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子代父职【完】(作者:不详)


在期末考试期间,我比平日更用功地读书读到深夜,大约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我有些疲倦,便到我们家三楼阳台去乘凉,顺便带一本英文去背诵,不小心将手中的书本掉到一楼的庭院里,我赶紧下楼去寻找。

正当我找回书本,想要回房的时候,听到爸妈的卧室里传来了一阵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哦……嗯……哼……哎……哟……哎哟……喔……哎……唷……啊……嗯……」听这娇嫩的声音,我便可以断定是由妈妈口中所发出来的,但不知她为何在三更半夜还叫出这种像生了大病的人的声音呢?

想到我妈妈,十六岁的我,便不由自主地全身热了起来,我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幺感觉,很像人家说的恋爱的心情,但她是妈妈呀!我不会偷偷地爱上了我自己的亲生母亲吧!妈妈虽已是三十五岁的女人,可是她驻顏有术,丽姿天生,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气质高雅,美艳动人,在我们家附近是第一美女哩!平日家居或外出的时候,她虽然没有穿着很华丽的衣服,但是她脸上自然显现着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圣高贵气质,却又让人觉得平易近人,附近的太太们都说妈妈一定具有贵族的血统,才会有这种气质,而且她们也很乐意和妈妈亲近。

妈妈的身裁则是美艳丰腴性感,而不显得肥胖,肌肤白嫩、曲线窈窕,丰乳、细腰、肥臀,不论何人也不相信,她已经三十五岁,而且还有我这个十六岁大的儿子了呢!实在令男人看了,不知不觉中心动魄荡、意乱情迷、不克自己。就连我这个做她儿子的,都不自觉地喜欢接近她。自从对男女之事有一点模模糊糊的知识后,更有一种幻想,希望能一亲芳泽,共效那于飞之乐,享受那鱼水之欢呢!却说当时我听到妈妈那种像快乐又似痛苦的声音后,心里忽然觉得怪怪的,一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于是我好奇之下,拚命寻找能偷看我父母房里动静的地方。终于让我发现他们靠院子那边的窗户并没有完全关紧,还有一些空隙,我就大着胆子把窗帘布拉开一线,偷偷地往里面看去,一看之下,使我整个人像是触电般地僵在那里。原来我的父亲、母亲,正利用这夜深人静的夜晚,俩人赤裸裸地躲在房里做爱。只见爸爸这时正趴在妈妈大大张开的两腿之间,用嘴巴在妈妈粉红色的小穴穴里吸吮着。爸爸不知道是怎幺个吸法儿?把妈妈吸得好像很痛苦难耐地,一双玉手不停地乱抓床褥,两隻粉腿也不停地在半空中踢动着,整个玉体也扭来扭去,惹得胸前那两颗丰满高挺的奶子,也随着她娇躯的摆动,跟着左摇右晃地,幻出了两团迷人的乳波,娇靨上更是挤眉弄眼、咬牙切齿地哀嚎着:「哎唷……哥……好丈夫……哎呀……你要……咬死妹妹……了……喔……哦……咬得我……哎……哎哟……好……麻……好痒……啊……酸……死我……了……哦……亲丈夫……哎……唷……哎……呀……痒死了啦……」大概爸爸听到妈妈这媚人的娇吟,也非常兴奋,爬起身来,紧紧抱着妈妈的娇躯,从她的脸,一直到她耳边,不停地亲吻着。妈妈像是很喜欢爸爸这种亲热的举动,只见她双手紧拥住爸爸的颈部,嘴对嘴甜蜜地和爸爸热吻着。这时爸爸的一隻手,搁在妈妈的大奶子上摸了起来,揉着捏着、又压又搓,简直把妈妈的乳房当成了面团在和着。渐渐他的双手又缓缓地往妈妈身体下半部一直摸去,直到摸到黑森森的三角地带,在她大腿根部的小肉缝上不停地揉擦着。爸爸的嘴,也跟着往下吻过妈妈洁白的玉颈,再往下吻到她的胸前,一直吻到妈妈那对雪白丰满的玉乳才停止。

还没有尝过女人肉体滋味的我,这时躲在窗外也看得被我父母亲惹火的动作影响得热血沸腾,裤子里的那根大鸡巴也不听使唤,高高地翘起来,顶在裤裆上硬梆梆地很是难受。再看房里,这时爸爸已经用舌尖在妈妈胸前那像葡萄般的奶头上吸吮着,把妈妈的奶头,吮得又挺又尖,这样子妈妈想必是非常爽快,只听她小嘴里不停地哼着:「哎唷……浩二……哦……我的……亲丈夫……哎哟……我……痒死啦……哎呀……你别……作弄我……了……求求你……喔……啊……救救……我嘛……哎唷……快……快嘛……死人……别再……吸奶了……哎喂……喔……你……你坏死……了啦……」爸爸正吃妈妈的奶子吃得起劲,正是全身慾火高涨的时候,听到妈妈那些淫荡的娇叫声,忍不住地翻上妈妈的娇躯,提着那根五寸来长的鸡巴,往妈妈那小肉缝上的阴核不停地磨着,把妈妈给逗得像触电般,全身嫩肉不停地抖动着,小嘴中更是淫叫连连地喊道:「死人……麻……麻死我……了……好丈夫……你的……大龟头……磨得我……好酥……哦……好……好麻……哎呀……好痒啊……哎唷……亲哥哥……好人……快别……磨了嘛……快插进……我的……小洞洞……里头嘛……哎……唷……大鸡巴……好丈夫……哦……我真的……就快要……受不了……啦……快嘛……求求……你……就快……快……插进去……嘛……喔……呜呜……」爸爸也受不了妈妈这种淫浪的骚态,将他自己的鸡巴,对準了妈妈的小肉洞,屁股用力爸爸把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小穴后,屁股一起一伏地,他那根鸡巴,也跟着这个动作,一进一出地插干起妈妈的小肉穴了。妈妈如愿以偿地要爸爸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里,显得很舒服地呻吟着:「哦!……对……对……就这样……就……这样……哎……哎唷……哥……亲哥哥……喔……再大力……一点儿……哎哟……用……力……一点……哦……好……好美啊……哎呀……好舒服……快……哎唷……快点……哎……呀……再快……一点……」我觉得很奇怪,刚刚我还在替妈妈担心,看她的小穴那幺窄,一直怕她容不下爸爸的那根鸡巴,但是现在看妈妈的小穴,不但把爸爸的鸡巴整根塞了进去,还要爸爸大力地干她哪!但看起来爸爸的鸡巴还不能碰到底的样子,不知道妈妈那隻小骚穴里头到底有多深呢?

爸爸此刻像是很舒服地插着妈妈的小穴,听到妈妈要他大力,他就猛力地插,要他快,他就急速地干,一直挺动着屁股,用那鸡巴努力地耕耘着妈妈的小穴。爸爸奋勇地插干,使妈妈舒畅地直叫道:「哎呀……对……对了……喔……哎……插死我了……哎哟……我的……好丈夫……啊啊……好……好爽……爽死我……了……哎哟……哎哟……不要……停……好丈夫……插死我……吧……喔……」爸爸耳中听着妈妈那销魂蚀骨的淫荡叫声,好像越干越来劲,下面的屁股抬得越来越快,鸡巴挺动得越来越大力,直插得妈妈又是一阵叫道:「哎唷……干死我了……啊……插死……小浪穴……了啦……哦……哥……亲哥哥……亲丈夫……我美死……了……好爽……哎……唷……哎呀……我快死……了……快……丢了爸爸大概此时也忍不住快要出精了,快活地跟着妈妈叫道:「啊……我的……好太太……我快……忍不住了……你快丢……丢了……吧……快一点……不然……我……喔……我不能……再……忍下去……了呀……喔……喔……」妈妈听他这一声明,赶快努力地挺着她的大屁股,好让爸爸的鸡巴更深入小穴里替她止痒,小嘴里还一直浪叫着道:「哎唷……好……好嘛……哦……哎……喂……呀……我就……快点……丢出来……哎哟……哎哟……快……哎唷……我……我快出……出来了……哦……我……丢了……丢出来……了……哦……哦……」只见爸爸艰辛地又干了十几下,屁股一耸,趴在妈妈的身体上,气喘吁吁地抱着妈妈颤抖着,而妈妈的四肢软瘫瘫地躺在床上,也同时和爸爸一起达到快乐的高潮了。

我躺在床上回忆着半年前的情景,眼前浮现着妈妈的一双奶子,高挺肥大而不下垂,玉臀白嫩肥圆,阴毛又浓又多,全身香肌极富弹性,那种性感成熟的风韵,以及和爸爸作爱时的骚劲媚态,真是让我迷恋不已,当然想要能够和她夜夜春宵,缠绵悱惻地尽情享受着那男欢女爱,你侬我侬的性爱之乐啊!只可惜她的身份是我的亲生母亲,我只好断了这个念头,只能在幻想中和她做爱一番了。我就这样想着想着,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我躺在床上睡了好一阵子大觉,朦胧中像是听见妈妈在叫我起来的声音,我还以为是错觉,翻个身,仰面向上继续睡我的大觉,又听到妈妈推开门的声音,啊!我这才想起来,刚刚睡午觉前,我因为回想到半年前爸爸出国前的前一天晚上,和妈妈在他们卧室里做爱的一幕,一时兴奋,全身脱光光地睡觉,这下可惨了,妈妈正在气爸爸不回来休假的事,被她发现我这样子睡,不知道会不会引发她的怒气,拿我来当出气筒呢?我看已经来不及穿衣服了,索性就这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看妈妈的反应如何再作打算。只见妈妈果然娇脸含怒地走了进来,看到我脱光躺着睡,粉脸霎时又惊又怒,还有一点儿喜色哪!自从半年前,我就知道妈妈其实外冷内热,是个闷骚型的女人,结婚以来,和爸爸享受着性爱的甜蜜,这时因为已经半年没有再获得那种欲仙欲死的快乐,所以才会变得个性有点浮燥,动不动就发脾气。只是她这时乍一看到我下体的那根阳具,虽然还是软绵绵地垂在我的大腿边,不过据我的估计,已经和爸爸完全勃起时的长度差不了多少了,假如再硬涨起来,那不知道会有多惊人哪!看得妈妈不由得用玉手抚住她的小嘴,吓得她芳心狂跳,但是她知道如果鸡巴越粗越长,做起爱来带给女方的感觉就会更强烈、更刺激,也会有更多次的高潮出现。

妈妈愣得呆呆地站在我床前不停地遐想着,只见她不自觉地伸手到她的小内裤里磨擦着,可能她那已有半年没和大鸡巴接触过的小肉穴儿已经湿淋淋了吧!性慾之火不断地在妈妈的娇靨上和心坎儿里燃烧着,我知道她这时正处于天人交战的时候,一方面她是极想要一根大鸡巴来替她解觉性慾,一方面她眼前的我却又是她的亲生儿子,在世俗的关念和伦理的道德上,全都不容许她和我通姦。我瞇着眼睛静待她的决定,心情可也不比她轻鬆多少哪!

可能她内心的慾火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只听小嘴儿里轻叹了一声,媚眼里射出慾念的火花,耐不住那春心荡漾的煎熬,伸出颤抖着的小手,轻轻握住了我那软垂垂的鸡巴,缓缓地套弄起来。一面偷看我是不是还在睡觉,大屁股坐上了我的床沿,迟疑了一会儿,慢慢地俯下身子,用一隻手握着我渐渐粗长壮硕起来的大鸡巴,张开了她的小嘴,轻柔地含起了我那鸡巴顶上的大龟头。我猜妈妈正专心吃着我的大鸡巴,便偷偷地睁开眼睛,只见妈妈正用她的左手轻扶着我的大鸡巴,低头淫浪地伸出香舌舐着我的马眼,那张小巧却性感而肥厚的香唇正不停地套弄着大龟头边的稜沟。慢慢地我的大鸡巴被妈妈吸吮得勃起了,塞得她的小嘴儿里快含不住了,妈妈才赶忙把它吐了出来,用手握住大龟头,玉指在红嘟嘟的鸡巴头上的肉轻抚着、逗弄着,她的右手则握着粗大的鸡巴轻轻地套弄着。妈妈边玩我的大鸡巴,一边小嘴儿里还轻轻地叹着声道:「哎呀!好粗、好大、好长的特大号鸡巴哪!」我那根本来就粗逾常人的大鸡巴,经过她的逗弄捏抚下,此时更是硬涨得吓人,大龟头像颗小鸡蛋般顶在鸡巴头上,这时已被妈妈吸吮得火红而发紫,整根的大鸡巴也一抖一抖地在妈妈的小手儿里颤动着,使妈妈瞧得更是慾火如炽,两手紧握着还有二寸多露在外面哪!

妈妈这时已经不管她和我之间的血缘关系,站起身来,很快就把她身上的衣裙全部脱掉,一丝不掛,娇躯赤裸裸地站在我的床前。只见她全身雪白、丰满滑嫩的胴体,挺翘的肉峰,肥凸的玉臀,而她正用那对浪得出水来的媚眼,漾着勾魂的秋波,柔柔地看着装睡的我呢!

妈妈像是越看越爱的模样,忍不住又弯下身,再度握着我的大鸡巴,伸出香舌沿着马眼,一路从顶端舐到根部,到了那毛茸茸的阴曩边,更是飢不择食地张口将我那两颗肥硕的睪丸含进小嘴儿里,吞吐吸吮着。

到了这种时候,从大鸡巴上传来阵阵的快感,我再也装睡不下去了,起身一看美艳性感的妈妈,此刻正贪婪地俯在我的下身,吸吮含弄着我的大鸡巴,妈妈这时脸上所显出来那慾火难忍的淫荡之态,真是令人着迷,全身赤裸洁白的肌肤,丰满的胸脯上,耸立着一对高挺肥嫩的大奶子,纤纤细腰,小腹圆润,大屁股肥翘椭圆,胯下的阴毛浓密、又黑又多,玉腿修长,天香国色般的娇顏上,泛着淫荡冶艳、骚浪媚人的笑容,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间尤物。

从那大鸡巴上传来的麻痒,不由得使我哼叫着:「唔……好妈妈……哼……哼……你的小嘴……喔……含的我……真爽……喔……亲妈妈……用你的……浪……嘴儿替……儿子……含紧点……对……用力……吸……嗯……好……舒服呀……唔……亲爱的……小骚货……妈妈……再……再吸……嗯……」妈妈用她那滑嫩的小手儿套弄着大鸡巴、温热的小嘴儿含着大龟头、灵巧的小舌头则舐吮着扩张的马眼,这种三管齐下的挑逗技巧,直把我惹得淫心大动,欲焰高烧,全身舒畅得想要发洩,急欲享受她那身雪白软香的肉体。

于是我忍不住地起身推开她的粉脸,一个大翻身,将妈妈推倒在床上,猛地纵身压到她丰满滑嫩的肉体上,妈妈这时也被炽热的情火烧得意乱情迷,俩人便在床上扭成一团,热烈地缠绵、亲热地嘴对嘴蜜吻着。我们母子俩如乾柴烈火,情不可制地吻了好久,妈妈终于自动地分开了她的粉腿,伸出微抖玉手紧握着我那只粗壮的大鸡巴,拉抵到她的小穴洞口。我用大龟头在她湿润肥厚的阴唇口外磨着、揉着、顶着、揉着。妈妈的小嫩穴被我的大鸡巴又磨又顶得她全身酸麻,阴户里奇痒无比,淫水直流,浪得直叫道:「唔……大鸡巴……儿子……妈妈的……小穴……快……快要痒死……了啦……哼……人家要……你……要……大鸡巴……哦……快……插进来……嘛……啊……小穴里……好痒……快嘛……嗯哼……哼……」她这时感到前所未有的需要,啃噬着她的春心淫慾,玉靨娇红,欲情氾滥,那股骚媚透骨的淫荡模样,激得我大鸡巴更形暴涨,顶在她的小浪穴口乱跳着。妈妈继续恳求我快插干她,一声声婉转娇媚的呻吟,不停地在我耳边縈绕着,而她的大屁股也不断地摆动,急速挺抬小骚穴,恨不得将我的大鸡巴就这样一口吃进,又听到她叫道:「亲哥……哥……妈妈的……大鸡巴……亲……亲儿子……快……我被妈妈这淫媚的骚态诱惑着,我的慾火也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迅速地将屁股向下一挺,整根粗长的大鸡巴就这样「滋!」的一声,藉着她阴唇上的淫水,滑进了妈妈的小浪穴之中了。只听得:「哎唷!……亲儿子……妈……好痛……啊啊……轻点……喔……小穴……涨死了……啊……」从来没有被这幺粗长的大鸡巴插进小穴里的妈妈,感到她的阴户像要被我插破了,浑身阵急剧的颤抖,竟然昏迷了过去。我这时已被她挑起满身的慾火,不管妈妈疼得昏了,使劲地用大鸡巴直肏着她的小肉穴,整根到底后,顶着花心,接着在穴心儿上揉弄了几下,猛地往外直抽,在小穴口又磨来磨去地,然后再次狠插而入,直顶花心,连续插了数下。

这一番拨弄却又把昏迷中的妈妈给干醒了,她醒来后叫道:「啊……大鸡巴……儿子……你……好……厉害……哎唷……把妈妈……插得……死去……活来……要痛快……死了……哎哟……」妈妈的小穴在我大鸡巴的连续攻击下,已渐入佳境了,而她的花心被大龟头连连顶揉着,也酥麻爽快地直流着淫水,从阴户里往外溢出,顺着她的屁股沟流湿了我的床单。她又叫着:「哎唷……大鸡巴……插得……妈妈……好……好爽……唔……亲儿子……你……干得……妈妈……太……美了……冤家……妈妈……今天要……死在……你的……大鸡巴……下了……哎哟……啊啊……好……好爽……哪……」天生骚媚淫荡,外表却又圣洁高贵的妈妈,在和我奸上后,被我这大鸡巴肏干得引发内心的浪劲,加上爸爸出国已有半年,使久未被插的她此时更是热情如火、恣情纵欢,乐得只要欲情能填、小穴满足,就算我将她的小嫩穴插破了,我想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接着她又很有经验地把她的两条玉腿抬高,盘绕缠在我的腰背上,让她迷人的小穴更形突出,也变得更加紧窄,一双玉手也用力地紧搂着我的背部,娇躯扭动,大白屁股摇摆拋挺,骚浪地哼道:「啊……啊……大鸡巴……亲哥哥……哎哟……爽死……我了……喔……妈妈……爱死……亲儿子……的……大鸡巴……了……哼……美……美死了……唔……又……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唔……哼……」妈妈的淫浪叫声,激发了我心头的熊熊慾火,这样抽抽插插,干了两、三百下之后,突然我将屁股一缩,把粗长的大鸡巴从妈妈湿润润、红通通的紧窄小嫩穴里抽了出来。这个突然要命的举动,让妈妈那淫乐得正爽的心儿差点掉了下来,小骚穴里一阵的空虚,使她失神地睁着那对水汪汪的媚眼,香汗淋淋地娇喘着道:「哎唷……好儿子……亲亲……你怎幺……把……大鸡巴……抽走了……嘛……快再……再插进来……妈妈……还没……过癮呢……快呀……妈妈要……要你……的……大鸡巴……嘛……我还……要……嘛……」她弓着背脊挺起,忙伸出手要来捉住我的大鸡巴,要它往小穴穴里插进去。我见了妈妈这种冶媚的骚荡神情,赶忙抓住了她的玉手,色瞇瞇地道:「来!骚妈妈,我想换个姿势,从你的背后插小穴,好不好?」妈妈用她的媚眼儿白了我一眼,淫浪地道:「小冤家,你要换个姿势插妈妈,为什幺不早说?害得人家小穴里好痒、好难过呀!」说着,妈妈急忙把娇躯一扭,伏身屈膝地,翘起她那肥白高耸、丰满柔嫩的大屁股,把两条白嫩圆滑的玉腿当中分开,突出了她浪水淫淫的阴门,饱满的阴唇展露在我眼前,那鲜艳红嫩的桃源洞口,已被她流出来的淫水弄得滑滑润润的了,连穴口附近的阴毛都湿了一大丛哪!

我一边欣赏着妈妈丰满滑嫩的半月形肥臀,一边用手怜惜地一阵轻揉爱抚,再用那条粗长壮硕的大鸡巴,在她光滑细洁的屁股肌肤上搓磨着。

妈妈大概觉得那根肉棍子在她玉臀上搓得使她难过异常,一阵酥麻、一阵骚痒,不由得使她再度流下了一大堆润滑的淫液,她实在是痒得不得了,便摇动着肥白软嫩的大屁股承迎着,回过头来拋了个媚眼给我,道:「嗯……亲亲……快点嘛……你的……大鸡巴……磨得……人家……难过死……了……」在妈妈那娇声淫语的催促下,我看着她那肥嫩的玉臀,心理头也着实一阵肉紧,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她的屁股肥肉几下,板开臀缝,握着大鸡巴,将硕大的龟头塞进了妈妈的小穴洞口,腰力一挺,大鸡巴便往小穴洞里干将进去了。

我那大鸡巴重回娘胎里观光,肏得妈妈淫趣大发,乐得发狂,柳腰款摆,荡态迷人地浪叫道:「哟……哎哟……会干穴……的……大鸡巴……儿子……妈妈……好……啊……好爽啊……我……我爱死……你了……亲哥……哼……快……用力顶……哼……啊……大鸡巴……哥哥……插……插进……子宫……里……了……唔……嗯……大力点……对……妈妈的……小穴……浪……浪给……大鸡巴……亲……儿子……了……啊……啊……啊……」我感到妈妈的娇躯丰满圆润,香肌嫩软凝滑,用这种姿势干她,使她特别肥嫩的大屁股顶到我的小腹上,觉得软香无比,不由得激起我满腔的慾火,上身一趴,伏上她的酥背,双手环到前面去握着她雪白粉嫩的大奶子,猛烈地挺动屁股,让那粗硕硬长的大鸡巴,次次狂捣花心,给她一阵疯狂的满足,好让她欲仙欲死,永远地拜倒在我的大鸡巴之下。妈妈趴在床上被我干得全身酸软,骚浪地大叫着道:「哎唷……哎呀……我……的……大鸡巴……亲丈夫……我爱……我……受不了……唔……大鸡巴……儿子……你那……肉棍……好……凶……哎哟……顶到……花心……唔……可爱的……小冤家……我要……洩了……」妈妈虽然和爸爸已经有了十几年的夫妻生活,小浪穴里也不知道干进多少次的鸡巴了,但她一生中却只经歷过唯一的鸡巴,所以她今天被我这支粗长而又耐力十足的大鸡巴,狂插猛捣得使她血脉喷涨,紧窄的阴道璧的嫩肉,一阵子缩放不已,像小嘴儿一样地吸吮着大龟头,爽得我的大鸡巴像被小孩子吸奶一样地舒服,舒畅地对着她说道:「唔……浪妈妈……你的……小肉穴……好紧……使我……好舒服哟……哦……你的……花心……吸得……好……妙……哼……夹得……好爽……喔……我……全身都……酸……酥酥的……嗯……」妈妈见到我对她那迷恋陶醉的神色,内心淫浪骚荡的她,为了让我更舒服,极尽可能地用她所有柔媚娇艳的女人本能,尽情地施展着。只见她媚眼横飞、荡漾春色,白嫩丰肥的玉臀,前后左右地拋挺承迎着,像一层层波浪般地扭摆着,全身娇躯的细皮嫩肉不停地抖颤着,浪哼不已地呻吟着道:「唔……大鸡巴……亲……亲答答……这样……你……舒服吗……嗯……小浪穴……要让……你……更爽……哎呀……冤家……你顶得……好……狠……哼……唔……大鸡巴的……好儿子……妈妈……的亲……丈夫呀……啊……小穴美……美……死了……唔……哼……哎哟……妈妈……要丢……丢……丢了……啊……要丢出……来了……」妈妈真是个娇媚的淫荡尤物,天生骚浪的她,被我的大鸡巴干得让她淫水狂流,舒畅透骨,花心抖颤颤地张合着,洩出了烫热热的阴精,浑身体酥力疲、四肢酸软、娇喘吁吁地被干得死去活来,痛快至极。

我则越战越勇,挺着坚硬粗长的大鸡巴,温柔地将妈妈的娇躯托起,说道:「心爱的妈妈,我们再换个姿势来干,好吗?这样子趴着你太累了。」妈妈柔媚地道:「嗯……小冤家,妈妈的心肝宝贝,你好会插干小穴,妈妈好爱你啊!只要你喜欢,妈妈这全身的嫩肉、小穴,任你高兴,爱怎幺享受就怎幺享受吧!妈妈这一生再也离不开你的大鸡巴了。」妈妈娇柔无力地轻声细语示爱着,听得我心爱不已,忙将她丰满的玉体侧卧放在床上,抱起她滑润的大腿,屁股坐在她的另一隻大腿,扶着大鸡巴采侧交的方式干进小穴,一挺一缩地交媾着。妈妈又开始哼着:「哎唷……唔……大鸡巴……又……顶进……花心了……哟哟……亲亲……你好壮……喔……妈妈……妈妈……又……又要……浪……浪了……」这时我从侧面的高处俯视着她娇媚的玉容,右手抱着粉腿,左手握揉着丰润肥嫩的肉乳,施展挑逗的技巧,想引她进入快乐的高峰,大鸡巴插在小骚穴里,疯狂猛力地抽送着。妈妈的脸上泛着骚媚的淫笑,快活地浪哼着道:「啊……大鸡巴……儿子……妈妈……服了你……了……嗯……美……好爽……哼……嗯……用力呀……快……喔……哦……」只见她淫浪地摆抖着肥大的奶子、扭舞旋转着肥臀,尽力配合着我的抽送,享受我恣意玩弄和插穴的快感,极尽骚媚地浪叫着道:「嗯……唔……亲儿子……你……太壮……了……唔……妈妈的……小……浪穴……美……唔……爽死了……啊……妈……妈妈……又要……出……啊……出来了……唔……大……哼……大鸡巴……亲哥哥……啊……妈妈……不行……了……啊……丢……丢了……啊……」妈妈她虽然在床上淫荡骚浪,但她还是初次遇到像我这样的大鸡巴,几百下的插弄狂干,已足以使她灵魂飘散,再度酥酸遍体,洩了两次的身子了。经过这两三次变换姿势的肉搏,我和妈妈这场风流的床戏也玩了将近二个多小时了,感到妈妈这身火辣辣的娇躯,淫媚十足、骚浪透顶,真不愧我生平所见到过的第一美女。

此时的妈妈,媚眼如丝、骨软精疲、神魂飘荡,那肥美的大屁股已无力再拋送了,小穴外淫液狂洩,流满了她的大屁股,小嘴儿里也无气地呻吟着道:「哼……大鸡……巴……儿子……唔……你……太狠……了……干得……妈……妈妈……快……累死……了……哼……你快……射精……嘛……哼……不然……妈妈会……被你……干……死了……哼……」我这时宿愿已偿地享受了妈妈的肉体,听她这番娇媚的哀求声,不免内心一荡,怜惜之心大起,忙放下她的大腿,恢復了正常性交的姿势,低着头先吮吻了她胸前丰满的奶子后,再把那根硬翘的大鸡巴对準了妈妈的小穴入口,狠命插进,再度勇猛地抽送着。妈妈还停在高潮期里,被我这一干弄,再次鼓起餘勇,玉体狂扭猛摆、呼吸紧促、娇声连连地浪叫道:「啊……亲哥哥……大鸡巴……亲……儿子……喔……浪穴……舒服……死……了……哼……唔……大鸡巴……干的我……好爽唷……哼……亲丈夫……我……我受……不了啦……喔……喔……又……又要……洩出来了……哎哟……啊啊……美死我了……」我这时也感到全身极度地畅快无比,大鸡巴上传来阵阵的酥麻快感,不禁抱着妈妈的肉体,加快抽送的速度,对她道:「唔……妈妈……快……快……小穴……用力夹……我……我也快……快出来了……」本来被我数十下的插干,快要浪昏过去的妈妈,听到我也快要射出精了,忙用尽她最后的力气,加快扭摆她滑润肥嫩的大屁股,小腹也不停地收缩吸吮着,又将我的大鸡巴紧紧地夹在她的阴道里,承转迎合着。我在妈妈的娇媚浪态下,已经达到了射精前的最后关头,大鸡巴猛力地抽插肏干着,攻势凌厉无比,只觉得大鸡巴在她阴户内的紧搓猛咬下,爽得龟头上酥麻无比,终于大鸡巴舒畅地狂抖,一股又浓又烫的精液飆射而出,直向妈妈的子宫内冲去,我也乐的大叫道:「啊……我……要射……射出……来……了……喔……」妈妈被我这股热烫奇猛的阳精一射,也大叫着道:「啊……亲亲……大鸡巴……儿子……你的……精水……射……得……妈妈……好……舒服……哼……烫得……花心……爽……爽死了……哼……嗯……抱……抱紧……我……喔……我又……洩出……来……了……嗯……洩……了……嗯……」我们俩人心满意足地,互相在对方身上寻求慾火的解决,男欢女爱,温情款款地低声轻诉着,俩人都达到了激情的极限,紧紧地互相拥在一起,腿根盘绕,嘴儿蜜接,抱在一起不停地颤抖着,静静地享受这乱伦情慾最美的巔峰。

妈妈被我干得如痴如狂,爽得魂飘魄散,香汗淋漓地乐不可言,而我也在她身上得到了初次的性体验,舒适畅快地射出了我处男的阳精,伏在丰满娇嫩的玉体上,气喘如牛地休息着。

几度缠绵之后,疲惫的肉体状态,使我们也懒得再收拾战后的遗迹,就这样相拥着,甜蜜地进入了梦乡。从此,妈妈和我除了一般的母子关系外,又多了一层肉体关系,现在的妈妈,个性也变得不再是暴燥易怒了,脸上常常笑容可掬,对我更是柔媚依人,完全拜服在我的大鸡巴之下,她也不再埋怨爸爸长年出国不回家了,因为有我这个做儿子的,夜夜子代父职安慰着妈妈,让她除了女人的生理期间外,每天小浪穴都吃得饱饱的呀!这种情形能够持续多久谁也不敢说,但是妈妈和我俩人可都过得很快乐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