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生缘 缘生爱】【作者:好大海马】【完】
【情生缘 缘生爱】(一)

  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人不仅长得秀气,而且皮肤又白又滑,见我的长辈女性都夸我像是一个煮熟後剥了皮的完整鸡蛋。

  上学时我的功课还不错,只可惜高考时发挥得不好,只考上了本省的一所医学院。那时,社会风气还比较保守,再加上良好的学习环境,九一年我带着处男的身子毕业,被分配在了本县的一个乡卫生院工作。

  乡卫生院离县城很近,老乡们大病跑县医院,小病被村医生看了,因而我们那病人较少。大多数上班时间大夥或一起吹吹牛,或听已婚男女讲讲花花新闻之类闲扯,业余时间有时打打小麻牌将,有时到别的卫生院串门,有时到老乡家钓鱼,还经常骑车跑到县城去逛逛。

  卫生院的日子看似闲适充实,但我那渴望异性的心让我夜夜难眠。

  一个月後,情况开始变了。我突然发现在每天的晨会上,一个叫阿秀的护士总是喜欢贴着我,还经常用乳房顶我。她比我大三岁,又白又漂亮。开始时只因想到她已是结了婚的女人,还有一个二岁的女儿,虽然我们在一起打打闹闹,我从来没有什麽复杂念头。

  现在不同了,我太想女人了。於是在晨会上她用乳房顶,我就用胳膊揉她;她把奶子往我腋下伸,我放它进来後就用力夹。而此时院长正在读档,我俩的表情既认真又幸福。

  下班後我们老是呆在一起,七七八八总有的谈,没几天,我就想进一步了。

  一天中午,我提议打扑克,输了要刮鼻子,她马上就答应了。

  刚开始她就输了,她说欠一下,我说不,她便扑在桌上躲。此时她的二个乳房鼓鼓的,我赶紧用手抓住。她没拒绝只是说:「你坏。」我说:「我不坏,只是发现你的东西快掉了,帮忙扶住。」她笑了,反身张开双臂,我想都不想将她抱住。在有意和无意之间,我们移到了床上,自然是我压在她身上。

  我开始解她的扣子,她一边配合我,一边不停地说不让我看。我也不停手地边解边说:「不看,只摸一下。」当我把她的奶罩推上去的时候,我知道我和她性交的日子已经不远了,一种无法意会、更无法言传的感觉让我全身沸腾。我要脱光她,要去揭开她最神秘的地方。

  我双手移到她的裤腰上要脱她的裤子,她用总是比我小一点的力气阻止我,自然我就能不太顺利地将她的裤子拉下。当我刚看到了两条雪白的大腿和一团黑丝时,突然「当,当当」院子里响起了上班的铃声。

  她飞快地穿好衣服说:「不行,上班了。」

  「院长啊,你敲钟到底为哪般?可苦了我了!」於是我满怀郁闷象平常一样去上班,路上我对阿秀说:「晚上给我留门啊。」她色色地一笑,「嗯」了一下。

  「耶!」我整个魂都飞起来了,男人最幸福的时刻是心爱的女人答应给他的一瞬间。我急切地盼望着天快点快点黑下来。

  【情生缘 缘生爱】(二)

  下午上班虽和往日一样,但心怀鬼胎的我却浑身不自在,我知道我在焦急地想什麽,我也知道我无法让地球转得更快,我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等待,等待,再等待。

  整个下午异样的漫长,好在有一个职工讲了一个很色的故事,我跟着大家一起「哈,哈,哈」地应和着。

  快下班了,我知道再熬3个小时就可以了。我收拾好吃饭的家伙刚要准备走人,这时却来了二个病人。这样情况在平时是很正常的,那天我却感到特别的不适应。

  看完第一个病人,我手发汗居然写不了处方,只好大叫:「阿秀,先给他做皮试。」「好,我来了。」嘿,今天阿秀的声音怎这麽甜?不对,是我太傻冒。於是我静下心来把处方写好,打发他去打针。

  第二个病人是一个30多岁的女人,我习惯地问了一句:「你哪不舒服?」「我来开药。」「想开点什麽药?」

  「我要一种废武功的药。」

  「什麽?说清楚一点。」我有点莫明其妙,看来她是看多了武侠小说。

  「我男人在外面乱搞,我要废了他的武功。」

  「哈哈哈哈。」我心里不由在发笑。真是无奇不有,无奇不有啊。我并不同情她,反到仰慕她老公,如果我有他那样的艳福该多好。

  「海马,吃饭了。」院长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这个傻屄,这麽简单的事还来医院磨叨,耽误了我吃饭。只要剪掉他的武器不就行了,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是发不了功的。当然出於革命的人道主义我是不能这样说的,只有实事求是地告诉她:「这种药没有,增加武功的药倒有许多。」女人又磨叨了几句,失望的走了,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由衷地舒了一口气,冲天大吼:「今天下午真难过啊!」这时多事的院长在院子里叫我:「过来吃饭吧。你们这些後生,白天说难过难过,是假难过,晚上难过难过,才是真难过。」院子里的人都轰然大笑,看来院长在这方面是高手。

  「海马,快点吃饭,晚上我值班,你陪我打麻将。」院长啊,院长。你总是在关键的时候点我的穴。

  我打了饭无精打彩地端回到房间,阿秀可能看到我不对劲,就跟着进来,问我:「为啥不吃饭?」「不好吃,天天都吃青菜,要不就是青菜的亲戚。」「笨,饭要吃饱,要不我买方便面给你吃?」「好,好,我吃饭,我吃饭。」古人尚知最难消受美人恩,何况我这个现代读书人。

  我拿起饭盒刚要吃,突然看到她那双充满爱意更充满疯狂的眼睛。我猛地放下饭盒将她抱住,她很乖巧地将嘴巴送上来,我虽没培训过也知道怎样做。

  我们用力地吻着。不知是她的嘴巴大还是我的嘴巴大,一会是她将我的嘴巴含住,一会是我将她的嘴巴含住;也不知道是她的舌头硬还是我的舌头硬,有时我用力咬她的舌头,有时她用力咬我的舌头;更多的是两个舌头搅在一起顶顶缠缠,缠缠顶顶。

  四片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磨呀磨,挤呀挤。此时此刻我没有时间,没有思想,只有那让我着迷、让我疯狂的女人气息。女人滋味涌进我的大脑,再通过大脑跑遍全身各处,使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到无比的满足,无比的爽快,并爆发出更强大的欲望。於是我的手伸向了她的下方,伸向了我最向往的地方。

  【情生缘 缘生爱】(三)

  我摸到了,我终於摸到了,那是女人最迷人、男人最向往的地方。我感觉到了,那是一个在一层弹力布包裹之下极具外形、极具诱惑、极具魅力的小骚包。

  此时此刻,我已经迷失了我自己。我一会用手掌捂住整个小骚包不停地揉啊揉,一会用二个手指沿着小骚包的两侧慢慢地推下去,又慢慢地拉上来,一会用中指顺着小骚包的裂缝压下去。

  这就是阿秀的屄,太美了,它是那麽的清晰两边鼓鼓中间凹凹,我的手完全可以感觉到它的轮廓;它又是那麽的模糊,那种滑滑的、嫩嫩的、湿湿的、粘粘的感觉让我迷惘,让我忘记刚刚的记忆。

  这就是阿秀的屄,太妙了。我轻压,它就轻弹,我重压,它就轻重弹。象海绵?不对,不对,象河蚌?有一点,象……正当我沉迷於无尽的享受之中时,门外忽然传来院长的声音:「海马,吃完了吗?快上桌。」完了,完了。该死的院长,你为什麽要今天值班?你今天值班也可以,为什麽不去看业务书?干嘛要打麻将?偏偏要叫上我?

  我一脸无奈,满腹牢骚地从宿舍里出来。这时阿秀也跟着出来了。

  「阿秀,你们两个在房间里干什麽?」

  「没干什麽,玩。」阿秀机械地回应着。

  老院长最爱占便宜:「玩什麽?让我也玩一下。」我怕有人怀疑我们,赶紧解释:「手头紧,跟阿秀借一点钱。」「除了借钱,还借了什麽?」看来他很想弄一点情色新闻出来。

  阿秀也是和大家打闹惯了,什麽也不怕,说:「老色鬼,不正经,小心打麻将背死你。」「哈哈哈哈。」大家都高兴地大笑起来,我也被逗笑了,於是「哗哗哗」的麻将声开始了。

  一开始院长这个老花镜手气特顺,不到一个小时我已经输了10多元(当时大家的月薪只有一百来块),阿秀也跟我着急。

  不久我感到阿秀的手指不时地顶我的腰,她在帮我。我转过头看了她一下,她会心地一笑,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让我特别享受。

  有阿秀在旁边帮忙,我哪能不赢?老院长不停地输,老花镜都快从鼻子上掉下来了。

  我的右手在她的暗示下不断地抓牌打牌,而我的左手却搭在她的大腿上,不停地摸啊揉啊捏啊,女性特有的柔软、光滑和丰腴刺激着我,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前进,前进,前进」。

  我的中指又一次爬上了她的小骚包,真肥啊!我不断地抠,不断地压,不断地顶。

  这时阿秀在提醒我:「海马快打牌,你这手要老实,太贪会出事。」我马上减轻力度,只用一个手指在她的小骚包上轻轻地撩拨着,真是一个可人儿。

  此时院长的老花镜跌下来又被他扶上,又跌下。终於,他挺不住了:「今天太背了,不玩了,收场了。」我和阿秀快乐地收拾牌局。

  院长啊,院长,你的戏结束了,而我的戏就要开场了。

  【情生缘 缘生爱】(四)

  乡村的夜来得很早,当我们打完麻将也就十点多钟,天色已经很暗,院子外面不时传来几声蛙叫。

  院长独自去了值班房,我们几个各自回房。不久院子里又有了洗漱完毕「哗哗」的倒水声。满怀心事的我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待着最後的安宁。

  同事们一个个拉灭房灯,我知道我和阿秀的好事就要开始了。

  我悄悄地向阿秀房间移动,此时我感到特别难受,那是紧张和兴奋,焦虑与冲动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滋味,这也许是处男特有的一种感觉。

  我来到阿秀的门口,轻轻一推,房门悄然无声地开了,借着月光我看到阿秀一个人躺在床上,除了比白天少了一双鞋外,其他一件也没脱。

  此时此刻我没有了紧张和焦虑,只有更多的快感,更多的冲动,就象阿里巴巴打开藏宝之门的一瞬间。

  当我关上门的时候,我知道今晚这个小房间再也没有人会进来,而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脱阿秀的裤子摸她的屄并插进她的时候,全身上下爽快无比。我下面的家伙一点也不听话,竟自个乐得直跳,这种感觉真是妙,妙得很。

  阿秀的感觉肯定和我一样,因为在我开门的一刻,她就向我张开了热情的双臂,我迎着她扑过去,我这一百来斤就全部压在她身上了。

  【情生缘 缘生爱】(五)

  我们紧紧相抱,无需更多的言语。我俯下头,伸嘴去探寻那花容月貌之中的艳唇。而此刻的阿秀更是激情高昂,猛地将我吻住,我们好象久别的情人,盼来了难得的短聚,谁也不愿意浪费其中的任何一秒钟。

  我们谁也不让谁,就象在进行一场没有裁判的比赛,她轻轻地吻过来,我就重重地亲过去,她用她那两排细细的牙齿不断地啃着咬着我的双唇,我就毫不留情地将她的下唇含住慢慢地吮,慢慢地品。

  阿秀将她细腻的右手轻轻贴在我的左胸,我的耳根边传来她极度诱惑的如兰细语:「海马,你的心跳得好厉害。」我猛然醒悟,就象一个考生发现他只做了试卷的第一题,还有第二题第三题根本就没动一样。於是我抬起我的身子,深情地看着身下的阿秀。

  是的,这就是阿秀,这就是那个白天谁都可以看到,但不是谁都可以摸到的阿秀;这就是晚上谁都可以淫想,但不是谁都可以睡到的阿秀。

  她带着花一般的容貌,挺着诱人的双乳,藏着迷人的小骚包躺在我的身下。一件碎花短衫,勾勒出她水蛇般的细腰,而一双秀乳玩皮般地将它高高顶起,那乳尖上的小碎花竟有一种摇晃晃的站不住的动感,让人产生些许怜爱。

  她下身还是那条黑色弹力裤,这是阿秀的裤子,它牢牢地守护着阿秀最大的秘密,让谁也看不到阿秀的小骚包。它又像是我的一部分,帮我紧紧地包住阿秀最诱人的地方,将阿秀的下半身裹得臀是臀、腿是腿、脚是脚,一节一节的曲线流利,界限分明。它十分显眼地告诉我,阿秀的屄就是那个小骚包,就是那个两边鼓鼓、中间凹凹的小骚包,它就在阿秀的两腿之间。

  此时此刻阿秀不停地扭动着她雪白的身躯,她的月貌花容不断地向我展露女人的娇,女人的妖,女人的艳,女人的媚。还有那微微起伏的胸腹,将阿秀浓浓的体香,淡淡的乳香,一遍又一遍地扇入我的颜面。

  我又一次伏下,将我的头埋在阿秀的双乳之间,用力地吸吮着。我隔着阿秀的衣服忽左忽右地轻咬香乳,就象一个饿极的人在拼命地吃着,越吃越饿,越饿越吃。此时,我充分感觉到了女性的软,女性的暖。

  这时,院子里突然传来「突突突」的手扶拖拉机的声音,我知道这麽晚来的都是需要抢救的病人。

  果然医生值班房被人敲得「咚咚」响,接着就有院长高声吆喝的声音:「快洗胃,是喝农药的!」值班护士和药房医生都在忙碌,糟糕的是护士小王在拍我的房门:「海马,起来呀,院长叫你过去帮忙!」而此时我正在阿秀的房间,这时是不能出去的,我和阿秀都不动,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声音。

  恰好我房间旁边房间有了声音,和我一起分下来的爱看热闹爱听香闻臭的小万拉亮了灯。於是我听到小王的最伟大的声音:「小万,你快过去一下,有人喝农药了。海马睡得象死猪一样!」不久,我又听到了小万出去的匆匆脚步声和他难过的歌声:「我的黑夜比白天多,不要太早离开我……」我和阿秀相视一笑,我竟也唱出了我的心声:「我要黑夜比白天多,不要太早天亮哦……」阿秀吃吃地笑了:「死相,你死相。」对了,我不该再等待了,我刚要去解阿秀的扣子,阿秀说:「我来吧。」「不。」我轻轻按住她,我要亲身体验一下这些诱人的衣服是怎样将阿秀包装的。

  我慢慢地脱着她的衫衣,阿秀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乖巧地配合我做完这道题目。噢,第一次脱女人的衣服竟让我这样激动不已,(这种感觉只有过来人才知道。)在我去脱她的乳罩的时候,竟然无从下手。阿秀得意地笑我:「你笨,你真笨哦。」「我怎麽笨?这麽小的衣服我又没穿过,你又没有说明书,这比缝皮拆线难多了。」阿秀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你笨,你笨,你就是笨」说着说着她转过身。

  哇,我明白了,原来它的机关就在後面。好一个妙人儿,於是我又完成了一道功课,太好了,我双手在她的裸乳上不停地揉,不停地捏,这种感觉真好。女人的乳房就是男人性爱前的热身。美丽的双乳,多一个那两只手就不够用,少一个又有一只手闲着,世间造物是这麽的合理,又是这麽的有趣。

  「你坏,你坏。」阿秀媚光四射,却撒起娇来。

  「我不坏,我是医生,不是坏人。」

  「你坏,你坏,你就是坏,你摸人家。」

  「我不坏,我只是借你的东西用一下,我是大好人,明天我还给你。」说着,我的手又移到了她的裤腰上。那儿有二根松紧带,我知道那是阿秀内外裤上的。阿秀抬臀,曲腿,缩脚,一连串的动作让我很顺利地脱下了她的弹力裤,阿秀那条自制的暗红色的花短裤展现在我面前。

  我看着内裤上的花,想着裤内的花。我迫不急待地脱下它,将它捧在手上,上面有阿秀屄上的余热,还有一片骚水的浸湿的痕迹,更有一股股让人着迷的性的气息,原来脱女人的裤子是这麽的有情趣。

  此时的阿秀在极力地掩饰这淫荡的证据:「你色,你好色,你好色。」「我不色,我是在学习,毛主席说:人活到老要学到老。」阿秀淫笑着一把夺过她的短裤,我便全神於阿秀的屄上。阿秀的外阴上有一层软软的屄毛,中间是两片不薄不厚的阴唇。我用手轻轻地抚着,好嫩,好嫩。我相信女人最嫩的地方就在这朵女人花上。

  我用两个手指慢慢撑开了这两片不紧不松的阴唇,这时我听到了阿秀娇滴滴的抗议声:「我不让你,我不让你,我不让你。」然而我却听错了,我听成了另一种声音:「来吧,海马,我的屄就在你手指下,拿你的老二来操它吧!快点,海马。我的阴道就在我的屄里,快拿你的阴茎来插它,来和它性交呀!」此时我的阴茎象笔样的直,象铁样的硬,这麽好的屄,即便我不去操,它会甩开我独自去操进去的。

  於是我扶着我的阴茎,对准阿秀的阴道口,缓缓地却是坚定地插了进去。我兴奋的抽动着,阿秀激情地迎合着,整个房间充满了性的动作和性的气味。

  第二天一大早,我早早地溜出阿秀的房间,打开我的房门刚要进去,不巧碰到老院长走了过来。

  「海马,这麽早?这麽高兴。」老院长看着我说。

  我马上装作刚从房里出来的样子,伸手带上门,跳跃几下说:「睡醒了,睡不着了。」「我是想睡不能睡,好在是做好事。」院长说。

  我接过他的话说:「我是能睡而不想睡。」

  看到院长奇怪的样子,我知道我说错了,赶紧拍他马屁:「那是,那是,做好事不觉累,院长一晚上都在做好事。我向院长学习,也要整晚做好事。」从此,在白天我会趁人不注意和阿秀亲亲嘴,摸摸奶,到了晚上,我就象小学生一样,用我唯一的一枝笔在阿秀身上认真地做着作业。

  这种作业是课堂作业吗?不象,它不可以大大方方地做。是课外作业吗?也不象,它不可以拿到家里来做。

  【情生缘 缘生爱】(续一)

  南方的夏天是很炎热的,然而在这炎热的夏天我却感觉到了生命的精彩,因为在我的身边有一位比姐姐还体贴,比妻子更温柔,比情人还要浪漫的阿秀。

  那天,我早早地从阿秀的房间出来打发了老院长後,一头倒在床上睡了。由於一晚上和阿秀在一起操屄,我们俩都没睡好,这下我睡得很沉很沉。

  可睡没多久,我发现老院长站在我床前:「海马,上班了。今天我休息,医院的事你看着点。」这时我才发现我没关门,马上起来说:「好,我马上去。」院长这个老花镜在我的答应声中走了,我还是不愿起来,不久我感觉到一双纤嫩的手轻轻地抚摸我的脸,我知道是阿秀,只有阿秀才有这麽娇嫩的手。

  「小海马,起来了,要上班的。」

  我睁开双眼,看到我心爱的阿秀妩媚地坐在我的床沿。看着一身短衫短裙的阿秀,想着和我睡了一晚上的阿秀,我用手轻轻一揽,她便顺势伏在了我身上。

  「你怎麽没有磕睡呀?」说完我亲了阿秀一下。

  「谁象你呀,大懒虫。」说完她也亲了我一下。

  「我一晚上才睡二三个小时是懒虫吗?」说罢我又是一口亲过去。

  「那你是色虫哟。」说完阿秀又回了我一个吻。

  就这样,我们一边调情一边亲嘴,阿秀这时已经爬上我的床。

  我用手去解阿秀的扣子,阿秀却撩起短衫和奶罩,将一双雪白的乳房展现在我眼前。我一手握一个不停地把玩,阿秀把我的T恤推上去後,就将一双裸乳贴在我胸脯上。

  我的乳头并不大,而阿秀一点也不放过它们,我那两个小小的乳头一下子就陷入阿秀那对可爱的秀乳中。好在阿秀的乳头没有牙齿,它是吃不掉我的。阿秀用她的乳房在我胸脯上前前後後地顶呀顶,又顺顺反反地转呀转,最後变成了上上下下地磨呀磨。如果我胸脯上有一个洞,阿秀一定会用她的乳房干我的。

  这时外面已经有人在忙碌,阿秀十分满足地从我身上下来整好衣服,就来拉我:「海马弟弟,起来了,到姐姐房间来,姐姐已经煮了面条给你吃。」此时的阿秀,俨然以姐姐自居了,我喜欢有一个这麽好的姐姐。

  「阿秀姐姐,我又硬了,现在好想操屄,好想操姐姐的屄了,你就让弟弟操一下吧。」「不行的,你昨天都操了姐姐一夜,要注意身体的,你要乖哟,不然姐姐就不让你操了。」没办法,我只好顺着阿秀的拉力起来了。我飞快地去洗漱,而阿秀也快乐地到她房间去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情生缘 缘生爱】(续二)

  「海马,走,到镇上吃水粉去。」是和我一起分下来同是单身汉的小万,他看见我洗完脸就来拉我。

  我抬头向阿秀的房间望去,只见阿秀左手端着一碗面,右手拿着筷优闲地吃着,水蛇腰倚在门柱上,脸上带着轻轻的笑容,一双清秀的眼睛调皮地看着我。

  我心中说不出有多幸福,因为我心爱的女人为我做好了早餐。

  「好,好。」我嘴里应付着小万,脚却走向阿秀。

  「阿秀妹妹,吃什麽呀,哥哥好饿了。」要给小万看,我故意这样说。

  「去!去!去没大没小。」阿秀佯恕着却并不阻止我。

  我飞快地进到阿秀的房间,捧起桌上早已为我准备好的面条就吃。

  这时小万这个菜鸟跟着我过来了:「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吃面条。」「哈哈哈,只有一碗了,没你的份,没你的份了,去吃你的水粉吧。」我快乐极了,想要尽快打发小万走。

  小万一看没戏,只好走了,临走时扔给阿秀一句话:「又让海马这个家伙占了便宜了」嘿,这个菜鸟这句话倒是说对了:我不光吃了阿秀的面条,占了小便宜;我还占了阿秀的身子,得了大便宜。

  於是我和阿秀一起坐在桌旁吃面,阿秀又拿来两个鸡蛋,顿时我有一种家的温暖,我们就在这温馨的气氛中吃完早餐。

  吃完後我们一起身,我就将阿秀抱住,阿秀搂着我的脖子。

  「阿秀,你真好,我喜欢你。」

  「嗯。」

  「我们真是有缘,没认识多久就能在一起。」

  阿秀吃吃地笑了。

  「你笑什麽呀?」

  「我笑你傻,其实你一来卫生院我就喜欢你了。」「哦?」「那天你分下来,我就在想,你这麽帅的人,分在乡下多可惜呀。」「是吗,真是太让我感动了。」我也说出了我的心声:「阿秀,我第一眼就喜欢你,只可惜你已经嫁人了。」这时阿秀将头埋在我怀里:「海马弟弟,你知道姐姐有多喜欢你吗?好多次我从半夜醒来,总以为和你睡在一起。」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吻住阿秀,吻住我最喜爱的女人和最喜爱我的女人,享受着美女的香唇,享受着这粘膜与粘膜接触的快感。

  哦,感谢夏天,夏天单薄的穿着,让我很容易就摸到了阿秀的乳房。阿秀将一只乳房塞入我嘴里,我大口地吞着,不断地吮着,用力地吸着这娇嫩嫩、嫩娇娇的秀乳。

  阿秀一定不知道我的嘴巴有多大,更不知道我的嘴巴有多深,因为此刻阿秀正一手抱着我的头,一手托她的奶,将那粉嫩的乳尖一次又一次地伸进我嘴里,试图测量出最真实的结果。她一点也不在意我的涎液将她的乳房打湿,毫不在乎那洁白的乳房上留下我浅浅的牙印,更没在意被我整个吸住後,一下二下竞拔不出来的顾虑。

  阿秀的乳房比面条更香,比鸡蛋更好吃,然而却不能吃饱。我饿了,我知道我哪饿了,因为我的鸡巴已经抬起了头,急切地顶着它最想去的地方。

  於是我伸出双手去扯阿秀的裙子,而阿秀的裙子绷得很紧,我竞扯不下来。

  阿秀见我在动她的裙子,就用手捂住说:「不行的,海马。你要留着,晚上姐姐再让你玩」「好,晚上我一定完成作业,不过现在让我们先预习一下好吗?」「弟弟呀,你的预习不就是和姐姐做吗,姐姐怕累坏了你,忍一忍好吗?」「我是想忍,可我的鸡鸡忍不住呀。你看,它已经上满了钢笔水了。」阿秀用手隔着裤子抓住我的鸡巴,一边捏一边叫:「它坏,它不乖,看我怎麽罚它。」「你不要罚它,你让它操一次,它就乖了。」阿秀看到我的窘态越发的得意,越发的淫荡:「我不,我不,我要让它整个白天都难受。」看来没有办法了,只好退一步了:「阿秀姐姐,我不操,你让我摸一摸,看一看,总可以了吧?」「好吧,谁叫你是我最喜欢的弟弟呀,你要答应我不放进去。」阿秀一面将手放在裙扣上,一面侧着头等着我的承诺。只要我答应了,她就会自动脱下她的裙子。

  我太兴奋了,又可以玩阿秀的屄了,忙说:「好,我不放进去。」阿秀在听到我明确的答复之後,很爽快地脱下了她的裙子和内裤。

  我一看到阿秀的靓屄,马上就来了一个饿虎扑食,用手将阿秀的屄罩住。阿秀带着幸福和淫糜的笑容叉开双腿,将女人最好的东西献给我,让我可以随意观看,任意抚摸,还可以随心所欲地翻弄。

  我轻轻地抚摸着阿秀那两片突起的大阴唇,欣赏着那条内陷的肉缝,然後我慢慢地翻开阿秀的外阴,认真地观察昨晚我操过的地方:那里有粉嫩的阴蒂,粉嫩的尿道口,还有女人特有的专门用来和男人交配的阴道。

  此时,我的鸡巴很硬了,一下又一下地冲击着我的内裤。我可实在是挺不住了,说:「秀姐姐,我现在是饱了眼睛饿了鸡巴呀,你就让我的鸡巴和你操一下屄,好吧?」「好弟弟,姐姐已经答应你了,晚上让你操个够,你现在就别操了,好不好呀。」阿秀对我这麽好,我不应该勉强她的,可我的鸡巴太想操屄了,太想和我手中的这嫩屄交配,太想钻到阿秀这块已经完全裸露了的靓屄里面去。

  怎麽办呢?我用手指轻轻地梳理着阿秀的阴毛,飞快地思考着。有了,不管这主意管不管用,也要试试看。

  於是我说:「秀姐姐,你说,人为什麽要在阴部长毛呀?」「这个谁知道呀?」我一边和阿秀说话,一边悄悄地退我的裤子。

  「秀姐姐,你说女人的阴毛到底有多少根呀?」「弟弟,你真色,尽想这样的问题。」「不是了,这个书上没有。但我敢肯定,自从人类知道操屄後就没人数过,人类甚至还不知道女人的阴毛是单数还是复数。」「那你晚上来数姐姐的阴毛,看看是单数还是复数。」趁阿秀不注意,我已经掏出了我直挺挺的鸡巴,慢慢地顶到阿秀的屄上。

  阿秀已经发现了我的动作:「弟弟,你是不是想操姐姐呀?」我赶紧稳住她:「不是,我只是让我的鸡巴和姐姐的屄屄亲一下。」「哦,那就亲吧,不要进去就行了。」「好的。」我说着,抬起阿秀的一条腿扶住我的鸡巴,让龟头在阿秀的外阴唇,内阴唇,尿道和阴道之间磨呀磨。

  这时我发现阿秀呼吸加速,阴道口湿湿的,於是我用力一顶,龟头「滋」地一下就进入了阿秀的屄里。

  「海马,你操了,你操进了姐姐的屄呀!」

  「不是,我只是进一点点,就一点点,不再进了。」「恩,那就进这一点,不要再进了。」「好。」

  於是,我用我的龟头插在阿秀的阴道前端不停地旋动着、抽插着。

  不久,我便采用进二分退一分、进三分退二分的战术,最终将我的整个阴茎全部插入阿秀的屄里面了,鸡巴把阿秀的屄撑得满满的,胀胀的。此时我什麽都不管了,用我的阴茎里屄里猛力抽插,狂操阿秀。

  阿秀喘息着,伏在我肩上说:「好弟弟,你操得姐姐好舒服呀!」「就是嘛。」「以後,姐姐让弟弟随便操。」

  「太好了!」

  我更加用力地操着阿秀,操得阿秀「哎呀,哎呀」直叫。最後我鸡巴一涨,无比舒服地将一串串精子射入阿秀的屄里。

  完事後,我慢慢地抽出阴茎,阿秀赶紧拿来纸巾,温柔地为我擦试乾净。我穿上衣裤後,来帮阿秀擦屄。

  阿秀一边享受我的服务一边问我:「色狼弟弟,你现在吃饱了吗?」「现在吃饱了,和秀姐姐操屄真爽呀。」我擦完屄後,又帮阿秀穿上内裤和裙子。

  「海马,海马。」外来传来叫声,又是那个菜鸟小万在叫我。

  我和阿秀一看,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了,便走出来,和小万一起去上班。

  小万特别高兴:「海马,今天我碰到了一个来看过病的病人,他请我吃了一大碗肉煮粉。你没去,是你运气不好。」「那有什麽,我今天吃到了阿秀的特色面,太好吃了,我以後要天天吃。」阿秀怕说漏,连忙打住我:「你再说,我剪掉你吃面的嘴巴!」小万一听乐了。我和阿秀相视一笑,我也乐了,阿秀也乐了。我们三个人都乐了。哈哈哈哈……

(完)

字节数:21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