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淫之篇【完】(作者:不详)
(上)
  
  灯光啪地一声点亮,伯元猛吃一惊,迅速由窗户边往後退开转身,因为快速
  
  的动作把条纹的睡衣荡扬开来,瞧见女儿在门口,立即支支吾吾地说∶
  
  『我┅我┅以为┅你┅睡了!』
  
  他的女儿僵直的杵立在门口,凝视着从条纹睡衣开口穿出的巨硬大阳具,它
  
  正像条大象的鼻子似的悬挺在那儿。
  
  伯元迅速的拉起衣摆将这个丑东西遮住,戴蕊把遽然看见爸爸的大阳具而惊
  
  吓的大张的嘴合起来,微微的一笑回答说∶
  
  『我本来已经睡着了,不晓得为什麽却突然醒来,而且再也睡不着,我猜,
  
  爸爸你也跟我一样吧?』
  
  『我只是有点烦躁而已!』
  
  『哦,是这样啊?┅┅你在观望什麽呢?』戴蕊边说边往窗户走去∶『外面
  
  什麽也没有呀!』
  
  『不!┅┅』
  
  伯元尖声急促的叫喊着阻止她,可是女儿已经走到他的身边,往邻居的房子
  
  张望,然後自顾自地笑着喊叫说∶
  
  『淑芬!你完了!』
  
  五年前,当他们刚搬来时,戴蕊对这个跟自己同年龄但却成熟许多的女新邻
  
  居、充满疑惧,可是才没几周,两人就变成好朋友。
  
  一直到现在,虽然因为戴蕊跟淑芬的哥哥约会,让两人的关系变得有点尴尬
  
  ,可是她们依然非常亲蜜。
  
  戴蕊知道她这个朋友喜欢洗澡,尤其是泡浸了玫瑰花瓣的那种澡,不过她并
  
  不知道淑芬会在大半夜里洗澡,或者不拉窗帘的洗澡?
  
  『她很漂亮迷人,没错吧?』戴蕊问着父亲。
  
  『也许吧!不过你应该回去睡觉了,很晚了,明天你还要上课呢!』
  
  『你呢?爸爸!你还要上班呢!何况通常你都比我早睡┅┅嗯,至少妈妈在
  
  的时候是这样。』
  
  一提到妻子,伯元马上心生畏惧,不过很快的就恢复镇静。
  
  『就是因为她不在,才难以成眠,即使一星期後┅┅特别是一星期都不在,
  
  更难成眠。』
  
  『所以你就呆在这儿,偷看淑芬洗澡,同时自己手淫,对不对?她有没有每
  
  天洗?你是不是每天看?』
  
  『戴蕊!!』伯元大声叫喊着,窘的不知说什麽好。
  
  『没有什麽大不了的,爸爸!每个人都会做它的,虽然我从未想过你会做它
  
  ,不过,真的没什麽大不了的!』
  
  『戴蕊!马上回去睡觉!』
  
  『我知道学校里的所有男孩子都做它。』
  
  戴蕊继续说,也不管爸爸会不会不好意思,会不会脸红∶
  
  『去年秋天,我们到一座马场实习,就有一只公马将自己顶在乾草屯上摩擦
  
  ,你知道吗,好有趣喔!那只马的阳具真是又大又长,所有的男孩子都很不好意
  
  思,我敢打赌,那些脸红的人都是因为自己偷偷摸摸干的勾当、现在竟被公然的
  
  表演而害羞的。而後当那只马终於泄┅┅』
  
  『够了!戴蕊!我们都回去休息,好吗?』
  
  戴蕊转过头看了看爸爸,又看到淑芬已经洗完,把浴室的灯关掉,耸了一耸
  
  肩。
  
  『晚安,爸爸!』戴蕊说着,亲一下爸爸的脸颊,并且用手指压一压他的臀
  
  部∶『祝你有个好梦!』
  
  伯元望着她走回自己的房间,看到她的屁股很有韵律的左摇右晃,不禁赞赏
  
  女儿的好姿态,并婉惜其它部分被直筒状的睡衣掩盖掉了。
  
  伯元突然想起,女儿胸部开始发育,只不过是四或五年前而已,回头看看现
  
  在的女儿,走起路来摇曳生姿,谈起手淫的马脸不红气不喘,一点也不尴尬,这
  
  、这、这到底是什麽年代??
  
  ┅┅
  
  第二天是星期五,晚上戴蕊一样跟淑芬的哥哥──柏青哥出去约会,他几乎
  
  整整大戴蕊一岁,两人的生日只差六天。
  
  伯元非常担心戴蕊会把偷窥的事告诉淑芬,整晚坐立难安,女儿每次都在午
  
  夜准时回家,不过今晚却没见踪影。
  
  刚过午夜的第一分钟开始,伯元的担心马上变成恐惧,害怕淑芬的父母会打
  
  电话来责问,甚至报警,跟着警察或许会找上门,说不定还跟了一大堆记者,然
  
  後他马上成为社会丑闻的男主角,同事们一定也会毫不留情的讥讽他,最令他烦
  
  恼的是妻子一定无法谅解,不知道会引发什麽风波?
  
  午夜过五分,淑芬的浴室灯光亮了起来,淑芬走进浴室,轻柔的解开浴衣,
  
  让它缓缓的滑到磁砖地板上,里面什麽也没有穿,全裸走向浴缸,当淑芬不经意
  
  的转动控制钮调节水温时,伯元紧紧盯着她可爱、迷人的下体,同时搓揉自己的
  
  大。
  
  今晚,他总算不用担心戴蕊会鬼鬼祟祟的忽然出现。
  
  淑芬泡入水里,开始往乳房涂肥皂时,伯元心想∶『淑芬真的非常漂亮!』
  
  十七岁是接近完美的年纪,她们将快成熟的躯体,带着完美的肌肤,女人的
  
  一生就数这段时日最辉煌。清澈明亮的眼睛,总是无忧无虑,十七岁确实是人生
  
  最美丽的时光。
  
  淑芬的手虽然因徘徊在两腿中而被身体遮住,不过伯元却可以从她粉嫩的玉
  
  臂推想大约情形。如果他够幸运,也会看到淑芬边洗边自慰,每次这时他都会陪
  
  着淑芬同时自慰。有些细节,他故意不向戴蕊提及,这个小妮子对这种事情已经
  
  了解的太多了。
  
  伯元拉张椅子到窗边,解开睡衣让它滑到地板,跪到椅子上继续搓揉他的大
  
  。淑芬往後仰头,嘴巴张得大大的,好像正欣喜的品尝“自摸“的乐趣,看到
  
  这里,他也兴奋的更快速搓揉大阳具,想着∶
  
  『我一定会先泄身,每次都是这样的。』
  
  淑芬浴室隔壁房间的灯光忽然大亮,百叶窗歪斜的拉开。伯元知道那是柏青
  
  哥的卧室,穿过白色的横条看往室内,伯元看到女儿背对窗户爬上铺着蓝色毛毯
  
  的床上。
  
  伯元了解这一定是女儿打开百叶窗的,他停止手淫注视女儿,然後移向淑芬
  
  ,她手淫的正激烈,两颗乳房在肩膀中间不停的抖动,跟着往戴蕊那边一瞥,她
  
  正在脱掉上衣。
  
  如果你是这个父亲会怎麽做呢?冲过去杀了那个诱拐女儿的私生子?打电话
  
  过去要女儿立刻回来?不理会她们,继续和可爱的淑芬一起手淫?
  
  因为对女儿有点困惑又有点好奇,伯元站到地上来,大阳具90度的挺着,
  
  柏青哥边吻着女儿,边将手环到她身後想解开她的乳罩。
  
  年轻人总是笨手笨脚,柏青哥也不例外,解了好久就是解不开,戴蕊只好出
  
  手帮忙,只见戴蕊将乳罩滑转个180度,把钩扣转到前面轻易就解开了。
  
  柏青哥和爸爸都同时露出微笑,鉴赏那对如倒扣白玉磁杯似的美丽乳房,爸
  
  爸跟着露出既渴望又焦虑的神情,紧抿着嘴唇。
  
  
  
  伯元的眼睛馀光瞧见浴缸里的淑芬微微的坐起,又慢慢的躺下来,转头望去
  
  ,只见她双眸紧闭,嘴巴张的大大的,显然达到高潮了。
  
  伯元边瞧边用力搓揉暴怒的大阳具,并用姆指沾起马眼裂缝渗出的透明淫液
  
  ,轻轻的在龟头上滑转。
  
  只见淑芬全身打了一个好大的震颤,然後便全身无力的躺下来,跟着将头沉
  
  入水里再浮起,而後像落水狗似的甩动头发。
  
  伯元再望向女儿这边,女儿已经跟她一样完全赤裸,好几年来他还是第一次
  
  瞧到女儿的身子,柏青哥七手八脚色急急的将身上的衣物剥除,伸手准备掀起盖
  
  被,戴蕊却摇摇头阻止。
  
  戴蕊将情郎推倒在床上,俯身伸手到柏青哥的双腿中,握住硬挺的大,并
  
  作势让他往上移,然後跪下来,调整姿势使自己面对家里,把头埋入情郎的两腿
  
  中间,将整条胀硬的大含入嘴里,同时抬起眼睛往家里暗黑无光的客厅目不转
  
  睛的注目着,然後放开大,伸出舌头慢慢地由鼠蹊往龟头舔去。
  
  伯元浑身震了一震,虽然明知自己处在黑暗中,戴蕊绝对无法看到自己,却
  
  依然心虚似的立即把眼光转向淑芬。
  
  淑芬背对着他站在浴缸旁,缓缓的用浴巾擦乾身体,她的屁股实在漂亮,不
  
  像自己的太太,不仅像团湿面团似的往下垂,还起了阵阵泳圈,而淑芬的不但肌
  
  肤光滑,而且两团臀肉浑圆结实充满弹性,简直是天壤之别。
  
  转头回去看女儿,她正用手扶住柏青哥的大基部,嘴巴圈成圆状,上下上
  
  下的吮着阳具,使头部像唧筒似的抽动,跟着稳稳静静的含住龟头。
  
  伯元想,她已经把情郎的精液吮出来了。这小鬼到底在那儿学到这些技巧的
  
  ?要用什麽方法才能让她也把这些技巧教给她妈妈?
  
  假如把窥淫癖这件事除外,伯元可说跟一般传统的男人一模一样,所以他根
  
  本不可能直截了当的要求妻子帮他做这种事情,他们的性生活实在平淡无比,既
  
  没有捆绑、也没有拷虐,更没有“越位“,没有、什麽都没有!
  
  最大限度就是有几次妻子用手帮他手淫,即使如此,再怎麽说她也绝不可能
  
  用嘴吸,更别说把精水吞下去啦。
  
  想到这里,伯元看见女儿停下吸吮的动作,胯坐到柏青哥的小腹上,当阴唇
  
  抵住龟头时,戴蕊停了下来,伸出右手扶住大阳具,顶着她的阴唇口来来回回的
  
  摩擦,然後翘起头看向爸爸这里,舌头长长的伸到嘴外,乳房随着深深吸口气而
  
  挺高,平顺缓慢的往大阳物蹲坐下去,直到臀部接触到情郎的小腹为止。
  
  看到这里,伯元忍不住又自己打了管手枪,他已经完全不再注意淑芬的动静
  
  ,全神贯注的凝视着柏青哥的阳具、一进一出、一进一出的抽插女儿。
  
  忽然间,柏青哥往上将屁股挺离床,整个臀部的肌肉紧紧的、僵硬的扭结
  
  起来。
  
  伯元边搓揉阳具边想∶『他射入我女儿的里去了!他┅┅』
  
  这种刺激像电流击中他似的,在他的全身游走,然後传往卵蛋,一个竣不住
  
  ,马眼一松,热烫的淫精再也控制不住的直往外喷,而且正好喷在睡袍上。
  
  伯元的精液还没喷完,就看到柏青哥用力往上一顶,跟着重重的摔到床上
  
  ,大阳具啵的应声抽离,白色的黏液立即从女儿的里泄出,有的留在洞口,
  
  有的就滴在柏青哥的卵蛋上。
  
  『老天喔!』伯元暗暗窃笑着想∶『这小鬼的精液倒像马一样,还发泡呢!』
  
  柏青哥跟着移动身体,让脸对着戴蕊的,将舌头搓入里搅弄,戴蕊将头
  
  往後仰,显然非常喜爱这种刺激的感觉。
  
  伯元捡起睡衣离开,将睡衣丢到洗衣篮就回房,没继续看下去。
  
  一小时後,女儿来敲他的房门。
  
  『怎麽啦,戴蕊?』他问道∶『现在是午夜耶!』
  
  戴蕊把房门推开走了进来,啪地一声扭亮电灯,伯元的睡衣没有扣,硬挺的
  
  大笔直的朝着女儿的下体抖动着。
  
  『你有没有看我们?』戴蕊问着∶『好希望你有看,你喷在睡袍上了。喔,
  
  那种感觉实在棒透了!』
  
  戴蕊抓住睡袍的衣襟,将它们张开。乖乖!妈妈咪呀!里面什麽都没穿,整
  
  个玉体全裸露在爸爸眼前,更夸张的是,睡袍是伯元刚刚丢在洗衣篮的,戴蕊还
  
  拉住衣襟左右抽移,这一来爸爸的精液正好在她的背部擦来擦去。
  
  伯元本来想撒个谎,不过又改变心意说∶
  
  『是呀!我看了你他!也只看你他,另一轮没有。我同时也打手枪,并
  
  且喷了出来!可以吗?高兴吗?听好,现在回房去,不要跟我鬼扯蛋。还有,下
  
  次记得要他戴保险套。晚安!』
  
  他加重语气的说完最後一个字,立刻把头埋到枕头里,躲开光线,也躲开女
  
  儿。
  
  戴蕊没有关房门,伯元也没有听到她离去的声音,不过五分钟後,伯元转头
  
  看时,已经没有女儿的踪影了。
  
  那晚伯元无论如何都无法入睡,整个脑海总是不断浮现着女儿裸露的身躯和
  
  柏青哥的大阳具。
  
  (下)
  
  第二天晚上,伯元拿了本他从一年前开始迷上的推理旧小说,计划看到累了
  
  、然後上床睡觉。
  
  他的妻子明天才会回来,伯元准备这样渡过今晚,不再理会邻居所可能发生
  
  的事事件件。
  
  第一章很快的看完了┅┅
  
  伯元还是无法不去想窥探窥探女儿今晚会做什麽,将书放在一旁,站起来走
  
  到窗户边,对面一点亮光都没有。
  
  迅速的站定,注视向稍晚淑芬可能在那儿洗澡的暗黑浴室。
  
  『我实在很纳闷,她到底知不知道戴蕊她哥哥?』
  
  伯元实在很想知道,不过他又想∶
  
  『她应该知道,因为她跟戴蕊非常要好。』
  
  突然间,柏青哥房间的灯光亮了起来,透过张开的百叶窗,伯元看到床上的
  
  枕头丢在床尾,床单则七扭八拧凌乱的躺在床上。
  
  戴蕊站到窗边,望向他这个方向,噘起嘴唇给他一个飞吻,跟着开始解开钮
  
  扣,然後转过身去,柏青哥则躺在床上脱裤子,他的老坚挺的把白色的小内裤
  
  顶的像个小帐篷┅┅
  
  这时,有人来敲伯元的门,伯元只好想法释放自己硬挺的下体,才去看看是
  
  谁,同时心中决定,如果是传教的人,一定要带他到窗边来看看,让他说说自己
  
  犯了那一条┅┅
  
  『淑芬!』伯元惊叫着。
  
  『嗨!戴先生!』淑芬满脸灿烂的笑容∶『蕊仔说我过来不要紧。谢谢你开
  
  门!』
  
  她直接只叫“蕊仔”。
  
  『我不知道┅┅』
  
  伯元刚开始说,淑芬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亲睨的挽着他,快速的进入客厅,
  
  直接向窗边走去。
  
  『看来我是输她“一摊”了!』
  
  淑芬大声的自说自话∶『没想到蕊仔真的敢做,而你也真的在看?┅┅呃!
  
  戴先生?』
  
  伯元站在淑芬後面,她身上的香味穿入脑海,让伯元陶陶然。
  
  『没想到你竟然在偷看她们,其实我们都不应该偷看的!我想你和你女儿大
  
  概都疯了!』
  
  淑芬回转身面对伯元,因为距离实在太近,整个乳房都顶在伯元的胸膛,虽
  
  然她立即後退,不过伯元已经感觉出她没穿奶罩。
  
  伯元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如此挑逗了,所以这一动竟激起他的欲念,内心也
  
  知道她不会退太开。
  
  『我知道你从这里偷窥我。』
  
  淑芬说道∶『或许你以为我看不见你,其实我跟你说,虽然无法看得很清,
  
  不过仍然可以看到这里有人在移动耶!┅┅告诉我,你偷窥我的时候,是不是边
  
  看边手淫?有没有射出来?』
  
  淑芬看起来好像热切的想知道,她扬了扬眉毛,头倾斜着,伸出手,找到伯
  
  元裤子的拉炼,用一只手指沿着炼齿轻轻的滑动。
  
  伯元一句话也没说,移动目光望向戴蕊,柏青哥躺在她的两腿中间,边吸吮
  
  奶子,边用一根手指进进出出的抽插她的嫩。
  
  淑芬让手指继续在拉炼上滑动没移开,环转到伯元身後,用她的乳房顶住伯
  
  元的背部,伸出另一只手去解开伯元的皮带。
  
  伯元本来还尝试着想想为何会这样,不过因为脑海已经陶醉於淑芬身上的香
  
  气,所以当淑芬的乳房靠向他时,伯元就放弃再思索了。
  
  『柏青哥的臀部好漂亮,是不是呢?戴先生?』
  
  淑芬评论着说,同时拉下伯元的拉炼,伸手进去掏出大∶『而你,你有根
  
  又漂亮又粗壮的大老二!』
  
  伯元静默的站着,享受手指搓揉的感觉。另一方面柏青哥的手指依旧抽插着
  
  戴蕊,同时将身体往下挪,吸舔戴蕊的嫩。
  
  淑芬的手环握着伯元的,不断的转、挤、滑动、搓揉。透过伯元的肩膀看
  
  对面,并且滑动一颗乳头前、後、前、後的顶伯元的背部。
  
  『我从来没有看过别人性交。』淑芬说∶『你有吗?戴先生?┅┅这看起来
  
  怪怪的,尤其是看自己的密友和自己的兄弟做。你看!他的阳具好大喔!不过我
  
  想你的比他更大!┅┅嗯哼┅┅是不是呢?戴先生?』
  
  伯元脸部抽搐的盯着她兄弟看,柏青哥的臀部不停升降,每一次他向前摆荡
  
  吃戴蕊的嫩,老二也往下沉去吃床垫。
  
  在这些俯冲的攻击中,柏青哥的大都是尚未全部弹回,就又往下压向床褥
  
  ,他的大腿就这样前前後後像唧筒似的动着,总之,柏青哥就是一面舔吸戴蕊的
  
  嫩,一面以床褥为假想对象磨擦老二。
  
  淑芬搓揉伯元的大,不知是有意或者无心,竟然配合着她兄弟的床褥抽插
  
  在律动。
  
  『男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淑芬说着,搓揉的动作也快了一点∶『你们总是
  
  有洞就钻,是不是呢?』
  
  『你已经问了太多问题啦!』
  
  伯元声音尖锐刺耳的回答,对自己让这个小妮子占尽机先,感到有点不悦,
  
  同时又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淑芬嚅嗫着,紧紧的握住大阳物,不再上下滑动抽插。
  
  她的兄弟冷不防的弓起背部,脸盯着天花板,大在空拳洞中滑动,仅只短
  
  短没几下搓揉,一股白白的浓精从阴茎爆发,喷洒向戴蕊的裸露身躯。一股最长
  
  的喷泉抵达她的下巴,也有的喷在乳房上。
  
  戴蕊把腿张的更开,不停的摩擦嫩,或许想试着让自己达到高潮,或许是
  
  想鼓励柏青哥。
  
  当戴蕊的手正忙着摩擦阴户时,柏青哥又喷出些许精液,有些洒在乳房上,
  
  大部分在肚子上,有些则滴落在身体旁。
  
  『他没有真的蕊仔。』淑芬说着,又重新抽击伯元的坚挺大阳具∶『我想
  
  我不用被罚“一摊”的,有理吗?戴先生?蕊仔说她了他,不过仅只是柏青哥
  
  猛搓出来喷在她身上而已。』
  
  伯元转身面向淑芬说∶『好啦,好戏已经演完了,我也懒得问东问西,你应
  
  该走了吧?那会让我感觉舒适点,小姐!非常的舒适!』
  
  淑芬跪下来,把伯元的大含入嘴里,一边吸吮他的阳物,一边用手指轻轻
  
  的弹揉玩弄他的卵蛋。
  
  『好吧!』伯元变温和的说∶『你可以再呆一会儿,不过让我们离开窗户到
  
  我床上去比较好。』
  
  ┅┅
  
  两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伯元紧紧的拥住淑芬,双手抚摸她的臀部,小肉丘
  
  就像他想的一样,既结实又充满弹性。
  
  伯元想展现比迅速到达高潮更多的技巧让她舒服,二十年的性经验当然不是
  
  浪得虚名的。
  
  虽然他不承认是蓄意的,不过确实是希望淑芬能将难忘的感受、完完整整的
  
  描绘给戴蕊知道。
  
  伯元的手缓缓的在她的背部游走,吻了吻她的前额,淑芬则爱怜的抚玩他的
  
  大阳具。
  
  伯元问道∶『你早就知道我在偷看你洗澡,是不是?』
  
  『那当然就是你,嗯,本来我猜想是戴妈妈,不过她和黑影的型影不相符,
  
  这才确定是你。
  
  你知道吗?每次我都寻找移动的黑影,或者捕捉些许反光所闪现的情景,想
  
  像着你的情形来手淫,喔,那真是酷毙了!
  
  事实上,一想到你在偷窥,就让我兴奋的全身沸腾发热,所以即使不清楚你
  
  的情形,我依然爱抚着阴唇,幻想你也一样勃起,两人一起手淫。你都不知道,
  
  在我的幻境里我们早就是一对性伴侣啦!』
  
  伯元听到这儿,不禁热情的吻住淑芬,并把舌头伸入她的嘴里,两颗舌头互
  
  相缠扰了一会儿。
  
  『下一次,』淑芬继续说∶『一定会更刺激,我已经知道你会看,而且知道
  
  你的大勃起後的形状┅┅啊!我真的快等不及了。』
  
  伯元低下头含住一颗乳头,淑芬浪声的问∶『你想舔我吗?戴!』
  
  也不等伯元回话,淑芬就站起来叉开双腿跨在他的脸上,身体往下沉把嫩
  
  送到他的嘴巴。
  
  『好香甜喔!』
  
  伯元想着∶『我早就遗忘少女的嫩就像甜美多汁的蜜桃。她的阴唇多像醇
  
  美成熟的木莓啊!』
  
  伯元把舌头伸入里时,淑芬深深吸口气∶『哇,好棒喔!』
  
  伯元舔了她的大腿内侧,吸吮她的阴唇,一寸一寸细细的舔弄她的胯部。他
  
  的手一直无法从淑芬光滑的玉腿、结实的腹部移开,并且随着嘴唇吸吮阴唇的动
  
  作而滑动爱抚。
  
  『我们来点别的好吗?戴!』
  
  伯元停下动作,不明白其含意,问道∶『什麽?』
  
  『我想看你手淫,也希望你看我,这样下次洗澡时,我们才能正确的相互摹
  
  想对方的样子。』
  
  伯元从嫩的位置抬头,通过两粒乳房,看到淑芬也往下看,脸上挂满欢愉
  
  的笑容。
  
  『我┅┅嗯┅┅不过,我想你耶,宝贝!』
  
  淑芬爬离他的脸,背部挺直的跪在伯元的两腿中,腼腆地说∶
  
  『放心好了,戴先生!我知道你的大想要一个既棒又浪的嫩,这只是前
  
  戏,决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淑芬像运动员松弛自己似的耸动耸动肩膀,把腿张的更开些,让膝盖靠在伯
  
  元的大腿内侧,然後伸出手,像寻求幸运似的摸了摸卵蛋。
  
  伯元望着如塔般耸立的淑芬,心中不禁暗暗赞叹她的体格、她的香味以及她
  
  的青春朝气。看得伯元暴怒胀大的阳具,禁不住像节拍器一样滴答滴答的前後晃
  
  动。
  
  淑芬伸出双手轻轻的抚玩丰满的乳房,哼声後说∶
  
  『嗯┅┅哼┅┅你为什麽想窥视蕊仔和柏青哥?是因为她的丰满奶子吗?想
  
  来也真奇怪,柏青哥为什麽只跟她这样玩?咦,你怎麽还不动手玩?』
  
  淑芬尽力的将乳房往上捧,然後低下头舔吃胀硬的乳头,另一只手则缓缓的
  
  往下抚摸,经过腹部,抵达阴户,摩擦起淫湿的阴唇。
  
  伯元的手紧紧的抓住被单,用力的关节都变白了。
  
  『我实在没办法开始玩。』
  
  伯元说∶『一方面也许是不好意思,不过最大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我想射在
  
  你的嫩里,而不愿只是自己玩出来。』
  
  戴蕊走到门口,躲在门後,以免被爸爸发现,探头往里面迅速一瞥,刚好接
  
  触到淑芬的目光,戴蕊马上以双手托住脸颊,掩饰受窘发烫的脸┅┅或者是像她
  
  父亲所标榜的┅┅偷窃的刺激乐趣?
  
  戴蕊穿着一件红色的透明睡袍,让自己看起来更出落的艳丽、可口。
  
  『好吧!』淑芬说∶『我们来照你的意思玩,不过你要先用枕头把眼睛盖住
  
  ,以免尴尬。』
  
  淑芬俯身移动枕头时,还故意让自己的阴唇摩擦住龟头,乳房则顶住他的胸
  
  膛,伯元愉快的哼哼叫∶
  
  『嗯┅┅嗯┅┅喔┅┅嗯┅┅喔┅┅』
  
  淑芬用枕头盖住伯元上半部的脸後,牵起他的手去握住大,然後像玩玩具
  
  似的扶着他的手上上下下的移动,接着较快速的滑弄,然後以足踝跪坐着观看。
  
  她的玩具则颇合作的自动玩了好一会儿。
  
  『可以换手吗?』伯元抱歉着说,声音因为被枕头包着而有点怪异∶『我的
  
  手酸了。』
  
  换手之後,伯元又继续手淫。淑芬则向戴蕊打手势,要她进来。
  
  『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麽要偷窥戴蕊。我敢打赌,如果她在这里,她一定
  
  也跟我一样很想看你手淫射出。』
  
  戴蕊在淑芬的後脑上轻轻的吻一下,张开手温柔的抚摸淑芬的颈子,跟着往
  
  下爱抚她的背部。
  
  『我希望你没看到我尴尬脸红。』
  
  伯元说∶『嗯,我假想现在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你。你应该知道我有多
  
  爱我女儿。』
  
  说完这些,伯元把另一只手伸往两腿中间,摩娑卵蛋,握住大的手则更快
  
  速的滑弄。
  
  戴蕊则从淑芬的颈後,把头往前下俯伸去吻淑芬,另一只手移去玩揉她的乳
  
  头。
  
  淑芬这方面,则是伸出两只手,爱抚两只张口的嫩。
  
  好一幅春光无尽图,六只各自繁忙无比的手!
  
  『我想,』伯元继续说∶『嗯,我知道,它更激起我的淫欲。嘿,看到你在
  
  浴室手淫,已经令我胀硬并且揉搓射出。你知道吗,小妮子,而当柏青哥开始
  
  她的嫩时,我竟然难以置信的一阵醋意上升,实际上,我还幻想戴蕊两腿之中
  
  的男人是我,而不是柏青哥呢。』
  
  淑芬插两根指头进入充满淫水的湿淋淋阴户里,不断的抽弄,然後抽出来,
  
  以之揉搓大阴唇。同时一面目不转睛的盯着伯元的大阳具看,一面把另一只手往
  
  後伸,靠着触觉向戴蕊的嫩摸索着前进,直到将手指插进她湿答答的嫩里。
  
  『我们在同一个时间射精,就是你的兄弟和我。』
  
  伯元说∶『我觉得就好像我在她的体内射精一样,所以我真的很想你,宝
  
  贝!像你兄弟她一样的你。』
  
  『你手淫的样子好酷喔!』淑芬说∶『先是快速搓揉,跟着缓慢的滑弄,然
  
  後抚玩卵蛋。我真是开了眼界了。不过我想还是你对!』
  
  淑芬整理整理盖住眼睛的枕头,以免被他偷窥到,当然更小心看他能不能顺
  
  畅呼吸。
  
  『扶好你的大,我要坐上去,好好享用一下你又大又迷人的巨。你知道
  
  吗,戴!你的大阳具迷的我快不能自已了!』
  
  淑芬像运动员一样轻盈的走下床,用手牢固的稳住枕头,换戴蕊跪到父亲
  
  身边,戴蕊像下了大决心似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低下头将爸爸扶着
  
  的大阳具含入嘴里。
  
  『喔!淑芬!』伯元呻吟出声∶『你好会舔喔!这样舔我会两参下就清洁溜
  
  溜的!喔┅┅嗯┅┅喔┅┅对就是这样!嗯┅┅吸吮一下┅┅嗯┅┅对,舔一下
  
  ┅┅喔┅┅』
  
  戴蕊抬眼看她的好朋友,淑芬则下流的露齿微笑,对着戴蕊会心的贬贬眼。
  
  戴蕊把身体伏到爸爸身上,乳头隔着衣服挤压在爸爸的胸膛上,头靠在枕头
  
  上,下体慢慢的往下沉,她的嫩张开口,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吞下爸爸的大
  
  阳物,戴蕊仍不停的下沉、下沉,直到将爸爸的整根大吞没。
  
  『你有没有做安全维护?』伯元问道∶『不然你怎麽敢让我入?』
  
  戴蕊将臀部磨碾着爸爸的腿股,想让大插更深点。然後移动嫩一上一下
  
  的开始抽插爸爸的大,伯元则一顶一放、一顶一放的配合着她的动作,原本静
  
  垂的子孙袋,也像为她们的做爱打节拍似的,一前一後、一前一後的抛甩。
  
  『快我!』淑芬平静的说∶『我好爱你在我体内进出的感觉!』
  
  『咦!你的声音?』伯元狐疑的说∶『听起来好像┅┅』
  
  伯元一手按住戴蕊的腿股,一手快速的抓到淑芬的手,粗鲁的把枕头移开。
  
  戴蕊的眼睛距离爸爸的只有寸许,一接触爸爸的眼光,立刻吻住他的嘴唇,
  
  屁股抽插的更快速。
  
  『喔!甜心!』伯元哀声的叫出,头後垂至床上,停下顶挺的动作∶『我从
  
  没┅┅你不应该┅┅我们不能┅┅』
  
  淑芬用手轻柔的抚摸他的脸,戴蕊的嫩更快速的他。
  
  『喔!你的我真舒服,甜心!』伯元承认说∶『你的小好紧好舒服,我
  
  永远都忘不了这种滋味!』
  
  伯元突然紧紧抓住女儿的臀部,坐了起来,然後抱着女儿,以使大不会滑
  
  出她温暖淫湿的洞,跟着转好脚部,再压着女儿缓缓的让她往後倒,这一来就
  
  变成传统男上女下的标准相姿势了。
  
  伯元的臀部努力快速的抽动着,大则一次比一次钻的更深。
  
  淑芬则在背後交替着抚摸他的屁股,或者揉玩他的子孙袋,她的足踝则沾了
  
  许多从戴蕊的嫩里滴落下来的淫水。
  
  『我!爸爸!』戴蕊高声的对着伯元耳语道∶『我快升天了!我!重一
  
  点!快!重一点!』
  
  伯元用膝部把戴蕊的腿顶开一点,把臀部提的高一点,插的重一点,没多久
  
  ,就一次比一次高,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快,他知道自己大概快临界爆发
  
  点了。
  
  戴蕊用小腿紧紧的缠住爸爸的,大腿则夹的紧紧的。
  
  淑芬把食指戳入伯元的屁股内,不断的扭摆。这样一来伯元的屁股阵阵紧缩
  
  ,伯元也刺激的高声嗯哼。
  
  『重一点!爸爸!射在我里面!快!重一点!我们一起达高潮!喔!』
  
  这时,听到大门『啪答』一声关上,跟着传来一阵高亢的女声∶
  
  『亲爱的!我回来罗!』
  
  整个房间顿时停顿下来。
  
  『怎麽啦?房里为何那麽喧闹?』
  
  戴蕊抬腿紧紧勾住爸爸的屁股,使精水不会喷在外面。
  
  淑芬以一只手紧紧抱住伯元,整个乳房都顶在他的背部,另一只手的手指则
  
  依然半埋在伯元的屁股中。
  
  夹在两个女孩的中间,伯元虽然可以挣脱躲开,可是他不愿意动。
  
  伯元听到淑芬向门外高声叫喊道∶『嗨!戴妈妈!你的旅途愉快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