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家家亲【完】(作者:不详)
今天是礼拜天,国税局的副局长高成开着小车在马路上。他开着车就想:“妈的,今天还要老子去收这周华兰淫货的税……这淫货听说可是出名的淫乱啊……好……我到是要会会你“他说的这个周华兰是本市一个小有名气服装商场的女老板。周华兰年纪46了但风骚极了,长的还算不错。白白的奶子巨大无比,从10年前老公死了也没有嫁人,家里有个19岁的儿子叫于飞。于飞的奶妈田高成到了商场问了周华兰的办公室就走了上五楼。他见办公室的门没关问了几声也没人答应就进去了。他一眼便看到周华兰叉着两条大白腿睡在沙发上。从她的短裙里看到了连内裤也没穿,啊……阴毛稀少的大肉逼里还插着一根塑料大鸡巴,肉穴里的淫水还顺着鸡巴往下淌。高成看到了自己的鸡巴也不禁硬了起来。他见办公桌的抽屉里还放有几根塑料鸡巴心想:“妈的,这个周华兰也是大淫货啊……嘿嘿”周华兰还做着春梦不禁醒来。自己一坐起来:“哎哟……”原来是肉穴里的鸡巴顶了一下肉穴。高成就笑了:“嘿嘿……我说兰姐啊。没真的鸡巴你也用不着自个玩啊……小弟我这不是有吗?”周华兰淫笑:“去你的……今个怎么那么有空啊……是不是来和大姐我玩操穴啊。”高成把门关了抱住周华兰手就在她的身上乱摸嘴也乱亲着:“唔……大姐啊……你的大肉逼小弟我来操……啊好大的奶子啊……”周华兰淫笑着:“你行吗……哎哟,别用力大姐的奶子可是肉做的啊……妈啊!你的鸡巴好粗大啊。怎么是弯的啊!”她说完就把高成的裤子脱了一看不禁心里一喜。原来这高成的鸡巴是又大又长粗大壮实,更让人吃惊的是鸡巴向上弯着,就象一根大肉蕉似的。周华兰撸了几下一口就含进了嘴里吮吸着:“唔……好鸡巴啊……啊。龟头好粗啊……”高成也撩起她的上衣用力捏着两个大乳房。周华兰吮着吮着从大肉穴里又流出了淫水。她吐出鸡巴:“不行了……来操大姐的骚穴吧。”周华兰把衣服扒光了两个柚子大的乳房一晃一晃的,高凸的阴户上长着稀疏的阴毛,两片粗大肥长的阴唇用手揉了几下穴里的淫水就哗哗的流了出来,高成握着鸡巴撸着笑:“大姐看你那淫样……来你坐在我上面。我捏你的奶子”周华兰马上分开阴唇把高成的龟头对好了淫水直流的肉穴口塞了进去,一坐,“咕滋!啪啪”“妈啊……这鸡巴真是要了大姐的命啊……啊……这鸡巴怎么那么粗长啊!挑进了大姐的子宫里了……好爽啊!”说着自己上下起落很很的套着高成的鸡巴,两个大乳房也跟乱摇乱摆一副淫荡的样子。俩人面对着,高成吮吸着兰姐的大乳房手抱着她的的大屁股鸡巴很很的往上顶着,“哦……好多淫水啊。啊……唔…这奶子也肥大吮着好爽啊!”周华兰淫笑着起落屁股,“哎呀啊……成弟啊你的鸡巴可是个大宝贝啊……直钩住大姐的子宫口里……啊…操起来可真解气啊……用力顶啊”“啪啪扑滋扑滋”操穴声在房间里响个不停。高成笑:“大姐我们这么操穴你就不怕让人知道了啊”周华兰挺起大乳房在高成的脸上磨蹭:“怕个屁……啊……我这房间可是隔音的啊……你就放心的操大姐的骚穴吧……啊。”俩人又操了一会高成让周华兰躺在沙发上他扛起一条大腿,捏着粗大的龟头在两片红肿肥大的阴唇上磨了几下,兰姐的大肉逼里淫水又流出了阴道口外:“哎呀……成弟啊。快把你的鸡巴操进大姐的骚穴里啊……可把人家弄死了。”高成嘿嘿一笑用力一插扑滋扑滋鸡巴直插进了周华兰那条火热的大阴道里,龟头也挤入了还在收缩的子宫内,他又很很的搅了几下才啪啪的操起大肉逼来。

  周华兰觉得自己的阴道里夹着一根粗大火热的鸡巴把阴道壁磨得是又痒又麻的,子宫口酸酸的直想尿尿不禁大声淫叫:“啊……好粗大的鸡巴啊……好弟弟啊,你把姐姐的骚穴给干死了。哦……又挑进大姐的子宫口里了……要命啊。你就很很的操大姐的骚穴吧……啊!”高成的鸡巴又快又很次次都把龟头插入周华兰的子宫里面,“啊……好肥的肉逼啊。大姐你也用力吮小弟的龟头啊,你的阴道好厉害啊……啊!”周华兰听了暗用阴力收缩着阴道肌肉把高成的鸡巴紧紧的夹住,高成的龟头一插进子宫她又收紧子宫口吮吸着龟头,好一会儿才让高成把龟头拔出来。俩人不愧是性爱高手啊!操了有十几分钟,高成:“啊……大姐你的淫水又流了啊……好骚的水啊……把小弟的鸡巴毛都弄湿了一片啊嘿嘿……”兰姐一边挺起肥大的阴户还笑说:“啊……大姐的骚穴流的淫水都是让你这条宝贝大鸡巴给操出来的啊……哎呀。你还用力了啊……好爽啊!大姐喜欢你用力的操我的骚肉逼……快啊。不好我的阴精来了……成弟你的鸡巴快顶大姐的子宫口啊……啊……用力捏我的乳房……哦……好鸡巴弟弟快啊……大鸡巴弟弟。姐的阴精水要来了……”高成把鸡巴紧紧顶住兰姐阴道的尽头,龟头插入在子宫口里让她吮吸着,自己摇摆着胯部磨得周华兰淫笑不止,“呵呵……哎哟啊……我的大鸡巴好弟弟啊……你把大姐的阴精水都磨出了……嘿嘿……唔……好舒服啊。大姐爱死你了……对……用力点啊!”高成淫笑说:“大姐你也太不耐操了,才这么一会就出了……”说着不停的在兰姐的阴道抽插着,还越来越很把周华兰操得是话也说不来,只有大声的淫叫最后抖了几下把湿淋淋的大阴户挺起了几下只听到阴户里“咕滋咕滋”的一股股浓骚的阴精液从子宫里喷出。阴道夹着鸡巴还泄出了许多精水来。俩人淫笑着亲吻调笑:高成捏着两个肥大的乳房:“大姐你看你大肉逼里流出的骚水把咱们的阴毛都糊起来了嘿嘿……”周华兰一看笑:“成弟啊……你的鸡巴可真厉害啊。把大姐的子宫口给操得都开了口了,大姐的淫水都是让你的大鸡巴给掏出来的啊!嘿嘿……”说完亲了一口高成。高成捏着兰姐的大奶头:“我说大姐啊,你的奶头也可够大的啊,让我吸吸看还有奶水吗?”他一口含住一个粗大的乳房用力吮吸几口,周华兰淫笑:“嘿嘿……大姐的奶水让我儿子给吮干了啊,要吃就来吮大姐阴道里的淫水啊,你敢吗?”高成用力捏了下奶头:“妈的……谁说老子不敢啊。不就是吃咱大姐肉逼里的淫水啊。我还喜欢吃呢,来大姐给小弟扒大了阴唇片子”他慢慢拔出鸡巴,俩人的性器都沾着淫水精液滑滑稠稠的,高成鸡巴上还连有一根亮晶晶的淫水丝呢。周华兰见了,一把抓住鸡巴就吮起龟头来,高成转过身体俯下头对着淫水直流的骚肉逼舔起大。长的阴唇片,手指还伸入肉穴里抠挖,他的舌头长长的一挑一挑的舔着兰姐阴道口上方那粒紫红发硬的大阴蒂,“唔……大姐的肉穴好骚啊…呵呵……这淫水又流了……啊……哦……大姐你用力吮吸我的鸡巴啊……哎哟啊……大姐的嘴上工夫好啊……啊”周华兰的阴户里就象蚂蚁在咬着似的两片大阴唇让高成吮吸拉扯着,还有大阴蒂给他这么轻轻的咬、舔、挑、整个阴户里的淫水咕滋咕滋的流出来,高成一口口都接住吃了,周华兰一手揉着高成的的大卵泡,一手撸着鸡巴,舌头在龟头马眼上舔着,还用力很很吮吸牙齿刮着龟头肉。高成手抠住兰姐的大肉逼叫:“好工夫,小弟舒服死了……大姐你就用力的弄我的鸡巴让我把精液射给你……啊……唔”他说完捡起地上周华兰刚才用的塑料鸡巴往她的阴道里就捅“扑滋扑滋”舌头在阴户,阴道口上舔。

  下身像做爱似的在兰姐的嘴里抽插起来,周华兰只好用手抓住鸡巴根部不让他的鸡巴都插进嘴里,当鸡巴插入嘴里,高成还故意停一会周华兰就很很吮上几口。舌头在马眼上来回的舔。“啊……哦……好大的鸡巴啊…大姐都接不住了……啊……成弟啊……用力捅姐的大骚穴啊……要用力的捅啊……啊……好舒服啊!”她吐出鸡巴用手撸着,含住了大卵泡还在高成的屁眼上舔着……把高成爽得大叫:“啊……大姐。我快射精了……哎哟……”他的手也没闲着更加用力握着鸡巴很很的插着兰姐的大肉逼,还顶着子宫口用力的旋转起来,舌头快速的在阴道口上方舔着阴蒂,周华兰也叫:“啊……好弟弟啊……你也把大姐给舔出精水来了……啊……对……顶住大姐的子宫口……啊……哦……来了。哦”高成的腰间一麻鸡巴直跳从龟头眼不停的急射出一股股浓浓的白精,兰姐把龟头放入口里吮吸着,含糊的淫叫:“哦……唔。好弟弟啊,我的阴精水也出来了……咱们一起吃啊……啊……啊……又射了。好浓的精液啊”高成把手里的鸡巴拔了嘴巴对着咕滋咕滋响的肉穴口只见从周华兰的大肉逼里哗哗的喷出一股骚浓的阴精,他也接住吮吸进了嘴里手指还抠着阴道口:“啊……大姐你的阴精水也好多啊。又浓……呵呵……啊……啊。”高成的精液射完了,周华兰还抓着鸡巴在自己脸上嘴上涂抹着,高成也抚摩着兰姐那红肿肥大布满阴精的肉穴。周华兰淫笑:“嘿嘿……成弟啊。看不出你的鸡巴还行啊。把大姐给操地爽死了……唔。啊。精液又多呵呵……”她说完拍了下高成的屁股:“还不起来啊。要把大姐的阴户给舔烂了才解气啊”高成很很的抠了几下又吮了会周华兰粗大肥嫩的阴唇皮爬起来抱着兰姐。周华兰撸着鸡巴笑:“成弟,咱们以后就以姐弟相称吧,这样操起肉穴来也方便啊。”高成笑:“好。大姐以后我要*屏蔽词语*的大肉逼就不客气了哦……”兰姐一笑:“那还用说吗?你就往大姐肉逼里很很的插,不操得我来几回高潮你还对不起大姐呢?”俩人都淫笑不住。俩人又越好了明天下午在高成的家里再度疯狂,俩人告别了,高成也开车回局里准备为周华兰做假帐……其实就在高成和周华兰风流快活的时候,在高成的家里也上演了一场好戏,他们不是别人一个是高成的老婆百货公司的柜台组长吕家大姐吕丽,一个是好色少年,周华兰的宝贝儿子。刚满19岁在百货公司实习的于飞……今天吕丽在公司里不知怎么搞的电脑坏了,经理就让她回家在家里把帐做好了,顺便也让她带于飞一起去学习学习。于飞用摩托车载着吕丽的时候就感到她身上两个大乳房压得他好舒服鸡巴不知不觉的就硬了,吕丽淫荡的不停的把自己的大奶子压在小飞背上,还笑说:“小飞啊,你那么英俊高大有女朋友了吗?让大姐介绍给你怎么样啊?”小飞心想:“妈的,这淫货老子还想干你的骚穴呢?”他说:“没有啊。大姐我就觉得你漂亮,其他小姑娘都比不上你啊。”吕丽淫笑:“哟……看不出咱们小飞还挺会说的哦……大姐也喜欢你啊”俩人说着说着就到了吕丽家了。进了家,小飞说:“大姐我们开机把公司的帐做快点吧!”吕丽笑:“不要急嘛。来小飞坐喝水啊”她把杯子递给小飞,从她的衣领露出大半肥白的奶子,小飞的鸡巴马上就举了起来,吕丽见了就笑:“小飞怎么没见过女人的大奶子啊……你想看大姐的乳房吗?”说着就坐在小飞的身边,还淫笑:“哟……咱们小飞的鸡巴还真大啊……”这淫货用手抓了一下心想:“妈啊。好粗大的鸡巴啊。操到骚穴里可不美死了啊……”小飞也不再客气了扒开吕丽的衣服先抓了几下乳房,就对着乳头吮吸起来,吕丽:“啊……好舒服啊……小飞你就用力吸吧……啊”她也把于飞的裤子脱了抓住粗大的鸡巴,“啊……看不出啊……你小小年纪鸡巴就那么大了,再过几年你还不把女人给迷死了啊……啊……我的大鸡巴宝贝”说着用手撸着鸡巴自己骚穴的淫水洇湿透了内裤。“啊……好弟弟……快操大姐的骚穴吧。我的肉逼里好痒啊……唔”小飞很很的亲了一下大奶头,吕丽把小飞拉到自己床上推倒他,一口就含住大鸡巴一口一口的吮吸起来,别看这于飞的年纪小,但他早就和自己的母亲周华兰,奶妈田玉英淫乱了有好几年了啊,鸡巴让两个淫妇给锻炼得又大又长的,性交的技术也是一流的。加上这孩子身体棒玩起来让女人都爽死了,他的精液也是奇多,次次和母亲奶妈做爱都把她们俩人的子宫给灌得满满的。

  吕丽抓着年轻强壮的鸡巴贪婪的吮吸着,自己的阴户下面于飞也很很的舔着成熟妇人的生殖器,俩人都不禁的叫着:“哦……大姐你的肉逼好肥嫩啊……阴唇又大又红的……唔……真好吸啊。”“哎哟……你就用力的吮吸啊……把大姐骚穴里的水给我吃了……啊……小飞啊你的龟头比我老公的还粗大……唔……啊。对了用力挖大姐的骚肉逼……啊…捏我阴蒂啊……啊”说完又把龟头送进嘴里含着大龟头用力吮。才完了一会,吕丽的淫水就流了许多,她淫叫着:“不行了。好弟弟,快拿你的鸡巴很很的操大姐的肉逼吧……再玩我的阴精都让你给舔出来了啊!”她抓着鸡巴坐起来看着自己给于飞舔弄得红肿的阴户淫笑:“小飞啊……看你把大姐的肉穴都给弄肿了,还不用你的鸡巴帮大姐去去火啊……”于飞的鸡巴让吕丽抓着,他捏着两个大乳房笑:“大姐你的肉穴里起火了,等弟弟我用鸡巴给你射多些精液消消火啊……呵呵”吕丽听了笑:“大姐的肉穴可淫荡了,不知道你的鸡巴精水多吗?大姐我可是大吃婆哦”小飞一笑:“那就来试试看啊”话还没说完,挺起鸡巴扑倒吕丽龟头一下就插进了阴道里,一路挤开阴道壁直顶上了子宫口。吕丽大叫:“啊……好粗大的龟头哟……妈啊……好舒服啊……快操啊……用力把大姐的大肉逼给操烂啊……啊……”她把阴户挺起来小飞的鸡巴更加的操得深,俩人的胯下发出“啪啪。扑滋扑滋”的声音。吕丽把枕头垫在自己屁股下让于飞好操穴,于飞手抓住吕丽身上的大奶子,鸡巴很很捅着淫水泛滥的阴道,淫水从俩人性器的结合处流出来把吕丽的屁眼也弄湿了,小飞忽然把手指抠进了吕丽的屁眼里用力的挖着,吕丽的阴道让小飞操着,忽然屁眼也给很很的抠着,她觉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大叫:“啊……别抠了……好弟弟……你就操我的肉穴吧……啊……好啊……啊……屁眼给你越挖越舒服了……啊……大姐的阴精要给你这大鸡巴弟弟给操出来了啊……哦”小飞知道这样的淫货只是淫叫让自己更加卖力的操穴,他不紧不慢的操着。吕丽挺着阴户,“啊……好弟弟啊。怎么不操了啊……大姐的肉逼里好痒啊……快啊!”小飞故意笑:“大姐你肉穴里的淫水好多啊,我都使不上劲来了……”吕丽让于飞把鸡巴拔了,自己一看阴道口正不停的流着白色的淫水,不禁淫笑,“大姐的肉穴就这毛病,一操起来就流个不停啊……让我擦干了再操”于飞看着成熟的大肉穴,两片粗大的阴唇一张一合的,红肿肥大的阴蒂沾满了淫水,闪闪发亮。他一口吮住阴户,在阴道里吸着浓骚的淫水,“唔……真好吃啊……大姐你的穴水可真骚啊……我好喜欢啊”吕丽抱着小飞的头淫叫:“哦……快吮啊……好弟弟把姐姐的肉穴水吸干了……哦……慢点啊……啊”小飞吸干净了吕丽阴户里的淫水,吕丽见小飞嘴里全是自己的骚水,样子可爱极了,不禁抱着他亲吻起来,“哦……我的好弟弟啊……大姐可爱死你了……啊……以后你要操大姐的大肉逼,大姐一定让你玩个够……快……咱们再操……来啊”小飞听了,把吕丽的身体转了过去让她把屁股翘起,捏着龟头在肥大雪白的屁股上磨了几下,对好了红肿的肉穴口,轻轻的推进了阴道里,手握着大乳房揉捏着。吕丽笑:“好弟弟啊……你好温柔啊……姐姐要你很很的操我……快……我要你的大鸡巴很很大操我的大肉逼啊……来啊”小飞大叫着鸡巴啪啪扑滋扑滋的直顶得阴道里的淫水飞溅出了肉穴口外,吕丽淫叫:“好厉害的鸡巴啊……啊……大姐我好舒服啊……对往我的子宫里捅啊……啊……大姐的子宫口又让你给捅开了……哎哟啊……好弟弟……用力啊……哦”小飞捏着吕丽大奶头:“大姐……我的鸡巴让你给夹得好舒服啊……大姐的肉逼也好厉害啊……啊……”吕丽的一头绣发都乱了,疯狂的摇摆着屁股,不停的往后顶,俩人都不禁大声的叫着。小飞的鸡巴让吕丽的阴道很很的夹住,龟头插在子宫口里又让这淫妇吮着,不禁叫着:“好。丽姐啊……你的肉逼好紧啊……把我的鸡巴夹的好舒服啊……啊啊……啊。”吕丽还淫笑:“啊……好弟弟,让大姐好好伺候你的鸡巴……嘿嘿”她说完又运力把阴道里的鸡巴尽得更紧了。小飞知道再过一会自己的精液就要射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