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25

025章偷窥美女的下场

  盘山乡大部分地区都是山地,经济落后,交通僻塞,是全县最为贫穷的一个乡。三月三日中午,我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风尘仆仆地赶到盘山乡中学报到。

  在校长办公室内,我见到了另外两位也是从县里支边来的老师,没想到其中一个竟然是和小文同宿舍的那位女教师,叫何艳婷。她是教英语的,虽然相貌平平,但说话温温柔柔的。另一位男的是县职高的数学老师李乔,戴了副眼镜,为人很和气。

  大家都是年轻人,很快便熟络了,谈到彼此相同的境遇,不免牢骚满腹,唏嘘万千。

  校长姓陈,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据说在这里教了大半辈子的书了。他见人都到齐了,就向大家介绍了下学校的情况,又领着他们四处参观了一下。学校就建在乡政府旁边,临着街面,交通倒是方便。全校一共有三个年级,十一个班,三百多名学生。绕着学校一圈走下来,我们三个都望着对方苦笑,这里的条件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差得多。难怪校长说学校现在正急缺老师,要大家明天就开始上课。有点门路的老师还不都挖空心思地另寻出路去了。

  午餐是陈校长陪着我们一起在学校食堂里吃的。他家离这里有八里多路,所以平时他一般都在学校里吃午饭。陈校长见我们似乎是对饭菜不满意,便说晚上由乡政府出面,为新来的老师开个欢迎宴会,已经在酒楼订好了几桌酒菜。

  我原本就难以下咽,听校长这样一说,干脆不吃了,空着肚子晚上好多吃点。李乔和何艳婷一看,也跟着放下筷子不吃了。三个人挤眉弄眼地心照不宣。

  下午没事,我们三个就在宿舍里各自打扫自已的房间。我铺好了床,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愣,难道自已真的就要在这个地方呆一辈子了?想到小雪含泪站在窗前的神情,还有那个有些凶悍的小芸,背叛了自已的小文,一个个跳进脑子里,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傍晚时侯,陈校长亲自过来请我们到酒楼。此时乡政府的各位头头还没到,学校的二十多位老师倒是全部到齐了。

  陈校长趁这机会把我们三位和大家都介绍了下,当介绍到一位英语老师时,我忽觉眼前一亮,这小妞好生漂亮呀,看她不过二十一二岁年纪,瓜子脸柳叶眉,唇边还有个迷人的小酒窝,穿一件花格子连衣裙,刚洗过澡的乌黑长发还飘散着清香,全身上下满是青春的气息。

  陈校长笑呵呵地介绍道:“这是初一(三)班的班主任,咱们学校的大美女张艳艳……”

  我一听,这小妞长得就够娇艳的了,没想到名字还这么艳。心中忍不住想笑,脸上就有些绷不住了,忙伸出手去想和美女来个亲密的握手。

  张艳艳何其聪明,竟然察觉到我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直接无视我伸过来的手。我尴尬得要命,忙装做揩灰样把手缩回来在裤腿上一阵猛擦。

  但凡当官的都要摆个架子什么的,乡政府这些头头们自然也不能免俗,总要客人们翘首企盼,这才珊珊来迟。乡长领着大大小小十多个头头终于来了,陈校长忙带领全体老师起立恭迎乡长。

  乡长姓张,是个四十多岁的粗壮汉子,声音粗犷,语气亲切地和三位新来的老师握手问侯,很有些领导的气派,然后大手一挥招呼大家入座,四十多个人坐了满满五桌。

  我们今天做为欢迎的对象,自然是和乡长一桌了。我本想坐到张艳艳旁边,借机和美女沟通沟通下感情,不料张大美女却跑到了乡长旁边坐下,我听她嗲嗲地叫乡长“爸爸”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这小妞这么拽,敢情是有乡长做后台呀,要不也不会这么年轻就当班主任的道理了。

  另一边又被李乔给占了,我只得坐到了美女对面,只恨李乔动作倒快,竟然先自已一步下手了。李乔这厮看上去老实,没想到竟是位个中高手,看来人们说戴眼镜的没几个是好家伙,这句话一点没错。

  张乡长即席发表了一番洋洋洒洒地演讲后,大家这才开始动筷子开吃。我饿了一下午,本想借这机会大吃一顿,可是宴席一开始,上至乡长下至各位老师,走马灯似的轮流开始敬酒。这些家伙个个都是酒精中泡出的好手,喝的又是近五十度的白酒,一轮下来就把我灌得个头晕眼花,再加上对面的张大美女笑颦如花,引得我心痒痒的,早已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近来因为国家加大了对政府机关公费消费的管理力度,张乡长大概正愁着没个公费吃喝的借口,今天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解酒瘾呢。他举了个酒杯四处征战,不一会便和他手下那一帮酒鬼凑到了一块,喝得个乱七八糟。

  李乔这家伙趁机和张艳艳在那套近乎,逗得张美女哈哈直笑。我心中气得牙痒痒的,忿忿地靠在椅子上养神,忽然一眼瞥见对面桌下,张大美女微微张开的双腿之间,隐隐地露出一缕春色,不由得小心肝狂跳起来。

  借着酒胆,我看看没人注意,故意把筷子弄掉了地上,急忙又弯腰去拣,趁机向她的裙下望去。

  张艳艳的两条白嫩修长的玉_腿,随着她的笑声时开时合着,我沿着她摇晃的裙摆往她的腿根深处探寻着.终于看到了,红色的三角小裤裤,不对,又好象是黑色的。

  到底是红色的还是黑色的呢,这个问题一定要搞清楚才行。本着发现问题就要解决问题的为师之道,我把脑袋又往前靠近了点,眼看着就钻进她的两腿之间了,忽见她把两腿猛地合拢,紧紧地靠在一起再不分开。好险啊,差点就把我的脑袋夹了个正着.我暗道不妙,急忙坐起身来,果然就见张艳艳一脸怒容的瞪着我,双目中火光四射,象是要喷火一般。

  糟了,被她给发现了。我的脸被她的目光中喷出的火烧得滚烫,急忙举起酒杯道:“来来,大家来干一杯。”

  话音刚落,张大美女就纵起身来:“好啊,我先来敬你三杯。”

  言毕,连干了三杯,瞪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彭磊。

  我吓了一跳,这小妞够凶悍的,和小芸有得一拼。自已被她抓住了把柄,心中发虚,只得硬着头皮连干了三杯。心想这下总行了吧。

  却不料张艳艳还不肯放过我,又提过两瓶酒来,笑盈盈地说:“听说彭老师酒量不错,今天敢不敢和我拼酒呢?咱们两个一人一瓶,看谁先钻到桌子底下去。”

  她脸上带着笑,心里只怕是恨得牙痒痒的。

  “我今天偶感风寒,酒量不佳,要不还是改天吧?”

  我心中叫苦不堪口中胡乱地搪塞着。李乔这家伙却唯恐天下不乱,在一旁摩拳擦掌地瞎起哄:“彭老师,人家美女都向你挑战了,你可不能丢了咱们男老师的面子喽!”

  何艳婷也跟着凑热闹,一个劲地叫我喝。

  张艳艳得意地笑道:“彭老师要是没胆量喝也可以,你只要当着大家的面叫我声姐姐就行了。”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士可杀不可辱,拼了。谅她一个小娘们,酒量也好不到哪去。我端起酒瓶猛灌了几口,抬头看向张艳艳,她早已喝了一大半,正笑地等着我出丑呢。我哪料到张艳艳从小跟着她当乡长的爹,早已是酒精考验了,自已哪里会是她的对手。

  镇静,一定要镇静。我强压一口酒意,又接连灌了几口,便再也支撑不住了。头重脚轻,身子软成了稀泥,哗啦一下钻桌子底下去了。

026章被学生调戏

  想不到来盘山中学的第一堂课就迟到了,我匆匆忙忙地赶到校长室时,整个头都还是晕的。

  陈老头板着脸却又无可奈何,他昨晚本想给我们安排课程表,并让我们备下课的.谁曾想我被美女灌了个人事不醒。现在只能临时抱佛脚,让我紧急备课,准备第二节语文课。

  上课铃响了,我夹着课本有些忐忑地走向初一(三)班的教室,心里还在想着这里的学生都会是些什么样呢?

  轻轻一推虚掩的门,我立刻就知道了答案:一个破扫把临空而降,正正地砸在我的头上。教室里顿时爆发一阵哄堂大笑……

  虽然有些疼,我还能忍住,但我受不了学生们发出那种猫戏老鼠的快意笑声。

  我捂着头,委屈地问:“同学们,这就是你们对新老师的欢迎方式吗?也太热情了些吧!能不能告诉我是谁想出的这么好的主意?”

  教室里一片寂静,这些捣蛋的家伙全都成了专心上课的好学生,装模做样的看着我。强龙难压地头蛇,初来乍到,难免被人欺生。今天先忍了这口气,日后再慢慢和这帮乖孙子算总帐。

  “同学们,今天我们大家先互相认识一下,我姓彭名磊。”

  我转身想在黑板上写下自已的大名,却见黑板上乱七八糟的,写满了上一堂课留下的字.我皱起眉头问:“今天谁是值日生,为什么不擦黑板?”

  坐在最后排的一个大个子男生举手道:“报告老师,今天的值日生生病请假了?”

  我无奈地在讲桌上四处找寻黑板擦,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黑板擦哪里去了?"话音刚落,忽然一个暗器朝着我疾飞过来,我急忙一个纵跃跳开,好险,差点就把我的脑袋给敲破了。

  “是谁扔的?”

  我厉声问。

  一个女生尖声细气地回答道:“老师你不是要找黑板擦吗?”

  我回头一看,靠,果然是我找了半天的黑板擦。看来今天情况不妙,千万得小心了,可别栽到这帮学生手里去了.怪只怪昨天昨天贪杯误了事,没有好好地摸下底,了解一下每个班到底都有哪些捣蛋分子。

  我擦了把冷汗,也不敢再到黑板上写字了,忍气吞声地打开了花名册,很温柔地说:“同学们,现在我念一下大家的名字,请念到名字的同学都站起来说声‘到’。”

  我想通过点名,我就能从中找出可疑分子,加以重点防范了。可是这帮小家伙怪贼精的,这一次竟然全都乖乖地配合着我,我念了半天也没抓到一个嫌疑犯。

  “李水灵……”

  忽然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跳了出来,我迟疑的抬起头在教室里搜寻起来。‘到’随着一声怯怯地声音,一个清秀的女孩慢慢站了起来。

  果然是她,那个寒假里还在县城餐馆里打工的小女孩李水灵。几天不见,她似乎长高了许多,穿了件略显得有些大的外衣,更衬托出她纤细瘦弱的小身段来。那双水灵灵地大眼睛满含着喜悦地望着我,樱桃小嘴微微地张开着,象是有许多的话要向我倾诉。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美丽可爱的小萝莉,我微笑地压抑着自已的快乐,不露声色地点头示意她坐下,又继续点名:“张婧……”

  一个穿着时髦的女生站了起来,好漂亮的小女孩呀,略略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粉嘟嘟的,两边各漾起一个小酒窝,小嘴儿红艳艳的,让人垂涎欲滴,只恨不得咬上一口。还有那胸前已明显突起的两个小包子……

  咦,我怎么盯到人家小姑娘的肉包子上去了。看到她的脸渐渐红润起来,两只大眼睛也开始警惕地看着我,我这才依依不舍地移开了目光。

  没想到这个穷山乡里还尽出美女,昨晚那个刁蛮女老师张艳艳还没让我回过神来,现在又冒出来两个漂亮小萝莉来。使我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原本有些灰暗的心情一下子明郎起来,觉得这春天的阳光实在是很温暖,刚才挨的那一扫把又算些什么呢。

  可是我的好心情还没延续五分钟,就被残酷的现实给击破了。

  接下来,我开始讲课.我心情愉悦地在黑板上写着一个个生字,一个粉笔头飞过来,落在我旁边,我也没太在意。可是紧接着又一个粉笔头飞来了,这一个又快又准,狠狠地正中我的脑袋。

  “哎哟!”

  我转过身来,气得嘴都歪了:“谁?是谁扔的?”

  堂下一阵沉默,没人答理我,一个个都装做认真的看着书本。我愤怒地想要骂娘:“班长是谁,给我站起来。”

  漂亮的小张婧站了起来,嘟着小嘴,爱理不理地看着我。

  我有些吃惊:“你就是班长?那么我问你,刚才是谁扔的粉笔头?”

  张婧把脸扭到了一边:“报告老师,刚才我在睡觉,什么都没看到。”

  这小丫头看来对我很不满,难道就因为我刚才多看了一眼她胸前的小包子?我求助地朝李水灵看去,那丫头倒好,一接触到我的目光,立刻就把头低了下去。

  这下子我也没辙了,只得警告了大家一下,又开始到黑板前写生字。可是不一会,又有粉笔头飞来,我猛一转身,却又一个也没逮到。看来我彭磊一世英名,今天算是彻底栽在这些小屁孩手里了。

  可怜我被这帮学生吓得血压升高,气息不稳,站在讲台上干着急,好容易盼到了下课,急忙夹着课本和尾巴灰溜溜地走了,听着身后学生们的哄笑声,我心里好不纳闷呀。

  中午吃饭的时侯,我问何艳婷和李乔今天上课都有些什么感受。他俩个大谈一通学生的基础素质太差,学校的教学器材质量也不齐全等等。

  我蹩了半天,实在忍不住了,只得旁敲侧击的问他们,有没有学生捣蛋呀?

  没想到他俩个异口同声地说‘没有’,还说这些孩子都还蛮听话的。反倒还有些奇怪我为什么会这样问?

  这下子我更纳闷了,难道是我今年没穿大红裤衩的原因,所有的倒霉事儿偏偏都让我给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