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一嫂,如有一宝】【中篇】【完】
上篇快速通道:【家有一嫂,如有一宝】【上篇】【完】

中篇:鬼压床的嫂子在上车任我奸淫

  小雅最近压力很大,毕竟跟阿雄结婚一年多了,亲戚朋友经常盯着她的肚子看,在县城结婚后一年内肚子没动静都会被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不过这本身也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最要命的是她姐姐去年结婚后马上就怀孕了,而且现在宝宝降生后亲戚朋友都有过去看过,最后又扯到她的身上了。

  不过这周末让她很高兴,仿佛是看到了小宝宝的降临。毕竟老公在昨晚把自己的子宫罐得满满的。但对于老公为什么变得这么凶猛她还是有些疑惑,会不会是吃了什么药了,一般这种药都是会比较伤身体的,不过只要能怀上宝宝也是不要紧的。

  几天后小雅就去医院测孕,但结果让她大失所望,一点怀孕的迹象都没有。

  她让医院详细看一看,被问知周末才过性生活,被妇科医生严肃批评了不清楚生理常识,并给她普及了一番。

  回到家后小雅又上网查一了些资料,有些说双方都同时达到高潮容易受孕,这样子宫更能留住精子,也有说让男方感到更有快感,说些刺激的话会增加精子的活力,灌进子宫的精液是越多越好,她随即准备跟老公来个天天做爱。但搜索后都说精子质量会下降,那就每周末都来次好了。

  这周末小雅穿上专门去购置的性感内衣,跟老公阿雄一阵云雨,准备再索要几次阿雄的下体却是毫无反应。她无奈的回浴室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估计是不够性感,之后面色苦恼的回卧室睡觉了。

  小雅却没有发现她这看似浴求不满的表情被在浴室旁边透过仓库猫眼偷窥踩点的我看个正着,看着嫂子这表情我内心瞬间活络了起来。

  我通过这周的观察,发现嫂子跟哥一星期中生意都很忙,回来基本都是倒头就睡,就周末的时候哥会在楼下算帐,嫂子会泡个玫瑰浴,做做面膜。

  之后我就在学校旁边买了个风铃,挂在哥家的楼梯口,我在自己的家里模拟过,风铃发出的声音刚好可以传到浴室。

  我在楼下偷看到哥开始算帐后,回到仓库从玻璃往浴室看去,玻璃那边的小窗帘被拉了起来,但透过缝隙还是可以看到放上面膜在浴室里泡澡。

  我从口袋里拿出偷偷复制的仓库钥匙,把衣服全脱掉,光着脚走到浴室门口。

  静静听了一下浴室里有水流划动的声音,再走到楼梯口往下看去,哥还在专心的算着帐。

  「嘿嘿,那嫂子就是我的了……」我紧张的推开浴室虚掩的门,上次我给嫂子拿毛巾她是屁股对着我的,这次却是正脸对着我。吓了我一跳,我再定睛一看,原来她的那个面膜还有个眼睛片,可以看眼皮盖住一半。

  小雅正闭着眼睛尽情的享受的沐浴的快感,听到浴室门被推开,轻声问道:

  「你算好了?」

  「嗯……」回答的声音有点紧张。

  小雅有点奇怪,睁开眼睛看了一下。随着她的眼皮睁开,四周由黑暗变成了明亮,但却是模糊的,她有比较强的散光,可以看到门口站着个赤裸的男人,这个时间点又没穿衣服的肯定就是自己的男人了,不过看起来有点像自己的小叔子。

  不过这怎么可能,她随即推倒了这种猜想,被自己这样荒唐的想法逗得莞尔一笑,而后又闭起了双眼。

  我见到嫂子突然张开眼睛,吓得肉棒都软了一半,而后看到嫂子扯起嘴角笑了一下,又瞬间坚挺了。

  「看来这浴室的雾气和灯光,没让近视的嫂子认出是我,嫂子的小嘴真漂亮,今天能不能来点更刺激的。」虽然刚才那道眼神差点把我吓得前列腺增生了,但贪得无厌一向都是男人的本性。

  我把浴室的门虚掩起来,慢慢的走近浴缸,然后犹如跨栏般迅速跨了进去。

  一进浴缸低头就可以看到嫂子坐着躺在浴缸边微张的两条美腿中间一小搓阴毛随着水流晃荡着。

  我两脚站在她的胯间,怒目贲张的肉棒直挺挺的停在她的嘴边,随时准备着进军基地。

  小雅感觉到自己的男人站在旁边,有点奇怪的问道:「你在干嘛……」一个「你……」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一根肉棒插进了自己的嘴里,她本能的张开双眼,双手一推却是没有推开。

  小雅随后想到要有高质量的精子都需要双方的努力,刺激睾丸是比较好的方法,不过口交自己还是第一次,随即她回想了一下要诀,舌头一转一吸,眯着眼睛抬头看着自己的男人。

  透过档住一半光线的刘海和朦胧的水雾气,她看到了自己男人的一抹坏笑。

  她把右手握住肉棒的根部,轻轻的把男人的肉棒吐出来,小脸一红的轻唾道:

  「讨厌……」,然后端详着男人的肉棒,前面的龟头可能是由于自己右手捏住了根部,涨得很大很红,龟头上还有一颗痣。

  这也是她第一次看着自己男人的肉棒,以前生意正在起步,回来都很疲惫,都是随便抽几下就睡觉了。

  自从上次周末男人在自己的下体灌了三次精液,让她体会到了第一次高潮,才感觉到性爱还是很美好的,她也开始享受起了这互相爱抚的感觉。

  她轻揉着肉棒,是这么坚挺和炽热,舌头在龟头的马眼处舔了舔,「有点咸,有点腥。」她手摊成掌状,舀起一捧水,在龟头处搓了搓,随即才将肉棒含进嘴里。

  「唔……有淡淡的玫瑰香了哈……」她为自己的小聪明赞叹不已,然后回忆着片里的作法生疏的口交了起来。

  看到坐在自己胯下的嫂子把我坚挺肉棒吞了进去,我心脏蹦蹦直跳,这是我上次在仓库偷窥嫂子压在猫眼上的嘴后就日思夜想的场景,今天真的实现了。

  看到嫂子一抬头,我又是一阵激灵,随即的一声「讨厌」差点让我射了出来。

  嫂子卖力的把我的肉棒吞吸着,我心中一阵暖流直窜,感觉到她生疏的手法更是激动,嫂子的小穴我无缘第一次,没想到小嘴竟然是第一次,让我有了一股自豪的征服感。

  我轻抚着嫂子的头发,往下看去是一张铺满面膜的脸,一片白色的面膜中那透出的娇艳小嘴此时是如此的美丽,最重要的是那嘴里含着的是我的肉棒,让我激动得无法言明。

  「嫂子,我的肉棒好吃吗?你吃的是我阿强的肉棒啊,不是哥的。」「嫂子,等下我把精液射进你嘴里好吗?好想看嫂子吞下我精液的淫荡模样啊……」

  我此时被一阵阵淫荡的思想给占据着,双手夹着嫂子的头,下半身挺起的粗壮肉棒不断起伏,口交带来的快感,让我不停颤抖。

  小雅正慢慢回忆着边吞吐着肉棒,突然肉棒急促的进出她的小嘴。瞬间将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

  她却是感觉到自己男人的的屁股兴奋地挺动起来,肉棒兴致勃勃地进出,龟头混搅着她的唾液,弄得她满嘴都是。

  小雅忍住作呕的感觉,热烈地吮吸着男人的搏动硬挺的肉棒,舌头在龟头附近来回舔动。

  透明的润滑液不断地从龟头马眼里渗出,她吸吮的声音很大,啧啧的声音充斥整个房间。

  她的右手紧紧地握住肉棒的根部,同时用力来回套弄,配合着嘴巴的动作,给以男人强烈的刺激,左手同时伸进男人的跨下,轻揉着两个肉袋,这个可是都存着她的宝贝啊。

  我见嫂子也热烈的回应着我的动作更是激动,动作幅度也是越来越大,然后突然将嫂子的头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跨下,肉棒深深的刺进嫂子的喉咙。

  嫂子被我这动作吓了一跳,随即便「啊……嗯……」的呻吟着,我感到在嫂子喉咙深入唾液迅速增多,然后咕噜呼噜的滚动着刺激着我的龟头,让我不禁呻吟出声:「啊……」

  小雅此时及忙把深吞在喉咙里的男人的肉棒吐了出来,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我见嫂子呼吸有点难受,将肉棒往下攻去。停在了那丰满的双乳上,又冲又插。

  小雅正准备对刚才男人突然作出如此激烈的让她难受的动作给予批评,见我转到了她的双乳间,也松了一口气。

  小雅双手捧着胸前,用她那对浑圆硕大的乳房,夹住了我的鸡巴,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嫂子她的乳房不仅饱满,而且富有弹性,夹着鸡巴的感觉非常舒服。

  她边乳交,边低头用舌头舔着龟头,在双重夹击下,我差点就忍不住射在她那雪白的大乳房上。

  小雅她听到自己男人舒服的呻吟声,见肉棒再次直插喉咙,内心一软,张口再含住男人的肉棒,身子往下缩了点,头微微一扬,这样可以让肉棒更深入自己的喉咙,同时可以让自己用鼻子呼吸。

  我的肉棒便在嫂子的配合下,时而抽插,时而在她嘴里乱窜,时而深喉,我最喜欢深喉,嫂子难受得憋出眼泪,却还是卖力的配合我,让我有一股豪气冲天的征服感。

  也让我的精关时松时紧,正在我享受在云端时,一阵微弱的风铃声透过「卜卜」的口交声传到我耳朵里,让我全身了震。

  插在嫂子深喉的肉棒开始愤怒的喷射而出,嫂子被我射得满嘴直皱眉,之后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又展开眉毛「咕咚咕咚」的咽下。

  想着哥就在楼梯上走上来了,肉棒却被嫂子用力吸吮着,我急忙一拔,满是精液的龟头弹到了嫂子脸上变干的面膜上,嫂子原本铺在脸上的面膜竟然被我的肉棒连根拔了起来。

  我此时想哭的心情都有了,连忙用手拿起又干又冰的面膜,这一刺激,刚才没有射完的精液又是一股脑的喷射而出。

  嫂子刚要睁开的双眼看到几股精液往眼睛上喷来,本能的急忙一闭,「吐吐」几股精液射在了嫂子的眼睛上和鼻子嘴巴上,她张开嘴刚想惊呼,我连忙将面膜塞进她的嘴里,往浴室门口跑去。

  我一探头,就看到一只脚踩上了楼梯最顶阶,我心脏「噗通噗通」急跳。

  让我惊喜的是哥没有往浴室走来,而且往卧室走去,我九死一生般的回头望了下被我颜射的嫂子,她一手把面膜吐出,另一手在脸上抹了抹,然后沾着我粘稠的精液在嘴里尝了尝,我差点想再冲过去暴射几下。

  听到卧室传来一丝声响,我再一探头,没看到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进了仓库,迅速的关上仓库门。

  我无力的背靠在仓库门上,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此时的我满身都是冷汗,胸腔剧烈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感觉刚才自己是奋力的在海里逃离了鲨鱼的巨口,冲上了岸,九死一生般的庆幸。

  小雅此时满嘴满脸都是精液,她把脸上的精液抹了抹,听说这可都是蛋白质,美容效果不比面膜差,漱了下口,等精液在脸上蔓延了一会,才用水洗掉。

  想到刚才自己学片里的那此淫荡的动作,让她的下体也有了很强烈的感觉,渗出了几丝淫液融进了浴室水里。

  她身子一转,趴在浴缸边,抬着屁股,一只手在自己的下体抚摸了起来。

  阿雄刚算完帐,在卧室里脱完衣服,走进浴室就看到自己的老婆手在下体里抚摸着,身下原本疲软的小弟弟,瞬间长大成人。

  他急促的跳进浴室,提枪就插了进去。小雅此时的下体满是淫液,让她的肉棒一插到底,就奋力的抽动了起来。

  「啊……老公好棒啊……」小雅终于感觉到刚才空虚的下体被填满了,满足的呻吟了起来。

  「是吧,嘿嘿,你老公我一直是这么棒……」阿雄得意的说道。

  在玻璃边上偷窥的我差点笑出声来,心中呐喊道:「哥,我才是最棒的,刚才在嫂子嘴里口爆了,嫂子还吞下了我的精液哩……」小雅哪里知道刚才口爆自己的是小叔子,此时正尽情的享受着老公肉棒的冲击。

  不过男人的肉棒真奇怪,时大时小的,上次老公射了三次精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有所不一样,还专门在网上搜索了一翻,都说射完后疲软度不一样,大小硬度也就会有些区别,不过她感觉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让自己怀上宝宝。

  之后她提议去床上做,因为做完可以抬着屁股吸住精液,随即战场转移到了卧室。

  我看着无聊就回房间休息了。今天是个巨大的进步啊,下次嫂子会不会认出我呢。

  之后的几周,我都想找同样的机会,但后面不知道是不是嫂子提议改变了,他们都是一起洗鸳鸯浴,然后在卧室里奋战,嫂子睡着后,哥又继续在床上算起帐来,看得我又急又无奈。

  没法对嫂子做些什么的我,只能专心读起书来,期末考我考出了很好的成绩。

  家里人都夸我,问我想要什么,我很想说「想干嫂子。」但这只能藏在心里。

  几天后迎来了我18岁的生日,哥这天神秘的跟我说看我成绩不错,又成年了,成为了男子汉,说要给我举行成人礼,让我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我听得又是感动又是好笑,我很想跟哥说:「我之前就在嫂子的帮助下成为了真正的男子汉了。」

  随即哥就叫上家里人一起去洗浴城泡个澡,刚在我家里吃饭的大伯听说要去洗澡也一阵附和,于是大家就都一起上了哥的小车。

  哥自然是当起了司机,嫂子想坐进副驾,老妈说会晕车,让嫂子比较瘦的人坐后面。

  「小雅你就坐后面吧,妈她会晕车,你跟阿强坐中间就好了,你们都比较瘦。」哥解围道。

  坐在后座的我一听就乐了,沙滩裤内没有内裤束缚的肉棒直接坚挺了起来。

  嫂子钻进后座,双后捋了下连衣裙摆,半坐在我叉开双腿让出的座位上。

  我盯着嫂子的屁股,被她这样一捋嫂子的臀部仿佛变大了几分。让我刚压下去的肉棒又是一挺,鼓着帐篷顶在了嫂子的屁股后面。

  「阿强后面放什么呀?」嫂子在晃荡的车里疑惑的问道。

  老妈转头盯着我,吓得我肉棒瞬间软了,我急忙拿起手机晃了晃,「手机啊……」

  老妈就开始唠叨我别玩手机云云……

  之后车子就往市区平稳的行驶着,我看着嫂子近在前面的臀部却又不能做什么,心中如几百只猫在挠着,饥渴难耐。

  突然「吱……」的一声急刹车,后座的人都往前一倾,我屁股都被这惯性带起了一半,看到嫂子半坐的身子就要往前飞去,我连急两手一捞,把嫂子带了回来。

  「啊……」嫂子被突然的刹车吓了一跳,之后被我扯住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啊……」爸瞬间惊醒,威严的问道。

  「刚有只野猫突然窜出来,吓了我一跳,阿强,刚才你反应很快啊,你在后面照顾好你嫂子,走过这片山路,后面就比较好开了。」哥心有余悸的回答并叮嘱道。

  我搂着嫂子的腰满嘴答应。刚才嫂子被我拉回来坐在了我的大腿上,裙摆散开盖住了我的下半身。

  小雅刚才被这一刹车也吓了一跳,不过之后头就更晕了,其实她很想跟婆婆争副驾驶坐,她坐车会头晕,晕晕欲睡。

  她听家里人说小时候的一次过山车她被吓哭了,之后都不敢上车。后面长大点上车还是会头晕,然后身体就会自然的选择入睡。

  小雅坐在小叔子的两腿间,让她感觉有点尴尬,但在摇晃的车体间,有小叔子抱着,也比较安心。同时让她有股奇妙的感觉,但却抵不过头上的眩晕,慢慢的躺在小叔子的身上睡着了。

  我如柳下惠般一动不动的抱着坐在我双腿上的嫂子。见嫂子的身子越来越软,最后躺在了我身上,我双腿间的小弟弟却是越来越硬,顶在了嫂子的下体。

  我见旁边的老爸和大伯都在呼呼大睡,心中直乐。手往裤档里一伸,拉开拉链,将早已坚挺的肉棒取了出来。

  肉棒一挣脱束缚就弹在了嫂子连衣裙裙摆笼罩下的臀部,随着车身的摇晃磨蹭不已。

  车子在漆黑的山路上行驶着,车上的一行人都呼呼大睡,哥专心的开着车,而我抱着嫂子专心的把玩着。搂着嫂子腰的手慢慢的往她的胸部移去,轻轻的假装蹭到嫂子的胸部,见嫂子毫无反应的继续入睡着,我的胆子开始大了起来。

  我左手搂着嫂子的腰,右手托住嫂子的右乳。隔着衣物感觉到嫂子的乳房在我的手下变换着形状,特别是还要注意着是否有前方的车照进光来把我的淫事暴露,着实是刺激。

  人们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这句话真的是真理。嫂子就如饺子般被我把玩着,她穿着淑女款的连衣裙。领口比较高,不过更能拖出嫂子高耸的乳房。

  嫂子的头斜靠在我的肩上,我头一扭轻轻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回味的舔了下自己的嘴唇,十分得意,终于亲到嫂子了,哈哈……这让我淫心爆棚,解放出两只魔手,一起在嫂子的双乳上施虐着。

  在这种刺激偷情的感觉下,我身下的肉棒坚挺不已,不过如果嫂子穿着安全裤,那就麻烦了。

  我紧张又艰难的把一支手伸进嫂子的裙底,四下一摸,手指汇报的情况让我大喜过望。

  「啧啧,竟然是T型裤。真是天助我也……」

  我内心激动的狂吼着,手指就想直冲阵地,但压在后面的手实在想乱动很困难。

  我眼珠一转,将压在后面的手抽了出来,穿过嫂子的腰间,大腿内侧,往嫂子的下体袭去。

  食指撑开内裤边,中指摸索着插进嫂子的小穴里。原来因紧张而有些冰冷的中指被暖暖的肉壁包裹住,变得暖暖麻麻的。我手指改成勾状,在嫂子的小穴里尽情的抠着,顶在嫂子屁股上的肉棒嫉妒的颤抖着。

  「小弟弟,不是我偏心,而是嫂子这样斜躺着,你真心没法进洞口,除非你会拐弯。」

  想到这里我眼前一亮,小弟弟不会拐弯,但可以创造机会啊。

  我把嫂子的身子扶直了点,并将她的屁股往我肉棒近量的靠近。一支手撑开嫂子下体的穴口,另一支手扶着坚硬的肉棒。

  我试了几下,肉棒确实是够不到小穴,除非把嫂子抱起来,再坐到我的肉棒上,但这么大的动作肯定会惊动别人,特别是开车的哥。

  我就这样艰难的保持着这种高难度的动作,等待着车体的巨震,事实证明「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句话是多么的正确,就在我的肉棒快要疲软准备放弃的时候,随着前车身一震,我的心也是一震,快速的校准枪口,调整着姿势,随着后车厢的一弹,在嫂子的身子落下来时,肉棒应声插入渴望已久的嫂子的小穴里。

  「靠,这边怎么突然修了个减速带。」阿雄气不打一处来的嘟喃着,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漆黑的车厢,老婆好像没有被惊醒,这才安下心来。

  阿雄万万没有想到,就因为刚才自己的不小心,老婆竟然在后车厢被弟弟的肉棒插入了。

  我的屁股轻轻的顶着,让肉棒在嫂子的小穴里缓缓抽动。我幻想着嫂子此时是光着身子,男下女上的被我顶着。

  我就这样慢慢的在女子的下体上磨蹭着,让我的心如几百只猫在挠着。我抬头看到前方有一段在修路,大喜过望,准备冲刺起来。

  阿雄看到坑坑洼洼的路,想着不要摇醒家人,慢慢的车着,却没想到我肉棒随着这慢慢时上时下的车体,次次都深深的顶到嫂子的花心。而我也万万没有想到我这么剧烈的动作,直接把嫂子给顶醒了。

  小雅被这摇晃的车身慢慢唤醒了意识,感觉到下体被一根硬物入侵着,身体想要挣脱束缚,眼睛想要睁开,却惊恐的发现动弹不得。她的脑中闪过一个名词。

  「鬼压床」。「鬼压床」会伴随着幻觉和幻听,难道自己沾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吗?

  「下体被肉棒撞击是幻觉吗?」小雅越想挣脱越发现浑身无力,连眼皮也睁不开。

  「是不是自己太想要宝宝了,所以才会有在跟人交合的幻觉?」「自己这样会不会太淫荡了。」小雅有点脸红,在半梦半醒间感觉到下体被肉棒冲刺得湿漉漉的。

  「糟糕,自己坐在小叔子腿上,到时下面湿湿的会不会被他发现。」小雅担心的想着,但这一想却发现下身更有感觉了,并感觉到坐在自己身下的两条腿也在扭动着,她慢慢的想把触觉移到下身。

  慢慢的,慢慢的,下身感觉更强烈了,她惊恐的发现自己小穴里的肉棒一顶,被她压在身下的小叔子身子也是一挺。

  又或者说是身下人的挺动带动着肉棒顶撞着自己的花心,小雅内心如五味杂陈翻倒一般,各种滋味齐涌而来。

  最强烈的是快感,早已湿漉漉的下体仿佛也在印证着这种感觉。

  之后是迷茫,又希望这是幻像,又想这种快感继续保持着;即希望继续被肉棒插着,又不想这肉棒的主人是小叔子。

  她此时最想要的结果是自己因为想怀宝宝,春心太过荡漾,或者说是淫荡而产生的幻像。

  「生活就像是强奸,如果你不能反抗,那就好好的享受。」她此时真的是不能反抗,那是不是应该好好享受这种感觉?

  我此时哪里知道嫂子已经在半梦半醒中又不能动弹的只能享受我的奸淫。

  只是却感觉到嫂子的身体在慢慢发烫,小穴越来越湿,让我的肉棒更加如鱼得水,仿佛在鼓励我一般,让我更加兴奋,一路在修路的路段上奋力直挺。

  就在我想射精的时候,车子开始平稳了起来。众人慢慢的醒来。让我精关一顿,不知所措。

  「阿雄,快到了吗?」老爸醒来后问道。

  「快到了,再拐个弯就是了。」阿雄回答道。

  「这么快啊……」我意犹未尽的嘟喃道,让我纠结的是我现在想要射了,又快到地方了,要是嫂子这时醒来我就完蛋了。

  「是啊,阿强,你嫂子有没有把你的腿坐麻了哈……」哥笑问道。

  「还好,还好……」我轻答道。

  「何止是坐麻,把我的肉棒也坐麻了」我心中淫荡的想着,之后一车人有说有笑的交谈着。

  而我被夹在中间,肉棒还插在嫂子泥泞不堪的小穴里,这是多么淫荡又刺激的声景。

  我一咬牙,下身一挺,肉棒在次深深的插进了嫂子的花心,感觉到一股阴精喷洒在我的龟头上,我全身一震,肉棒颤抖着在嫂子的花心里开了花,洒洒洋洋的喷射出精液。

  「吱……」车子一刹车。

  「到了……」哥心中一松的说道,众人纷纷下车。

  我连忙将划出的肉棒放回裤里,拉上拉链。

  小雅正在无奈的享受着又似幻觉又似强奸的感觉,她感觉到旁边的人慢慢有在说话,而她的下体却被一根肉棒充斥得满满的,最后在肉棒的一个深顶,她竟然喷出了一股阴精,达到了高潮。

  「啊……」小雅一声呻吟,之后她发现自己可以动了,转头看到小叔子无辜的表情脸上一红,慢慢的起身。

  「小雅,怎么了……」哥关心的问道。

  「没,没什么,睡醒有点累……」小雅心虚的答道。

  「你累什么呀,阿强才累啊,双腿都被你坐了一个小时了,估计都麻了……」哥笑道。

  「嗯……」我不置可否的答道。不止腿麻,肉棒都射软了。不过此时还是先跑为上。

  我连忙起身,往洗浴城门走去。

  「老公,你先去吧,我不太舒服,等下再给你打电话。」小雅双腿磨蹭的站在车旁边道。

  「好的,那我先去开澡房,等下你再过来。」哥看着众人都往前走了,连忙跟上。

  小雅看着众人往里走后,也慢慢的跟上,往卫生间走去,混着阴精和精液的下体透过内裤,滴滴答答的滴落在洗浴城的地板上。

  淡开的水花在色彩斑斓的灯光下发出迷离的光亮,一滴,两滴……

字节数:1760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