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波忍术】【作者:polochenjiayi2】【完】
林次跟随大蛇丸以来一直渴望得到更强的力量所以不惜成为大蛇丸咒印的试验品之一也想提升自己的实力。虽然能力得到了提升可以操纵自然界的蝙蝠但却无法立足于强者之林。但是凭借着自己不懈的努力终于得到了一些回报,这次大蛇丸大人命他前去带回叛逃的红莲和幽鬼丸以防三尾落入他人之手。

  根据先前自己派出去的蝙蝠得到的情报,红莲以及幽鬼丸在和木叶忍者卡卡西以及其小队成员之间的战斗中两败俱伤。以现在自己的实力虽然不能敌过全盛时期的敌人但是面对伤病败将还是不足为惧的。林次通过蝙蝠的带路慢慢接近了红莲等人的所在地,战斗场地周围巨大的晶柱体覆盖了整个天空形成了一个密封的壳罩,战斗就在壳罩内激烈的进行着。

  红莲带着幽鬼丸又消耗了大量的查克拉去制造这个巨大的水晶罩,面对木叶强大的四人组也只能节节败退。无奈之下召唤出一道巨大的水晶墙,转身带着幽鬼丸向水晶迷宫的深处逃去。林次躲在一边意识到了这是完成任务的最好时机便偷偷的接近了水晶罩边缘。

  「不愧是血继界限之一的晶遁,连卡卡西老师的雷切都无法破坏这道晶墙」小樱看着面前拔地而起的水晶墙心里不禁感叹了一句。木叶的四人见无法直接追去只能想方设法绕路追赶上,于是卡卡西和鸣人分在了一组往右边追去,佐助和小樱则往左边追去。

  然而令林次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如此坚硬的晶遁忍术自己却可以轻易瓦解。

  在追踪红莲的路上自己开路的蝙蝠利用声波扰乱了晶体内部的构成排序从而破口而入。「看来自己的能力远远不止表面上的如此而已」林次心里暗暗兴奋着。

  突

  然红莲停了下来在晶体罩的中央招出了另一个晶体球把昏迷过去的幽鬼丸安顿了下自己也准备疗一疗伤。

  此时的她疲惫不堪丝毫没有察觉到不远处躲藏的林次。她褪去身上破败不堪的衣服渐渐的用晶体覆盖住全身。看到此景的林次几乎鼻血喷涌而出,红莲嫩白的皮肤透过细薄的晶体层仿佛勾引着林次每一寸神经。林次迫不及待的就想将自己新研发的忍术在红莲身上实践一下。

  「谁?」红莲警觉的朝着树林方向望去。不过只有一直蝙蝠从树丛里飞出,红莲不禁觉得自己太过打草惊蛇了,再次调整好查克拉运用晶遁为自己疗伤。躲在树木后面的林次却不禁暗笑着红莲已经落入了自己的手掌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红莲觉得自己越来越口干舌燥,身体也燥热起来。一种难以言喻的瘙痒感从大脑遍布全身。自慰的念头在脑中愈演愈烈,慢慢的红莲的眼神渐渐暗淡下来,手慢慢的伸向自己的下体。

  眼看就要得手,红莲失去神采的双眼突然又撑了开来。「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湿成这样?」红莲看着自己下体流出的淫水既觉得淫扉又有种空虚感。她警惕的环视了圈四周,发现许多蝙蝠正在四周徘徊。林次本是大蛇丸部下之一,红莲也有所耳闻,看到白天那么多反常的蝙蝠自然也就不难联想到他了。

  「出来吧,是你干的好事吧,林次。」树林的阴影下渐渐显出林次的身形,红莲警戒的凝聚起查克拉,然而却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胴体完全暴露在敌人的视线里。

  「红莲大姐,小弟是特地来接您回去的。」林次话中的不怀好意红莲了然于心。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个晶柱向林次打去。林次却不急不缓的召集了2只蝙蝠挡在自己胸前,晶柱还未到达自己面前就渐渐粉碎了。红莲诧异的看着自己以坚硬着称的晶遁竟然被瞬间瓦解,不禁往后退却了几步。

  同时林次抬手大喝一声「蝙蝠奈落!」数百只蝙蝠聚集而出围绕在红莲周围形成一个黑色旋窝。原本体力就差不多耗尽的红莲变得迟缓起来,身上的晶遁保护衣也被通通瓦解。随之而来的是耳边嗡嗡的声音,慢慢的红莲感觉到自己的行动不听使唤。一边的林次暗笑着自己所创造的声波忍术可以控制人心于无形。

  林次一步步走到红莲跟前,然而红莲却视而不见般的呆立在原地。脑海之中有一个声音不断的消磨着红莲的理智。「成为林次主人的性奴隶,为主人做最下贱的事」红莲一边又一边的跟着脑海中的声音重复着。林次也是第一次在实战中实用这样的忍术,为了保证让红莲成为自己的性奴,用自己蝙蝠混有强力淫药的毒液注入红莲体内。

  「啊……啊……主人……啊……性奴隶……」似是痛苦又好像满足的呻吟从红莲口中传出。原本被咬的地方也浮现出了蝙蝠利牙的咒印。林次满意的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红莲发出第一个命令「用你的嘴把我的阳具清洗干净,让主人给你开苞」。

  「是,林次主人。」此时的红莲脱离了声波的控制,说话间恢复了往日的常态又多添了几分抚媚和妖艳。红莲顺从的脱去林次的裤子,含着阳具任其在自己嘴里抽插。「用舌头好好的舔,让主人爽了等会就给你个贱奴赏赐」红莲听后更加卖力的侍弄着肉棒,淫荡地用奶子夹住肉棒来回搓弄。

  红莲又搓弄了几百下,林次感觉差不多了,把肉棒从红莲口中抽出。红莲未料到如此,一下迎着抽出的肉棒向前扑倒在地。「主人,奴隶想要……求主人给贱奴赏赐……」随着药性发作,红莲不住的用手扣弄着自己的下体寻求一点慰藉,但是肉穴却丝毫感觉不到满足反而越发空虚。

  林次见到时机差不多成熟,命令红莲用手把肉穴分开。红莲想也不想的用双手把肉穴掰开到最大,白色的淫水顺着下体不断的流出。林次用肉棒慢慢的插入红莲的肉穴。

  「啊……啊……主人……好舒服……」红莲的呻吟随着插入越来越淫荡。

  「主人的好大好热……奴隶的里面……撑的好满……好充实……」林次的肉棒感觉到了阻力,明白是该让红莲彻底服从的时候了。林次把体内的查克拉聚集到下体,同时红莲身上的咒印也开始变幻起来。

  「啊……」破处的疼痛由于淫药的影响全部转化为了快感,红莲不自觉的夹紧了林次,任由林次在自己体内抽插。「好……爽……主人……用力……操死贱奴吧…

  啊……啊……奴隶的肉穴要被主人插穿了……啊……好美……」林次边干边舔弄着红莲的脖颈以及耳朵。「刚才你还企图攻击主人,这笔帐该怎么算?」「是贱奴不对……啊……主人用力操吧……啊……把骚穴操烂……操死贱奴吧……」

  林次加快抽送的速度,一边问红莲「把你干怀孕了,再生几个小骚奴给主人来开苞好不好?」

  「好……呀……啊……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啊……顶到花心了……要丢了啊……」又在抽插了几百下后,红莲高潮了十几次,林次用力紧紧顶住花心一股热精全数喷洒在花心上。「啊……好烫……又要丢了……啊……奴隶要死了……啊……

  啊……」红莲高潮的同时,咒印上凝聚了大量的黑气慢慢围绕在他们身边。

  林次感觉一股晶遁查克拉慢慢的涌入体内。

  「哈哈!没想到我现在也能使用晶遁了」得到咒印能力强化的林次抬手就是一个晶遁向树林飞去。果然跟随了大蛇丸之后自己的能力也有所提高能够创造出相似的咒印帮助自己控制人的心智。

  于此同时,佐助和小樱两人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异常爆破声立马前往。没跑几步就发现了一道岔路,晶遁迷宫错综复杂,一时之下难以分别。佐助和小樱只能再次分开去追寻并约好一有情况立马通知对方。

  然而这一举一动全都被暗藏在树林中的蝙蝠所洞察到了,林次安顿好红莲疗伤后独自向小樱的方向走去。此时的林次明白,自己所控制的女人越多,自己的能力就会越强。每一次的征服,蝙蝠咒印会为他带来更多的查克拉和忍术。

  小樱警惕的走在交错的迷宫中,晶体不断的反射着自己的身影,让她一时有些难以分清东南西北,只能跟着路一步步往深处走去。殊不知林次早已备好了陷阱等待她的到来。

  没走多久,四周的晶体墙渐渐的窄了起来,小樱头也被这相似的晶体及反射搞的晕晕乎乎的。慢慢的晶体墙上反射的身形变幻了起来,同样是小樱但却露出赤裸裸的肉体,妖艳的卖弄着娇躯。不知不觉间四周的晶墙也合了起来把小樱围困在了中间。

  「啊……好热……好想要……要火热的肉棒……」正当小樱试图击碎这些晶遁筑起的墙时,一个声音伴随着晶壁上裸体的自己不断传入脑海。然而躲在高处的林次却静静的欣赏着这一切,看着小樱如何挣扎然后再慢慢沦陷在他「欲海魔音」

  之下。

  随着时间推移,小樱越来越难凝聚起足够的查克拉,反而情不自禁的跟着脑海中的呻吟痴痴的望着晶体中裸露的自己。「里面的自己好美喔,那么白嫩的皮肤,简直秀色可餐」小樱的手也不自觉的跟着墙上的自己搓揉起自己的胸部,慢慢扣挖起自己瘙痒的下体。

  林次穿过晶体墙,突然出现在了小樱面前。小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回了3分理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警惕的向后退了半步。「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小樱看到他毫不费力的穿过晶体墙不禁有些紧张。

  「我是你的主人,来这里对你进行奴隶调教」林次的话似乎有魔力般的深深的印刻在小樱的脑海中。虽然小樱奋起反抗一拳接一拳的向林次挥去,但是脑海里却一直在被这句话影响着。每次快要击中的时候,脑海中的声音就告诉自己,他是我的主人。

  反观林次则是胸有成竹的看着小樱跟自己内心抵抗着。这招「记忆印刻」虽然威力十足,无论是什么话语中术者都会慢慢接受最后让其成为现实,但是施术距离太短,不接近敌人身边无法起效。然而在晶遁的配合下却显得尤为有效。

  小樱虽然接连不断的发起进攻,但是一次比一次软弱无力一次比一次迟缓。

  内心变成了质疑,为什么自己在攻击主人,自己应该接受主人的调教。同时下体也因为对调教的渴望慢慢湿润起来。林次感觉时机差不多成熟便命令小樱住手。

  受到林次忍术的控制下,小樱竟然顺从的停下了,站在原地等待着林次的下个指令。「把衣服脱光,在这里自慰」林次并不急于立刻享用眼前的美女,然是先要问出关于木叶的情报。小樱褪去身上的衣物后比起镜中的幻象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的小樱不再有任何反抗,顺从的分开双腿露出自己的肉穴在林次面前搓揉起来。

  「啊……啊……好舒服……主人快看……奴隶的小穴流了好多水……啊……」小樱一边刺激着自己的阴核一边搓揉着乳房。林次却没那么轻易让她到达高潮。「想要到达高潮吗,想的话就必须先回答完主人的问题,不然永远都让你到不了高潮一直这样空虚下去」

  小樱一听立马满口答应「主人要问什么……啊……奴隶……一定如实回答……啊……」

  林次提问道「这次你们来的目的是什么,一共有几人,有没有后援,回答好了主人就让你爽到欲仙欲死」

  「如主人所知……我们一共……只有4人来捕获3尾……还有静音姐姐……稍后会带着封印3尾的封印术来……快……快给奴隶吧……奴隶下面好难受……」林次知道这个女人再也逃不出自己的手心了。「记住你以后不再是木叶的忍者,是我林次主人的性奴隶,记住了吗」「是……奴隶记住了……主人快点……奴隶需要主人狠狠的调教」

  林次一把抱起小樱将肉棒对准洞口一下猛插到底,由于前面自慰时的湿润,毫无困难的就插到了最深处。「啊……」小樱的呻吟声在森林中来回飘荡。

  「好舒服……好深……啊……奴隶要被主人插穿……用力操坏奴隶吧……」「主人操的爽不爽,奴隶喜欢吗」「喜……欢……啊……啊……」小樱口中的呻吟断断续续,在被抽插了几百下后彻底沦为了淫娃荡妇。

  「既然这么爽,等会把你静音姐姐,让她也被主人操到爽好不好?」已经成为欲望的奴隶的小樱不再顾忌忍村或者其他的什么了,只要能够让主人开心被主人的肉棒干什么都不重要。「好……主人要……奴隶就照做……啊……不要停……用力……顶到了……花心……奴隶要死了……」林次抓起小樱的乳房一边吸咬着一边加速抽送着。「要丢了……奴隶又要去了……主人……」林次见差不多了便将查克拉通过吸咬注入到小樱体内,一个泛着黑气的蝙蝠咒印烙在了小樱的乳房之上。又抽插了数百下,林次一下重重的顶在小樱的花心上,一股浓稠的精液注满了淫穴。

  初经人事的小樱在高潮强烈的刺激下昏死过去,下体被操到无法并拢,白色的汁液混合着透明的淫水把本来通透的晶石刷的淫扉无比。与此同时,蝙蝠咒印将小樱的蛮力和医疗忍术尽数传给了林次。

  林次稍稍收拾了下残局,便开始盘算起了如何收服3尾然后再逐渐强大自己的实力。然后慢慢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想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去收服3尾,拥有血轮眼是最简单明了的方法。这是连大蛇丸都垂涎欲得的强大瞳力,如果自己能拥有血轮眼再配合声波忍术,到时候不怕不能把世界囊入手中了。

  林次追踪到了佐助的身影,这次拥有晶遁,声波忍术以及小樱强大蛮力和医疗忍术于一身的他哪怕此时面对的是卡卡西也不会有丝毫惊慌。「晶体牢笼」林次趁着佐助不备从后方一下把他困于晶遁之中。随后利用自己最擅长的蝙蝠向佐助袭去,佐助虽然奋起顽抗,但是也难免不了被蝙蝠抓伤几下。然而林次早已有所准备在利爪上涂抹上了麻痹毒药。

  不消一会,药性慢慢发作,佐助躺倒在地已经动弹不得。另外一边,小樱醒来在林次留下的蝙蝠指引下来到了林次身边。佐助诧异的看着一丝不挂的小樱想要说话却无奈发不出任何声音。

  「小樱,你来的正好,帮主人移植佐助的眼睛吧」林次又召唤了一只蝙蝠把佐助用昏迷毒液弄晕了过去。「是,主人,奴隶这就帮主人移植」不一会林次恢复了往常的视觉,并且获得了宇智波一组的瞳力。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原本只是三勾玉的初级血轮眼居然进化成了万花筒写轮眼。「天照!」林次得意的使用起宇智波一族才有的强大瞳术把佐助化为了灰烬。

  林次对自己新的能力跃跃欲试,一方面让小樱回去拖住卡卡西和鸣人,自己则去拦截前来援助的静音。向海边刚出发不久,林次就迎面遇到了怀揣着封印卷轴的静音。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静音顺手抓起苦无架起招式准备随时开战。林次却毫不手软,直接一抬手就是一个「音波震荡」向静音攻去。静音向边上一躲,随即发现自己的脑中浮现出了一些淫邪的念头,意识到自己中了对方的淫幻术。

  静音毕竟不同于常人,作为5代火影身边的随从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放倒的。

  林次发现自己的忍术不奏效之后改变策略向后退去,静音以为他企图逃跑便追了上去。不料林次一个急转身,转动起万花筒血轮眼,静音虽然意识到了危险却躲避不急。「月读」林次大喝一声,接着静音便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在月读的世界里,静音每分每秒都在被林次强 奸着,破处的痛苦,淫扉的气味以及腥臭的精液伴随着每一次的插入真真实实的刻入静音的脑海里。在月读的影响下,静音自身的抵抗已经完全消除,林次操控着蝙蝠用声波借着瞳术改写着静音的思想。

  静音自己丝毫没有察觉,然而内心却已经被林次改变成一个渴望被虐待和玩弄的女人。只要有人试图强 奸就一定会成功,并且自己会献上一切奉他为主人,为他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林次看改造的差不多便中止了月读,静音由于精神上受到攻击而疲惫不堪。

  林次一下冲到静音面前,右手聚集起一股查克拉。「晶遁——束缚之术」数条晶体绳子趁其不备将她手脚尽数捆住。静音虽然试图挣脱,无奈晶遁的牢固程度连卡卡西的雷切也奈何不了。林次粗鲁的扒去静音的衣物,露出自己硕大的阳具。

  静音看在眼里立马喊起「不要,放开我,快放开我」然而自己的内心却升起一股渴望,渴望被那粗壮的肉棒刺入。静音自己也不知为何,开始回想起了在月读的世界里被无数次的强 奸,想到淫荡的气味以及腥臭的精液布满全身,随后是自己喘息和呻吟的声音。不知不觉下体也湿润了起来,虽然嘴上仍做着无畏的抵抗,双腿却迎合地分开了。

  「嘴上说不要,下面却已经湿了,木叶看来是淫才辈出啊」「没有!不准你胡说……啊……啊……」林次用一只手指紧紧的捏住阴核,另一只用力地蹂躏着柔软的乳房。「不愧是豪乳的徒弟,丝毫也不逊色,是不是打算用来勾引男人的啊?」

  「没有……你胡说……啊……啊……」静音打算用最后的理智予以顽抗,看透这一点的林次加剧进攻,指尖捏着涨大的阴核用力的转着。

  静音最后的理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快感所冲垮。现在的她只盼望自己能被更狠地蹂躏享受快感。林次把肉棒顶在洞口不断的磨着,挑逗着静音的欲望。「想要的话就求我,说自己是淫贱的母狗,最爱勾引别的男人来强 奸自己。」失去理智的静音已经不再顾忌什么。

  「我是最下贱的母狗,最爱被别的男人强 奸……快……别折磨我了……啊……」林次一下就把肉棒狠狠的插到了底,落红随着淫水一起流了出来。「别管我……尽情的蹂躏我吧……用力……把母狗操死吧……」在月读中的轮 奸使静音早已适应了破处的痛苦,现在她只想要寻求那最刺激最爽快的高潮。

  「才第一次就这么淫荡,果然有做母狗的潜质。」说完林次再次运转起血轮眼。「月读」静音的神情再次呆滞了下来。「记住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只有我才能给你高潮,无论主人有什么命令都不可以违背,解」处在欲望之中的静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从此已经改变,除了沦为林次的奴隶再没有别的出路了。

  「主人……啊……尽情的欺负奴隶吧……奴隶的身体一切……都是属于主人的……」

  在高潮了数十次后,静音已经死心塌地地甘愿做肉棒的奴隶不再有任何抵抗。

  原来的豪乳也在蹂躏之下印上了一道道红掌印,肉穴早已被干的又红又肿想外翻开。

  然而林次依然在加速冲刺着,痛楚和巨大的快感刺激得静音语无伦次的呻吟着。

  「啊……肉棒……啊……要死了……亲肉棒哥哥……静音不想活了……」正当要登上顶峰的时候,林次突然停了下来。静音却主动的夹紧林次想迎合着肉棒的插入。

  「想要肉棒继续干的话就乖乖听主人的话」「奴隶一定听……快插进来……」说着静音努力的往肉棒上蹭着。

  「那好,等会你帮我把三尾封印到我体内然后带我去见纲手,我要让她也成为我的阶下囚。」说罢又一口气将肉棒顶了进去,猛地撞在了花心上。「啊……嗯嗯……纲手大人……一定也会爱死主人的肉棒的……啊……好深好粗……用力干……就是那……

  花心……要被玩坏了……」

  林次在快射精前又在静音身上烙下了蝙蝠咒印得到了静音的能力后一股炙热的精液全数洒在静音身上。「主人的圣液好浓……好好吃……」静音满意的品尝着林次的精液然后涂抹到全身,随后主动的把肉棒舔弄干净。

  在一番整顿后,林次带着静音前去寻找卡卡西鸣人以及小樱。在静音以及小樱的帮助下,林次成功的冒充成了派遣来的增援忍者协同封印三尾并谎说佐助受伤先行回村了。然后在封印之时成功的用瞳术配合声波忍术控制住了鸣人和卡卡西并且获得三尾。带着之后赶来的红莲,林次踏上了前往木叶的旅程。

  在火影的办公室内,对真相毫无所知的纲手听了卡卡西等人的说辞之后对林次大为赞赏,以为是在他的协助下才得以封印了3尾并说服红莲归顺木叶。自然也少不了设宴款待,然而纲手却不知自己已经落入林次所设下的圈套之中。静音早就在林次的吩咐之下在茶水中加入了由她和小樱所研发提炼的淫药。

  酒席散后,众人纷纷各自回去,只留下了纲手静音小樱等为数不多的成员。

  这一切自然也是由林次精心安排的。酒醉过后的纲手变得更加豪爽,扬言林次要什么奖赏就给予什么奖赏。林次虽然想得到火影之位,但却不想用强硬的方法夺取,他想要的是征服的快感。他要眼前这个被人尊敬的5代火影一步步的走向沦落,最后成为他的性奴。

  「那么,就请纲手大人帮我口交吧」说罢林次便掏出了自己硕大的阳具。一边的小樱和静音在调教之后光看着肉棒就情不自禁的湿润起来。「滚!」纲手一时清醒了不少。「我就当你酒后戏言,再敢放肆就把你逐出木叶村!」说完便转身就走了。

  「哼哼,你越是如此我越是要征服你,让你堕落」林次心里暗想着「总有一天你会求着让我来干你的」但是眼前的怒火只有发泄在一边欲求不满的小樱和静音二人身上了。两人流出的淫水早已把内裤弄湿,连里面黑色的阴毛也看的一清二楚。

  「啊……主人放心……啊……纲手大人已经逃不出主人的手心了……」林次粗暴的捏着静音的乳头,肉棒的不满情绪也全数发泄到了肉穴上。「啊……主人今天好厉害……更加粗暴一点……啊……对……狠狠的插……啊……花心……要插穿了……啊……」

  「你们开发的淫药确定有效吗,如果没用,以后让你再也得不到肉棒」被性欲所支配的静音害怕失去肉棒,一个劲的保证「放心……啊……纲手大人……这会估计就快对主人刚才露出的大肉棒欲罢不能了……啊……又要丢了……要死了……啊……」

  在林次猛烈的抽插下,静音又在绝顶的高潮下昏死过去。接着小樱自觉的撑开肉穴吞下还沾满着静音淫水的阳具。「我吩咐你的事情做好了吗,只要你做好也可以像静音一样爽快的高潮。」小樱自觉的挺动着腰部配合肉棒进入,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啊……已经安排妥当了……主人放心……主人的『蝙蝠淫音阵』……一定会让纲手大人天天幻想着肉棒自慰的……」听到这里林次方才满意,一把抓紧小樱冲刺起来。每一次的抽插,「扑哧扑哧」

  的淫水声不绝于耳。「啊……好深……到子宫了……好爽……不要停……啊……啊……

  小穴要化掉了……啊……」随着一股浓稠的精液射入,小樱也在高潮中昏死过去。

  然而纲手这边的好戏却刚刚开始。自从分别后,林次的肉棒一直在纲手脑海中挥之不去,回到家中纲手才发现自己的内裤早已湿透了。躺在床上怎么样也难以入眠,下体的骚痒一直渴望着肉棒。虽然只瞥见一眼,但是连肉棒上跳动着的血管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放荡,我可是堂堂火影怎么能如此淫乱?」纲手的理智一次次地抵抗着身体的欲望。然而身为火影为别人口交的刺激感越发激起偷尝禁果的欲望。「他可是帮助收服三尾的英雄,哪个少女不会为他倾倒。」理智一步步的退让,同时林次的蝙蝠早已散布在纲手家周围施展起淫音阵法。

  纲手的手不自觉的伸向下体,扣弄起肉穴来。

  「啊……林次大人……啊……好想要……啊……」纲手一手搓揉着巨乳一手抽插起肉穴来。手指也慢慢从开始的一根变成了三根。「咿……啊……好舒服……肉棒……让我侍奉您的肉棒吧……」纲手闭起眼睛幻想着自己舔弄着林次的庞然大物,舌头不自觉的吮吸着。「啊……继续……用力……啊……」「啊……还要……不要停啊……」「啊……啊……又要丢了……」一次高潮后纲手的性欲如同决堤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快感一波波的冲击着纲手的理智和道德,手指如同着魔一样不断所求着高潮。

  不知道第几次高潮过后,纲手才发现窗外已经破晓了,意识到即将要去办公了,才将在淫穴中抽插了一整晚的手指依依不舍地抽出。就算如此,在满屋淫扉的气味下,自己还不自觉的把手指上的淫水舔弄干净。随后回复些理智的纲手望着床上一片狼藉和水渍,自己不禁烧红了脸。「我怎么会这样,竟然幻想着林次自慰了一个晚上」

  庆幸的是身为三忍之一又擅长医疗忍术,这些体力消耗对纲手并未造成多大影响。只是在办公时无法泄欲使纲手分外难受,好不容易熬到一天结束,等不及回家便匆匆冲进了厕所。「啊……好爽……肉穴好充实……啊……现在要是来个人……一定会发现我的……多淫荡的味道……啊……堂堂火影在厕所自慰……要是被发现了……啊……」

  纲手咬着自己沾满淫水的内裤压抑着呻吟,一边在公共场合自慰的刺激下,手指不禁加大了力度。

  高潮过后,余韵将纲手的身体显得格外抚媚。纲手匆匆赶回办公室想要收拾东西回家了却发现门开着一条缝。偷偷往里一看,发现林次正把静音压在身下疯狂的抽插着。「啊……主人……大肉棒又粗插的又深……静音……被主人插得好爽……」静音断断续续地呻吟一字字轰击着纲手的理智。

  其实林次是故意开着门缝激起纲手的性欲,纲手昨晚的春宫秀林次一场都没落下的收入眼底。果不其然,刚刚稍微抚平一点的欲望一下子又冲垮了纲手的理智,巴不得此时被压在身下的正是自己。纤细的手指一并插入淫穴内粗暴的渴望着高潮,嘴里也跟着静音淫乱的话语呻吟起来。

  「主人……主人的肉棒……我也要……又粗又硬……插到最深处……」纲手瘫坐在地,用力分开蜜穴,用手扣挖着。林次不露神色的继续操着静音,其实对屋外一举一动心知肚明。他把静音抱到窗前,把窗帘拉开,然后让静音的肉穴对准自己的肉棒把手一松。「啊……」伴随着深深插入的快感和冒着被窗外人发现的风险,一下子就让静音淫水一泄而出。

  「怕被人看见的话就抱紧主人,不然当心掉下去喔」说完静音双脚一夹缠在了林次腰间好像真怕掉下去一般。林次一下子加剧起抽插的力度和速度,静音在巨大的快感下连呻吟都发不出只剩虚喘的声音。抽插几百下之后,静音的身体猛地一颤,一股暖流打在了马眼上,随后软了下去。

  林次轻轻的放下静音,挺起着阳具慢慢向门口走去。「啊……啊……还要在深一点……啊……」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纲手浑然没有发现林次的接近。「想不到火影大人外表看来道貌岸然,暗地里却偷偷自慰啊」被林次的一句话,纲手的理智被吓回了大半。

  「可惜昨天火影大人不赏脸,只能让静音代为消火了」说完林次得意的挺了挺自己硕大的肉棒。看着眼前的肉棒,还沾满了淫液散发出一股腥味,然而此时纲手却贪婪的吸着。正当内心的理智和欲望还在不断争斗时,双手却已经不自觉的握住了粗大的肉棒。

  肉棒跳动的感觉随着手感冲击着纲手最后的理智。「纲手大人也想品尝下这根巨棒吗?」「是,说是我就可以得到它了,不行,我是火影,怎么能这么下贱放荡」纲手内心的斗争还在持续着。林次看出了她的心思,俯身轻轻的说道「再这么犹豫不决,以后每晚都只能靠你的手解决咯」纲手知道自己的羞耻全被林次掌握了,也不再挣扎狠下心任由自己堕落到欲望之中。「我要……」「要什么?不说清楚我可不知道喔」林次故意戏弄着纲手。

  「给我肉棒……求求你……」「哼哼,这次可是你自己开口求我的,好好舔,不然以后再也别想有机会」「是……」纲手迫不及待地将肉棒含入口中卖力的舔弄起来。

  「想不到堂堂火影居然在办公的地方给人口交,真是下贱」在林次言语的刺激之下,纲手非但没有反驳反而更加努力地舔着马眼,把原来的淫液一扫而光。

  「我真的是下贱的女人么……不管那么多了……肉棒真美味……又粗又硬……只要每天能品尝到这么美味的肉棒就好了……」「噗滋噗滋……」整个楼道内都回荡着这淫荡的声音。纲手也随着每一次肉棒深入喉咙一点点堕落进欲望之中。此时火影的尊严和地位一切都不再重要,想到万人敬仰的自己下贱的为林次口交着,淫水不自觉地顺着大腿根部淌了下来。

  纲手口交的技术也让林次享受不已,每一次舌尖都轻轻的划过马眼然后细腻而又轻柔的从下往上扫过再慢慢含住。一股射精的冲动涌了上来,纲手也加倍努力的用自己的巨乳夹着肉棒来回搓揉。

  「火影大人,接好了,这是给你的奖励好好品尝,以后你就会爱上这个味道的。」纲手听完更兴奋的套弄起来,一股腥臭味直冲大脑,此时的纲手感觉到从未达到过的满足。

  「好腥……好热……可是感觉好好吃……黏黏的……滑滑的……」精液在嘴里不断地被咀嚼着品尝着,迟迟不愿吞下。「别担心,只要你发誓成为我的奴隶,以后每天都会喂饱你的」林次看透了纲手的心思,刚射完的肉棒又挺立了起来,上面浓郁的腥臭味令纲手不自觉的舔弄起舌头来。

  「我……愿意以火影……之名……发誓……今后永远做……林次主人……的奴隶……」说完将口中的精液一股吞下还主动的吻了一下肉棒。接着颈部就浮现出冒着黑气的蝙蝠咒印来。

  「转过身把屁股撅起来,用手把肉穴分开,然后该说什么自己知道吧」纲手昨晚早已幻想着肉棒刺入自己体内无数次了,立马顺从的趴在地上,摇动着屁股露出粉嫩的肉穴。「请主人赏赐给奴隶肉棒」「哈哈」林次大笑一声变将肉棒一下捅入蜜穴中,由于之前淫水的湿润,一下就插到了深处「看来火影也终究是个女人,逃不过自己的欲望」「是……啊……当火影……还不如当主人的奴隶……主人更用力地侵犯我吧……」

  「啊……啊……好爽……好充实……用力……再深一点……」「比起自己自慰起来如何」

  「主人的肉棒厉害多了……啊……顶到花心了……好舒服……要泄了……」蝙蝠咒印再次把两人围了起来,林次感觉到自己的查克拉愈发充沛,明白自己的力量也今非昔比了,更加得意地抽插着淫穴。「啊……啊……不行了……要死了……奴隶要被主人插死了啊……」在绝顶的高潮下,纲手瘫软了下来。

  数日之后,木叶村正式命名林次为第6代火影,每次经过办公处时总能听见屋内传来阵阵淫叫声。这里也成为林次淫乐的天堂,屋内静音小樱红莲纲手等人争相舔弄着肉棒,妩媚动人的胴体激发着林次更多征服的欲望。

  【完】

  字节:22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