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筱蕾及她的父亲【完】(作者:不详)
筱蕾是我的知心好友。我们之间几乎无所不谈,从生活点滴到暗恋的对象,
  
  甚至自慰的技巧,我们都会彼此交换心得,因此,我们也都知道对方的一些小秘
  
  密。
  
  认识筱蕾是在国中的时候,当时我们是同班同学,家又住的近,每天早上一
  
  起上学,下午一起回家,自然培养出浓厚的友谊。高中以後虽然上了不同的学校
  
  ,但还是继续保持联络,偶尔聚在一起聊聊天,谈谈心事,感情比亲姊妹还要好。
  
  在「性」方面的观念,筱蕾并不像人家这麽淫荡,不过她的性生活在某方面
  
  而言,比我更不被传统的道德观念所接受,因为┅┅筱蕾和她的父亲乱伦。
  
  筱蕾的母亲在我认识她之前就已经过世了,而筱蕾又是独生女,从小就跟父
  
  亲相依为命。当女儿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而心爱的妻子又不在身旁,我似乎有
  
  点可以体会伯父的心态。更何况筱蕾可算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孩子,┅┅她有着
  
  标致的五官,尤其是那双大眼睛,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
  
  她的身材和娟娟比起来虽然略为娇小,但胸部却比人家的还丰满,这样的一
  
  个女孩,恐怕每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吧!事实上追求筱蕾的男孩子也不少,不过
  
  我知道筱蕾深爱着他的父亲,虽然她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却又无法拒绝父亲的
  
  感情,经常在矛盾之中犹豫不决,最後还是选择了继续错下去。
  
  我很清楚筱蕾对感情执着的个性,所以也没有多费唇舌去劝她。况且,我和
  
  筱蕾比起来又好得到那里去,年纪轻轻的性经验就比别人多┅┅,当然,人家自
  
  己是不会觉得怎麽样啦,只是有不少人都还不能接受娟娟这样的行为罢了。(不
  
  过我可没有和自己的父亲或哥哥有乱伦的行为喔!让一些读者失望了吧┅┅。)
  
  筱蕾也知道许多娟娟的小秘密,她知道人家不太常穿内裤,还常常开我的玩
  
  笑,趁着四下无人,就把手深入我的短裙内挑逗我的私处,当然偶尔我也会「反
  
  击」,把筱蕾的内裤脱下来,不让她穿回去。
  
  我不是同性恋,但我很喜欢筱蕾,尤其喜欢看她红着脸颊害羞的样子,所以
  
  经常用身体开她的玩笑,像是摸摸她的胸部,捏捏她的屁股,有时候还做更「过
  
  火」的事┅┅。
  
  有一天晚上,我到筱蕾她家去和她聊天,两个小女生在卧房里一聊就是好几
  
  个钟头,而且还越聊越开心,这时候筱蕾就故意开玩笑逗我∶
  
  「嗯,娟娟你今天又穿这麽短的裙子,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没穿内裤是吗?」
  
  「哪有啊!是你自己偷看人家的,你自己还不是一样,穿那麽紧的T恤,是
  
  怕别人不知道你的胸部大是吗?」
  
  「人家只是有点大而已啊,你的乳头才又圆又挺呢!」
  
  她一边用言语分散我的注意力,一边已经用手攻进我的短裙内了。
  
  「好啊!筱蕾你又偷摸人家,看人家怎麽对付你!」
  
  其实筱蕾今天穿的裙子也很短,我扑过去想要把她的内裤扯下来。
  
  「呀!女色狼啊!」她一边笑一边要阻止我。
  
  「好啦好啦!不跟你玩了┅┅」
  
  人家故意假装放弃的样子,使筱蕾失去了戒心,等她不注意的时候,就以很
  
  快的速度让她来不及抵抗,脱下她那件白色棉质的内裤,现在她也和我一样是个
  
  没穿内裤的女孩了。不过她并没有吃亏,当我正在脱她内裤的时候,她趁我下半
  
  身没有防备,趁机把手伸进我的短裙内,开始玩弄我的私处。我没有抵抗她的攻
  
  击,反而放松身子让她可以尽情的摸我。┅┅从私处感受到女孩子那纤细的手,
  
  我竟然感到舒服,流出了许多淫水。
  
  「哎哟┅┅,娟娟你真的好淫荡,这麽快就湿了┅┅」
  
  今天筱蕾不知道是怎麽回事,老是开人家这种玩笑。
  
  「你怎麽这样讲你的好友┅┅。好,我倒要看看你多清纯。」
  
  我也开始攻向筱蕾没穿内裤的裙底,她一边想要挣脱,一边又不想放过我,
  
  继续揉动我的私处,两个女孩子就这样在床上扭成一团,最後形成69的姿势。
  
  我开始用手指拨弄筱蕾稀疏的阴毛和稚嫩的阴唇,然後轻轻地揉捏她的阴核,过
  
  不了多久,她也流出一些淫水。
  
  「喔~清纯小百合也开始潮湿了喔!」
  
  我故意嘲笑她,使她不甘示弱的反击,学我用手指抚弄我的阴核。接着我将
  
  手指插入她的阴道,她也将手指插入我的阴道;然後我进进出出地抽插她,她也
  
  进进出出地抽插人家。反正我对她做了什麽,她就以牙还牙,也对我做相同的事
  
  。很快地我们就让对方喘息呻吟了起来。
  
  「啊┅┅啊┅┅啊┅┅」
  
  筱蕾呻吟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听起来虽然不比我淫荡的叫声吸引人,但也相
  
  当的好听。我看她如此的投入,决定今晚一定要让她享受一下高潮。
  
  我将她的短裙卷起到腰部,露出她雪白无暇的臀部,然後用食指慢慢抽插她
  
  的阴道,等她渐渐流出更多的淫水以後,再把中指也一起插进去,并加快速度,
  
  在她的阴道中翻搅;我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随着抽插的节奏,按摩着筱蕾的阴
  
  核。她被我搞得很舒服,双腿微微地抖动,淫水也大量的流出。不过她忍耐着将
  
  同样的技巧使用在我身上,使我获得相同的快感,发出诱人的淫叫声。
  
  「啊┅┅啊┅┅轻一点,筱蕾┅┅嗯┅┅啊啊┅┅」
  
  「啊┅┅娟娟┅┅别弄人家的那里啦┅┅啊┅┅啊┅┅」
  
  我们在筱蕾的房间里尽情的叫着。
  
  後来我开始用舌头舔,不但吸她的阴核,也舔她的菊花蕾,使她很快地达到
  
  了高潮,乳白色的液体泉涌而出,沿着大腿内侧滴到床单上。她继续无力地舔我
  
  的阴核,还不停用手抠我的菊花蕾,没多久我也达到了高潮,流出大量的液体,
  
  沾的她满脸都是。
  
  「一起去洗个澡吧,娟娟,今晚你乾脆住这里好了。」
  
  我以前就曾经在她家过夜,而且明天是星期天不用上学,刚刚又玩累了,我
  
  的确有点懒得回家。
  
  「┅┅好是好,不过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耶。」
  
  「没关系,我的衣服借你。你打开那边的衣柜自己挑,不过内衣裤恐怕┅┅
  
  ,啊,反正你又不穿。」
  
  我轻捏了一下她的耳朵,然後打开衣柜拿出一件衬衫,就和筱蕾一起去洗澡
  
  了。洗完澡後筱蕾换上了睡衣,而我只穿了一件衬衫,两个人就躺到床上去睡。
  
  筱蕾背对着我侧躺,我就从背後抱着她,然後用手抓着那对丰满的乳房,筱蕾也
  
  将手从她身後放在我的私处上。
  
  「晚安,娟娟。」
  
  「嗯,筱蕾晚安。」我们就维持着这个姿势睡着了。
  
  隔天筱蕾七早八早就醒了,她要去晨泳,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不要啦,人家还想睡,而且人家又没带泳装,还要回去拿,真麻烦┅┅」
  
  「我看你是怕身材被我比下去了吧┅┅。」
  
  「哼!胸部大了不起啊!人家要继续睡了啦。」
  
  我说完後就真的翻身继续睡,她只好一个人出去了。
  
  不知道又睡了多久,我好像梦到被人抚摸着私处,被人用手指翻开我的阴唇
  
  ,插入我的阴道,我很快地就流出了许多淫水,过了一会儿,我觉得阴道被塞入
  
  了一根粗大的东西,那种感觉好真实,不由得开始呻吟了起来∶
  
  「啊啊┅┅嗯┅┅啊┅┅」
  
  不!这不是梦,我张开眼睛,果然看到筱蕾的爸爸正在干我。
  
  「啊┅┅伯父┅┅不要┅┅啊┅┅」
  
  他看到我吓了一跳,立刻停止了抽插的动作。
  
  「娟娟?怎麽会是你?你怎麽会在这里?我┅┅」
  
  他有点惊慌了,但那根东西还是插在我的阴道里。我想他一定是把我当成筱
  
  蕾了,我刚刚穿着筱蕾的衣服侧躺在筱蕾的床上睡觉,脸部又被长发遮住看不清
  
  楚,不仔细看的确很像筱蕾,也难怪连他父亲都会认错。我羞红着脸不断地喘息
  
  着,他大概想说插都已经插了,乾脆就继续搞下去,难得尝尝女儿以外的其他女
  
  人,又是个年轻美丽的骚货,就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
  
  「啊┅┅不要这样┅┅伯父┅┅啊啊┅┅」
  
  「娟娟乖,让伯父好好的疼你┅┅。」
  
  筱蕾的父亲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体力仍然不输给年轻人,干了我好久都
  
  没有要射精的迹象,倒是我已经被插得全身无力,快要达到高潮了,他把我的左
  
  腿抬起,扛在他的肩上,然後又开始慢慢地抽插,虽然慢,但每一下都插到了底
  
  ,弄得我搔痒难耐,不断的淫叫。不久後他开始加快速度,才一会儿功夫就让我
  
  泄了。他让我站起来背对着他,并要我低下腰用手扶着床,臀部高高地翘起,就
  
  在我第一次高潮还没平复的时候,他又从後面插了进来。
  
  「啊┅┅人家不行了啦┅┅啊┅┅啊┅┅」
  
  他抓紧我的腰用力的前後抽送,每次向後抽出的时候,都用阴茎带出一些淫
  
  水,从我的大腿内侧徐徐地流下。我被他干到腿软,无法再继续站着让他插,他
  
  就把我放到床上让我躺平,然後再张开我的双腿,继续插进来。然而他只是抽插
  
  ,从头到尾用力的插,也不脱我的衬衫,也不抓我的乳房,当然也没有吻我,好
  
  像把我当成泄欲的工具一样,只用阴茎尽情的蛮干,这样让我没什麽罪恶感,毕
  
  竟我和伯父之间只有性的存在,没有任何爱情的成分,即使他实实在在的上了我
  
  ,而且干到我的阴唇翻了出来,我还是不会觉得我是他和筱蕾之间的第三者。而
  
  伯父也相当厉害,完全不用靠什麽花俏的技巧,只用最原始的插入,就把我带上
  
  了第二次的高潮。
  
  然而他还是没有射精,而且好像还不打算放过我,丝毫不理会我的高潮与淫
  
  荡娇柔的叫声,仍然持续着他的活塞运动。我开始觉得我好像是个淫贱的妓女,
  
  因为即使他这种毫无感情的抽插,我也越来越觉得兴奋,叫床越来越大声,口气
  
  越来越淫荡。
  
  「啊┅┅啊┅┅伯父你┅┅好┅┅厉害┅┅啊啊┅┅伯父┅插我┅┅啊┅┅
  
  用┅┅力的干娟娟吧┅┅啊┅┅啊┅┅弄得人家┅┅好舒服啊┅┅用力的奸淫我
  
  ┅┅啊啊┅┅」
  
  我从来没有在别人面说出那麽淫荡的话语,但是我越这麽叫就越觉得舒服,
  
  一直到我泄了好几次,最後失神昏厥过去才停止呻吟。我想我大概一共有五、六
  
  次的高潮吧!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满脸都是精液,我只好去浴室清洗。
  
  等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伯父正若无其事地在看电视,他看到我醒来了
  
  ,就对我说∶「刚刚什麽事都没发生过,对吧?」
  
  我了解他的意思,便点点头说∶「我刚刚在睡觉啊,什麽事都不知道。」然
  
  後对他笑笑,坐下来和他一起看电视,不过我坐的位置和他还有一大段距离,因
  
  为我现在还是只穿着衬衫,我怕待会儿筱蕾回来有什麽误会。
  
  很快地,筱蕾游完泳回来了。
  
  「爹地~,我回来了。」
  
  说着便亲亲她的爸爸,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他也用手搂住筱蕾的肩膀。
  
  「娟娟,你终於醒了呀!」我对她笑了笑,便继续看电视。
  
  由於电视节目很无聊,我又开始打起瞌睡来,就这样用手扶着额头在沙发上
  
  半躺着,这时他们父女的动作越来越亲热,看到我睡着了,伯父竟然开始深入筱
  
  蕾浅绿色的短裙中拉下她的内裤。
  
  「不要啦!爹地,娟娟还在这里┅┅」
  
  她不说还好,一说我就醒来了,不过我不做任何动作,只是偶尔偷偷瞄他们
  
  一下,假装还在打瞌睡。
  
  他一手拉起筱蕾的短裙轻抚她的私处,一手伸进筱蕾的小背心中挑逗她的乳
  
  头,筱蕾虽然被弄得很舒服,但只能急促的喘息,不敢发出呻吟的声音。筱蕾纯
  
  白色有蕾丝花边的内裤被扔在地上,整个人被抱起,坐在她父亲的两腿之间。他
  
  拉开拉炼,掏出早已勃起的阴茎,慢慢地插入筱蕾的阴道,然後开始在沙发上做
  
  爱,筱蕾被干的有点失去控制,开始轻轻地呻吟起来。
  
  「啊┅┅啊┅┅爹地┅┅啊啊┅┅筱┅┅蕾好喜欢┅┅啊啊┅┅啊┅┅」
  
  她爸爸大概怕吵醒我,就把地上的内裤捡起来塞入筱蕾的口中,使筱蕾只能
  
  发出「唔┅┅唔┅┅」的声音。
  
  「筱蕾,乖女儿┅┅好紧┅┅弄得爹地好舒服┅┅。」
  
  我不明白他为什麽不让筱蕾发出声音,自己却说的那麽高兴。
  
  他就这样干他的亲生女儿,干了大概一个多钟头,实在很夸张,万一中途我
  
  醒来怎麽办,不过其实我一直是醒着的,只是他们不知道罢了。总之干了那麽久
  
  ,把筱蕾干的都快昏过去了,他才抖了几下,直接在阴道里面射精,这时我也看
  
  得淫水直流,在沙发上弄湿了一大块。
  
  他们整理好衣物以後,就继续若无其事地看电视,不久後我也张开眼睛继续
  
  看着无聊的节目,筱蕾可能刚刚被操得很累,没多久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时
  
  我还在想着刚刚那一幕,淫水又流了出来,我便起身想去洗手间解决一下,没想
  
  到刚进浴室,筱蕾的爸爸就冲了进来,翻开我的衬衫後,又把他的阴茎插进来。
  
  「啊啊┅┅不会吧┅┅啊┅┅伯父┅┅你今天┅┅已经射了两次了┅┅还想
  
  要吗?」
  
  「喔!原来你刚刚看到了啊,难怪这麽湿。」
  
  接着就开始快速的抽插,我在别人家的浴室里,被我好友的爸爸用力的干着
  
  ,而且筱蕾就在外面客厅,让我觉得异常刺激。不过这次在我的扭腰配合之下,
  
  他只干了十几分钟就射了,他抽出来将精液射在我的肛门外,然後用手指插入我
  
  的菊花蕾,让我很快地达到高潮。
  
  我今天竟然被这个中年人干了两次┅┅。
  
  之後我虽然常常到筱蕾家,但再也没有像那次这麽刺激的经验了,当然筱蕾
  
  还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也不知道她爸爸曾经上过我,我还是偶尔和她互相抚弄,
  
  使对方达到高潮,然後相拥而眠。
  
  据说她也一直和她爸爸维持乱伦的关系,她爸爸找到机会偶尔也会搞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