭上眼睛,彷佛在控诉无法形容的耻辱,不断用力摇头,拒绝接受比吕对私处的淫秽解说,然后……,“不知道……我什么都听不见……这是一场梦!”

  “不要逃避!真拿你没办法,我来让你了解现实吧。喂,这里长满阴毛的地方是什么?回答我!”

  比吕指的是小惠的阴道口。

  小惠在脸颊被赏了一个小巴掌后,回到现实并作答。

  “……小、小便的地方!”

  “错。小便的地方是尿道口。我指的是它的下面!”

  “呜……生、生孩子的……!”

  “笨蛋!在那之前不是还要做一件事吗?是阴茎插入的洞穴啦!来回抽送后会很舒服的洞穴!”

  比吕边说边把手指当作阴茎,毫不手软地在小惠的阴道口抽送。

  “啊!好、好痛、痛死了……住手、真的好痛喔!”

  “你的意思是,温柔一点的话你会很舒服罗?就像昨晚一面在床上想着那个铃森同学一面自慰时那样?”

  小惠口中发出咦……的惊讶声,当场目瞪口呆地愕住。

  然后,随即辩称我才没有那样,可是为时已晚。

  比吕似乎说中了自己瞎猜的事,小惠的阴道口因为想起那时自慰的刺激和被知道的耻辱,而开始流出粘稠的淫液。

  “哼、哼、哼……渐入佳境了嘛。虽然做润滑油还不够,不过我又不是你男友,不是的部分就用这个……!”

  比吕暂时离开小惠站起身来后,立刻朝她的私处吐口水。

  “好、好过分……再怎么样也不能……呜、呜……!”

  因比吕过分的行为,眼泪夺眶而出的小惠,再次注意到他的脱裤动作,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遭遇到什么情况。

  “不行……那是要给铃森同学的……不行——!”

  对比吕的爱慕胜过对神秘蒙面男子的恐惧,小惠几乎是反射性地撞击眼前的比吕。内裤正脱到一半的比吕,因为这出乎意料的动作而跌个四脚朝天。

  “哇!你干什么……!”

  小惠的突袭已经引发出不可预知的情势,然而当事人比吕并没有察觉。

  察觉到异状的是小惠。

  “咦……这个声音……是……!”

  比吕连小惠骤变的表情都没有注意到,他将摔跤之耻转为怒气,毫无预警又粗暴地夺去她的处女。

  “呜——!呜——!好痛!别动!……求求你、温柔一点……!”

  “住口!这么烂的阴部还有人要插,你应该感谢我!”

  小惠目不转晴凝视着晃腰动作比侵犯小枫或千砂时还要激烈、抓乳力道彷佛要撕碎般强劲凶暴的比吕。

  “我要把大量的种子注入到你的体内,将来等着看好戏吧!”

  纵使比吕做了体内射精宣言,小惠也还是不发一语。

  “哼、哼、哼……果然是处女,看来你已对不起铃森同学了!”

  体内射精后,比吕一面望着混合破瓜之血的精液从私处流出的模样,一面这么责备,尽管如此,小惠依然呆若木鸡。

  不过,比吕开始按照惯例拍照留念时,小惠细如蚊声地低语。

  “……照片……果然……,小惠的低语声中有着无比的坚信……!”

  ※    ※    ※

  (这股不协调是怎么回事……对了,是小惠。遭到性侵害又丧失处女,在那种情况下,她的抵抗好像太弱了……。)

  丢下小惠离开凌虐现场后,不一会儿比吕的脑海便掠过疑问,但随即又抛开多余的想法,回到公馆的房间让疲惫的身体好好休息。

  总之,如此一来,第三号目标的凌虐任务已经圆满达成。

  不过,黑田早已在房内等侯。

  “……铃森,先在这里说声辛苦了。不管怎样,第一阶段算是告一段落了。就算第三个女人是认识的朋友杉本惠,你也一样毫不手软!”

  “黑田先生的慰劳反而让人不寒而栗……不过,老实说我很高兴!”

  “别掉以轻心,才不过是第一阶段而已,今后必须让那些女人更加绝望才行。铃森,让我看看除了侵犯女人之外,你还有多少能耐!”

  说完,黑田仿佛要传达什么似地,用力抓紧比吕的肩,然后是出房间。

  目送黑田离去的比吕,从他的话中察觉到一件事实。

  那就是小惠并非偶然来到这座岛,黑田故意选择比吕认识的人做为凌虐的目标,以试探他的忠诚度。

  (做到那种地步可说是真正的坏蛋吧……也罢,反正我也无意做单纯的强奸犯。黑田剑治……你这家伙是头号目标……。)

  “哼、哼、哼……感谢你接受邀请。不过,一听到可以拿回自己被性侵害的照片和证据,任谁都会来吧!”

  “咦……?是、是的……没错!”

  岛上的夜空与都市朦胧的霓虹夜色不同,点点星光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