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作者:不详】【完】
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2009-5-2 13:23 编辑

  那一天晚上在回来住处,我开了门走进了客厅,屋里一片寂静突然被人从後面环抱,吓得我面无人色。

  「你是什麽人!」我大叫道。

  「菁菁,是我呀!我回来啦!」老公说道。

  「吓死人,害我以为是宵小跑进来。」「我也是刚倒家。」老公亲吻着我的粉颈道。

  很快的,他的两只手就握紧我的酥胸,经他这麽一抓及不停的轻咬着我的耳根。阔别叁个月夜夜思念着的男人,现在正环抱着我上下其手的挑逗着我的敏感带。

  我感到自己的阴户又湿润了,他紧紧的搂看我吻着我的耳朵,他伸手进我的内裤,我拼命地扭动。他迫急不及待地将我抱到沙发上,我心跳得很厉害。在他强烈的抚摸下我非常渴望他扯下我的内裤,将他阴茎塞入我的阴道内。

  当我的手接触到他那粗硬的大阳具时,我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同时阴道里的分泌也骤然增加。当他的手抚摸我那湿润的阴户时,我更是浑身都发软了。

  我双颊发烧,全身没一点力气,任由他把我横放在沙发上,他扯下内裤捉住我的脚踝,分开我的双腿把他那条粗硬的大肉棒缓缓插入我的阴道里。

  我终於得到充实了。

  他开始抽插了,他的抽送十分有力,像是要把叁个月不足的补足。我有一种涨闷的感觉。老公望着我脸上那种满足的表情,更加得意洋洋。动作也加快起来。

  当我到达欲仙欲死的景地,我情不自禁把他紧紧抱住,老公也在这时往我阴道里突然地射入精液。射精阳具在我的肉洞里跳动了好多次。他伏在我的身上,把阳具留在我肉体里没有拔出来,继续享受着我阴道内的悸动。我也开始觉得肉棒对我的涨迫慢慢减少了,但是我还想要。

  「老公,人家还要嘛。」「先洗个澡煮个消夜给我吃,今天整晚都给你。」老公轻捏着我的鼻尖笑道。

  在地毯上找到老公扯下的内裤,穿上後垫上几张卫生纸理理衣服後,到厨房随便的煮个泡面加个蛋。当我洗澡完毕换上结婚周年时老公送我的性感睡衣。

  迫不及待的回到卧室时,老公已经沉沉睡去,怎麽摇也摇不醒。男人都是这样子自己解决完都不体量人家的感觉。

  老公是某企业派驻上海工厂的厂长,每回去一趟都要叁个月才能回来七天,而我本来自己一人在家,因受不了那寂寞找到一个保险业务的工作,白天工作还算不会胡思乱想,但是晚上一人在家时那种女人孤寂的感觉真的好难形容。

  看看电视上半夜的HBO长片。

  突然,电话响了,竟然是小杨打来的。

  「啊,你怎麽这麽晚还打电话来。」「哦!菁菁,对不起,你还没睡吧!」「有什麽事?」「菁菁,明天你有时间吗?我想约你吃晚饭。」小杨的声音充满磁性,他每一句说话都打动得我难以抗拒。

  「这样好吗?明晚全国饭店的咖啡厅,六点半钟我等你。」我还没有决定,犹疑间他的说话已经决定∶「不骚扰你睡觉了,再见。」他也是简短而爽朗的邀约使我无可推卸。我拿着电话筒慢慢放下,一阵迷茫令我发呆了一会。如我再赴约,很明显就已踏进了婚姻的危险线,但我可以拒绝吗!

  结婚四年後老公即被派往上海,留下我孤伶伶独自一人在台中。刚开始没什麽感觉,但是时间一久一切问题都出来了。本来想生个小孩有伴,但是流产後我已经打消这念头。独自一人在医院哭了叁天。

  小杨是在一次聚餐上认识的,是一名汽车业务而我从事的产物保险最大宗的即是车辆方面。就在我小产後半年他介入我的生活中。那年的尾牙在莲园吃完後,大伙儿移师到KTV唱歌直到凌晨一点,买单後小杨自告奋勇的要载我回家。

  延途他的谈吐也显得他极有知识他可以滔滔而谈,但却不令人觉得沉闷。

  在途中停红灯时,他轻轻用手掌托起我的脸说道∶「我爱你!」他这两句话很简单,但却如雷贯耳,我的心跳得很厉害,不知如何应付。?

  我凝视他的双眼是一片深情,而我却混乱得手足无措,我居然闭目等待,这一刻我唇乾舌躁心跳加速。

  他终於吻下来了,浓情而润厚的咀唇印了下来,我紧张得心乱如麻,就恍如一个犯错的小孩。他亲了亲我的咀、脸、耳朵然後再吻我的咀,我感到一阵迷茫酸软下来了。

  我无法抗拒热情地深呼吸我,无可否认我是喜欢他的抚摸。他抚摸我脸颊、我的大腿、我的肚脐,还伸手进我的衣服触摸我的乳房。

  一种犯罪的感觉令我突然僵住了,我推开了他低下头来。

  「不行,我已经有丈夫了。」他也不勉强,坐在我旁边静止了,大家就在这昏暗的车中发呆。後面的车鸣着喇叭吹促着行走。就车行刚过整理中的重划区时,小杨突然停妥车子再度拥抱着我,我也情不自禁我们在磨擦、热吻、抚摩对力的身体。

  他也冲动得掀起我的衣服,吻着我的乳房。我们都按不住心底的欲火,有情有欲的抚摸特别亢奋,他把手伸到我的裙底,摸到了我的阴户。

  「啊!不!不可以!」我嘴里虽然这麽说。

  但不可否认的在酒精的作用下人都会比较大胆,现在我们都有所需要了。

  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抚摸着、亲吻着,心中又惊又怕。小杨降下我的电动椅背,将我的窄裙掀起隔着丝袜亲吻起我的腿,我手足无措的浑身发抖,像似老公跟我做第一次时的情形,任他的嘴唇及双手在我身上活动着,他一边抚摸着我的脚嘴里不停地亲吻着,还拉着我的手去摸他的阴茎。

  当我的手接触到他那阳具时,我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同时阴道里开始分泌液体出来。当他的手摸道我那微润的地方後,我更是浑身都发软了。

  小杨笨拙的想退下我的丝袜及内裤,因车内狭窄我又紧张的不动,後来是他直接撕破後猛舔我的阴唇,又不时的轻咬扯我那浓密的阴毛。当他用舌尖勾动阴核後,我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紧紧的抓住他的头发摆动着我的腰部试着让他的舌尖重重的舔触阴核。我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

  算算自从小产後半年来老公回来都不让他接触到我,隐忍的长久的情欲一 而出。我双颊开始发烫,全身渐渐使不出力气,小杨用抱枕垫高我的臀部後,用手扶着阴茎龟头试探的在我阴唇外来回磨擦,紧接着他沾染些口水在他龟头上後把他那条坚挺的大肉棒缓缓插入我的阴道里。

  但是因为他比我老公造型有些不同。微弯的阴茎抽插时不时的碰触我的G点。我情不自禁把他紧紧抱住他,再他的一阵猛烈抽插後我高潮了,我松开紧抱着他的双手,虚弱的躺在椅子上。喝的酒的小杨并没有出来的意思,继续的捣我的阴道。

  他那一波波的攻势没有减弱。我真的虚脱了。自顾自的喃喃自语。最後他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我肉体里。

  我人呆躺在那里,道德逼使我啜泣起来。小杨用车上的面纸帮我搽舐阴部。

  他看我再哭泣着不动,用大衣帮我盖住後开动车子。

  我用小杨的大衣紧紧包着回到公寓,深怕被管理员看穿我那被撕毁的丝袜。进入家中後我直奔浴室,忘着镜中激情後的自己。小杨的遗留在我阴道的精液流下在阴部黏乎乎的,我努力的冲洗着阴部一次又一次。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对不起我老公。我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内心的交战让我彻夜未眠。

  隔天忍受着一夜为眠的身体到公司上班。一早上我都怀疑着公司的同事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看我这个淫荡的女人。幸好是周末忍耐到中午赶紧收拾东西後离开。

  老公的长途电话将我惊醒,作贼心虚的我唯唯诺诺的跟老公讲话。远在上海的老公以为我生病了。想要提早回来。我急忙向他解释一些我从来未曾说过的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