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311-312

311 如狼似虎(三)

天气渐渐地入秋了,午夜里的外面还是挺凉的,可是屋内开着空调,可谓是温暖如春,就算是一丝衣服也没穿,也感觉不到凉意。

而此刻彭磊和段芳等四女,便全都是一缕未着,赤-裸上阵,在两张小床拼凑起来的大床上上演着车轮大战,整个房间内可以说是春情荡漾,芳香四溢。

段芳骑在彭磊身上,前后不停地摇晃着自已的小腰来磨擦着彭磊的肉棒,此刻的她那张白嫩的脸蛋上满布着红潮,小嘴微张,微闭双眸,快活地噢噢叫着。

英姐,艳艳和小芸满是好奇地围在一旁观战,三女虽觉得有些害羞,但仍旧不愿放过这种零距离观看别人爱爱的机会,特别是看着小磊那湿漉漉的粗大肉棒在段芳的阴户进进出时,将段芳那两片阴唇带动翻卷的样子,更是给三女带来了强烈的刺激,一个个都有些按耐不住了,艳艳更是悄悄地把手抚上了自已的蜜穴,轻轻地抠弄起来。

不一会,段芳噢噢地大声叫着,猛地趴在彭磊身上一动也不动,好一会,她才从彭磊身上滚了下来,四仰八叉地躺在一边,高潮过后的她,两腿间黑漆漆的阴毛上沾满了爱液,显得油光水亮的,阴户上也满是稠白的爱液,洞开的屄口还没重新闭合过来,在那微微地挪动着,雪-白的双乳也是不停地起伏着,她娇喘吁吁地对三女道:“真的好舒服啊!英姐,该你了,我是不行了。”

英姐答应着,很难为情地看了眼几女,这才慢吞吞地爬到了彭磊身上,红着脸在几女的注视下,小手轻扶着肉棒,让肉棒的顶端在自已的屄口试探着戳了戳,待龟头上沾满了自已屄内流出的粘液后,这才慢慢地将肉棒一点点的塞了进去,闭着眼睛轻轻地摇晃着雪白的大屁股套弄起肉棒来,两只丰满的大奶子也随着她的套弄而晃动着,在她胸前荡起一圈圈的波晕。。。。。。

彭磊看着眼馋,坐直了身子,让她的双腿盘在自已腰上,双手搂住英姐的小腰,下面的肉棒突突的往她英姐的屄内猛顶,同时张口咬住了她左边的一只奶子吮吸起来。

很快,在彭磊这招老树盘根的攻击下,英姐也娇哼着败下阵来。

彭磊叼着烟靠在床头上,洋洋得意道:“怎么样,知道你们男人的厉害了吧?你们这样子不太给力呀,要不还是换我在上面。”

段芳喝道:“小磊,今晚没你说话的份,给我乖乖地躺在那不许动。我让你先得意一会,到时侯你别求饶就是了。艳艳,该你上了。”

“我来就我来,哼,看我不把你整趴下了。”

艳艳看了半天的活春-宫,早已按耐不住,飞快地便扑了上去。艳艳经过彭磊的一番调教,也算是老于此道了,一骑到彭磊身上,捉住小磊那根粘乎乎的大鸡巴便往自已的肉缝内插去,她那里面早已被骚水给润滑透了,自然很容易的就插了进去,双手撑在彭磊肚皮上,那小屁-股便象电动马达似的晃动起来,一会上下的套弄着,一会又前后的耸动着,小穴内的软肉紧紧地缠着小磊的鸡巴研磨个不停,强烈的快感使艳艳如哭如泣的呻吟起来,一股股的淫液更是不停的从她小屄内流了出来,沿着肉棒往下淌,让一旁观战的刘小芸耳热心跳,芳心骚动不已。。。。。。

彭磊的能力除了小芸外,其余三女可都是领教过的了,那可不是一丁点的强,而是强得有些变态了。

没走多少个来回,艳艳也被彭磊的肉棒给插得噢噢地叫唤着趴下了:“小芸,该你了。”

“我。。。。。。”小芸怯怯地望着三女,始终没好意思上去。

段芳一拍小芸光滑肉嫩的小屁屁:“小芸,别磨蹭了,我们三个可都上了,你也在一边看到了,这时侯你想打退堂鼓也来不及了。”

最后,小芸在段芳的胁迫下,半推半就的爬到了彭磊身上,还没办正式事,就先跟彭磊道起歉来了:“对不起了,我也不想,是她们非让我。。。。。”

“行了,你尽管来吧,哥哥我就算是精尽人亡,也不会怪你的。”彭磊一付舍身赴义的表情,心里却是笑开了花,他今晚费了如此大的周折,还不就是为了这一时刻。虽然那一次喝醉了酒,稀里糊涂的就把小芸的膜给破了,可是小芸那屄的滋味儿到底是啥他到现在也没一丁点一印象,这回可得好好地体会一下才行了。

可是结果悲催的很。

小芸对男女之事毫无经验可谈,她羞答答的抓着彭磊的大鸡巴,却不知道怎么插进去,再加上仅弄过一次的屄口太过紧窄,愣是半天也没插进去,急得她都快哭了。

段芳在旁看不下去了,过来去小芸的肉缝那里摸了一把,把小芸溢出的骚水儿涂在彭磊的龟头上,捉住他的肉棒儿对准了小芸的屄口,道:“你用点力往下坐。”

“噢!”小芸答应着,银牙一咬,身子用力往下一沉,一屁股就坐了下去,顿时就疼得俏脸发白,失声叫了起来:“啊。。。。。好疼啊!”

段芳又好笑又好气:“谁让你这么用力的?你的洞口太小,而小磊的鸡巴又太大了些,连我都不敢这样一次就全插进去,谁让你一下子就全都吃进去了。你先坐着别动,缓一会儿就好了。”

小芸果然听话地坐着没动,皱着眉头把两手撑在床边上,两只不大不小的玉乳正对着彭磊,彭磊怕她受不了,也没敢动,只是捉住了她的奶子不停的搓揉着,很快,小芸就被彭磊揉得又来了感觉,轻轻地耸动着屁股套弄起来。

小芸的小穴里面很紧很窄,也很温热,紧凑的嫩肉如同婴儿的小嘴一样紧紧的包裹着彭磊的肉棒,带给彭磊的快-感也特别强烈,再加上刚刚对付完段芳她们三女,此刻的他早已是强弩之末了,居然在小芸套弄了没两三下,龟头便酥麻起来,一颤颤地在小芸阴道内猛顶了两下,他大叫了一声,便无法控制的在小芸体内一泄如注了。

小芸才刚体会到一丝快-感就没了,只觉得全身上下,有如百爪挠心一般的难受,特别是两腿间的那个地方,更是酥痒得紧,恨不得随便找样棍状物来挠一挠了。

段芳故意不满地嘲讽道:“哼,小磊,你也太没用了,你连咱们四个都满足不了,还异想天开,费尽心机地想要咱们都做你女人。”

“不是,我。。。。。”彭磊气得面红耳赤,恨不得立马就重振雄风,好好地收拾下这四个女人,可他今晚喝多了酒,这时侯越是心急就越是振奋不起来了。

艳艳望着彭磊那软不拉几地肉棒,意犹未竟地说道:“真是的,人家都还没过瘾呢,怎么这么快就射出来了。”

段芳道:“我也还想要呢!”

艳艳道:“那怎么办呢?”

“那就想办法再让他硬起来呀!”

小芸也忍不住了,好奇地插进来问道:“什么办法?”

段芳笑了笑,用手指在小芸红唇上一抹而过:“当然是用你的小嘴来帮他给舔硬了。”

小芸顿时惊叫起来:“啊。。。。。。”

“怎么,以前没帮小磊舔过鸡巴吗?那你今天可以好好地尝一尝男人的鸡巴是什么味道了。”

段芳坏笑兮兮地看了小芸一眼,顺手揭起床单将彭磊肉棒上的粘液擦干净了,小手轻轻地套弄着彭磊渐渐软下来的肉棒,然后低下头来,用红润润的小舌头从他的两颗蛋蛋那开始舔起,一直舔到他的龟头马眼处,然后这地将肉棒含进嘴里吞吐起来。

吹含了一会,见彭磊的鸡巴又渐渐地有了起色,段芳这才抬头瞪了小芸一眼:“小芸,还傻看着干什么呢?该你了。”

小芸怯怯道:“我。。。。。。不会含。”

“不会,姐可以教你的。要想让男人在床上舒服,如何替男人吹箫是很重要的,小磊他也很好这一口,不信你问问英姐和艳艳,咱们姐妹四个里面,就没你还没有替他吹过箫了。”

刘小芸只好爬过来,学着段芳的样子,用小舌头在龟头上胡乱的舔了两下,便一张口将小磊的鸡巴全含进了嘴里,那半软半硬的肉棒一下子便戳到了她的咽喉处,呛得她眼泪花直流,急忙把嘴里的肉棒吐了出来。

三女在旁边看着忍不住都笑了起来,彭磊也被小芸这一弄,居然很快就硬了起来。

艳艳一眼看见,兴奋地叫了起来:“芳姐,你瞧,还是小芸厉害,才这么一舔,小磊的鸡巴就又硬起来了。”

“这回该我了。”段芳笑嘻嘻地捉住了小磊的鸡巴,用手飞快地套弄了两下,又爬到了彭磊身上。

四女都是第一次体验这种群P经历,刚开始时虽然有些拘束,可是一旦放开了手脚,便变得极为的疯狂了。总之,接下来的过程极为的香艳银糜,也很黄很暴力。

整整一个晚上,在几女手口并用的努力刺激下,彭磊一次次地倒了下去,又一次次地站了起来,又继续开始新一轮的冲锋。。。。。。

直到最后,任凭四女如何的轮流用嘴刺激,彭磊那根不堪折磨的鸡巴再也硬不起来了,筋疲力尽的四女这才放过了他,姿态各异的躺在床上香甜的入睡了。

彭磊望着床上四具迷人的胴-体,很有种欲哭无泪地悲呛。妈的,这四个女人还是人吗,简直就是四头发-情的母狼,一晚上居然要了他八次,平均每人两次。要不是他年轻力壮,能力超强,那他这点身子骨也就交待在这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这时侯已是凌晨五点多了,彭磊困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很想就这么躺着睡了,可是他却不敢睡,他害怕四女醒来过后又喊着‘我还要’地缠着他,所以,他一刻也不敢在停留,赶紧的溜出了房间。

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酒店的保安和总台的女服务员还在着,看着彭磊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下楼来,男保安一脸的艳羡,只有那名女服务员领略到那几个女人的强悍,非常同情地向他投来询问的目光。

出了酒店大门,彭磊立刻拨打了于老板的电话:“于哥,你快些过来救我啊。”

刚才睡梦中被惊醒的于老板吓了一跳:“兄弟,你在哪里,到处出什么事了。”

彭磊一脸的悲凉:“于哥,我。。。。。。真的好惨啊,我被我的那四个女人给。。。。。。轮了。”

312 四女归心

四女睡得实在太甜了,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才被客房服务员敲门的声音给弄醒了。

艳艳睁着迷糊的双眼,望着睡在她身边赤-裸裸的小芸,大脑还处于延时中,有些不清楚目前的状况,傻乎乎地问道:“小芸,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没穿衣服呢?”

小芸捂着胸前两只雪白的奶子,咬着红唇轻声道:“昨晚我喝多了,我。。。。。我也不大清楚,艳艳,你好象也没穿衣服啊!”

“啊。。。。。。”艳艳惊叫一声,忙把露在外面的两只大白兔藏进了被子内。

段芳鄙视了她俩一眼:“行了,你俩就别在那装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会不记得了?大家都快些起床了吧!”

艳艳脸一红,目光四下里游离着:“咦,怎么不见小磊,这家伙跑哪里去了?”

段芳笑了起来:“昨晚你这么疯狂,把小磊的精华都给榨干了,他还敢呆在这吗?要是你一早醒过来,又缠着他想要的话,那他还不得被你逼疯了,哈哈。。。。。。”

门外早已等得不耐烦的服务员又再次敲响了门:“请问里面有人吗,已经到退房时间了,如果没人的话,那我就要开门就进来打扫卫生了。”

“等一等。”段芳笑到一半,听服务员说要进来,立刻惊叫起来,光着身子爬下床来,满地里寻找着自已的衣服。

其余三女也吓得飞快地跳下了床,地板上凌乱地扔着她们昨晚疯狂时胡乱脱下的衣服,胸-罩小裤裤到处乱飞,以至于艳艳错穿了小芸的小裤裤,而段芳则错穿了英姐的胸-罩,场面既香艳又搞笑。

出了酒店,四女早已饿得肚子直叫唤了,于是一起回到了盘龙餐馆。

吃饭的时侯,英姐忽然红着脸说道:“昨晚这事我老觉得有些奇怪,咱们好象也没喝多少酒啊,怎么就会变得那么。。。。。疯狂了呢?”

“是呀。”艳艳也是疑虑层层,“我就觉得在包房里喝了些啤酒后,就有些不对劲了,浑身都热乎乎的难受,心里就老想着跟男人。。。。。做那种事了。小芸,你有没有觉得呢?”

小芸低着头,小声地应道:“我也是。”

段芳尴尬不已,刚要说话,英姐象是无意地问了一句:“小芳妹妹,昨天傍晚咱们在这吃饭的时侯,我看到小磊曾经悄悄地把你叫到了一边,你能告诉我,他都跟你说什么了吗?”

段芳想了想,道:“既然都到这份上了,那我也就跟大家说实话吧,小磊当时把我叫到了一边,是在跟我要一种催情药粉。”

“啊!”小芸捂着小嘴叫了起来,“那不就是春药吗?”

段芳道:“也算是吧,但这种催情药粉是无毒的,也不会让人迷失了心窃,只是能起到让人产生欲-望的作用。因为常会有些客人需要这种药来调节一下,所以我们店里才会备有这种药。”

艳艳叫了起来:“难道小磊悄悄地把这种药拿给我们喝了?”

段芳点了点头:“应该是吧!”

英姐忍不住埋怨道:“小芳妹子,你也真是的,明知道这种药这么危险,干嘛还把药给了他,任着他胡来呢!”

段芳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了,这时侯她哪还敢把真相说出来,只得说道:“他骗我说是帮别人要的,我才给他的,我哪想到他会把药用在咱们身上,你们没瞧见,连我都着了他的道了。”

艳艳听到这里,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走,咱们这就找他算帐去,看我不扒了他的皮才怪。”

“算了。”段芳急忙拦住了艳艳:“小磊昨晚就已经受到咱们的惩罚了,我看这次咱们就饶过他算了。”

艳艳狐疑道:“哼,咱们四位大美女同时陪着他上-床,那也算惩罚?明明就是便宜他了。”

段芳笑道:“艳艳,你昨晚这么疯狂,要了这么多次,小磊都被你折磨得站不起来了,这还不算是惩罚吗?”

艳艳想到昨晚自已的疯狂,顿时羞红了脸,低声嘟囔道:“怎么又怪在我头上了,你们还不是一样啊!小磊那东西都软得不行了,芳姐你还一个劲的用嘴去帮他。。。。”

这下段芳坐不住了,急忙打断了艳艳的话道:“行了,小磊这回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估计着没有十天半个月,他是恢复不过来的了,咱们这次就饶过他了吧!”

艳艳心有不甘道:“这回就算了,再有下回,看我不割了他的——那个坏东西。哼,话说回来,他也太没用了,连咱们四个都对付不了,居然还想着让咱们都做他的女人,太过份了。”

英姐红着脸道:“大概是咱们都吃了药的原因吧,所以才会——”

段芳道:“英姐说的对,小磊在这方面的能力,我想,除了小芸外,英姐,艳艳,你俩心里都应该很清楚。我想,要是咱们没吃药,就算咱们四个一起上,也肯定都不是小磊的对手。”

彭磊的厉害,英姐和艳艳自然是都领教过了,特别是艳艳,每一次跟彭磊欢爱,都会被他给弄得死去活来的,这也是艳艳最终能够接受彭磊有其他女人的原因。她俩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段芳看了眼小芸,接着道,“其实小磊的本意也是怕咱们四个不愿意做他的女人,才会想出这种溲主意来的。我一发现不对劲后,立马就反应过来了,我当时就想,反正咱们四个都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就算是大家一起陪着他上-床,也没多大关系啦,所以我才将错就错的,将小磊拉到酒店里好好的收拾了他一番。”

英姐故意叹了口气:“难怪,昨晚小芳妹子这么主动,恐怕连小磊都得好好感谢下你了。”

段芳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好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我正想跟大家说上几句,大家既然都已经是小磊的女人了,那么以后呢,咱们四个就得象亲姐妹一样的亲密相处,在后面给予他最大的支持,这样才能让他能在事业上有所成就。况且,小磊天性有些风-流,咱们要是不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话,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他又会给咱们带回来老五老六甚至老七老八来了。英姐,艳艳,还有小芸,你们说呢?”

英姐和艳艳都先后同意了,小芸咬着嘴唇迟疑了好一会,也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段芳见三女都同意了,笑道:“那好,咱们从今天起就结拜为姐妹,以后就以姐妹相称了。这里英姐就数英姐最大,以后她就是大姐了,我第二,是二姐,艳艳,你和小芸谁大谁小呢?”

“我比小芸大几个月。”

“那你就是老三了,小芸你最小,就只好委屈你位居老四了。”

艳艳忧心重重道:“可是我跟小磊都已经订婚了,而咱们四个人中,也只能有一个人跟小磊结婚。。。。。。”

“艳艳,你就放心吧,你是小磊的正牌女友,这一点是不会变的,就算是以后他要结婚了,也只能是和你结婚,我们呢,继续做他的地下情-人就是了。”段芳看着小芸道,“而且,咱们当中不管是谁另外有了喜欢的人,或者是要另外嫁人,那她随时都可以退出的。强扭的瓜不甜,我想小磊他也不会去勉强任何人的。小芸,你说呢?”

小芸红着脸用力地点了点头。

一通饭吃下来,四女不仅排好了名次,居然还达成了多项秘密约定。彭磊没能完成的后宫计划,没想到四女却主动的替他完成了,也算是告慰了一下彭磊。

彭磊辛苦耕酝了一晚上,差点没被四女折磨得精尽人亡,害他躲到于老板那足足睡了一整天,第二天起来的时侯,仍旧脸色苍白,全身虚弱无力,如同大病了一场。

这也让他清醒了许多,这段日子以来,他艳福高照,日日泡在花丛里,把小梅她父亲一再嘱咐要他勤心修炼的气功心法都给荒废了,而他又过度的贪欢纵情,几乎每晚都是无女不欢,身子骨都被女色给掏空了。

看来,光有本事泡妞还不行,还得有副好身板享受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