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夜樱】【作者:路人甲乙丙丁戊】【完】
世界上所有的因缘,都必有其来处与原因──

  那是发生在佐助叛出木叶,鸣人随自来也外出修练后,在木叶忍者村所开始的一段故事。

  对於少女来说,这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梦境──无尽星空下,大雪纷飞、神风咆啸的辉煌黑夜。一名锺灵天下之秀、绝美至圣的神女,头长双角,身披着华丽高尚的祭祀礼服。站在一棵耸穿星空的扞天巨树下,孤独仰视。她──是这个世界,唯一有资格被称作「神」的存在。

  神女紧闭着她异於常人的三只瞳眼,但却无损她的惊人美感,只是让观赏的人有着自惭形秽之感。正常的双眼,流出无法抑止的两行滚烫泪水──是她对这块大陆生灵的最后慈悲。

  她曾如同汪洋大海般的温柔慈爱,在见证无数无穷的沧桑岁月与人性丑恶冲刷下,越来越显得冷漠及难以亲近。包括那些曾歌颂她的普天百姓。

  ──没有人理解她、没有人尊敬她、没有人赞叹她。慢慢的,表面上依然尊崇,人们私下厌恶其身、诅咒其名──那名曾经拯救过他们的神女。

  於是,不知何时,她发誓过救赎天下的悲愿,已扭曲成对生灵最森寒严冷的嫌恶与憎恨,毁灭吧──让一切都归於毁灭与寂静吧!

  三只眼瞳中,蕴含着让天地万物畏惧臣服的恐怖法则,神女想出让这个令她纷乱恼怒的无明世界,再度重归清平美好、万物齐心的法门。

  此夜的风是冷,彷佛万物生灵的凄厉嚎叫,两名英俊肃穆的少年,立在绝美神女的面前。

  「妈妈,求您停手吧!」

  两名少年悲伤欲绝,那怕预知到最后答案,也要再一次聆听,绝不可能出现的回覆。

  神女静穆不语,然而北风的呼号声,愈加严酷肆虐,彷佛在诉说最寒冷的话语──

  不须原谅,必须惩戒!神祗尊严,不容侵犯!

  两名少年擦乾了早已乾枯的无声泪水,握住手上的祭祀权杖,在苍生与亲情的抉择,身为人子的他们已作出最正确、亦最残忍的决定。

  妈妈,原谅我们!

  神女不带有一丝情感的美丽面庞,越加冷酷萧瑟。黑夜星空下,风雪震怒,神女张开双手,彷佛想将所有苍生世界都包覆在一双玉手的笼罩下。然后,绝美的身躯,在星空之下化作虚影,而身后耸立的巨树,树中的一条细缝中,睁开了藐视人间的冷漠竖眼。

  阵阵的雷响,诉说着神女的绝对愤怒,化为一道道,不应存在人世间的女性声调。

  羽衣!羽村!

  两名少年手上权杖握着越发牢固,咒语结印也蓄势待发。 昔日慈爱母亲交给他们的资产与经验,他们要用最无奈悲恸的方式来回报母爱。

  无数邪异庞大的扭曲树枝,举高、落下,两名少年避过,随即、无可避免的母子相残天伦惨剧,在上古的神话中最为冷涩与灰暗的气氛下,彻底爆发!

  那就是──在忍者神话中被所有生灵称呼为「恶鬼」的「卯之女神」大筒木辉夜被两个儿子,大筒木羽衣与大筒木羽村封印的战争开端。

  画面到此为止,在停止的画面中,像一块逐渐延生裂痕的镜子,成为一块块细碎的玻璃,散落在整个梦境空间中,最大的一块,在最恰当的位置、最恰巧的时机中,照射出了做梦者迷惘的面孔。

  那是──与梦中神女大筒木辉夜有着三分神似的清秀面孔,亦是木叶忍者村中,由旗木卡卡西所领导的第七班,与旋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同为战友、神态空洞茫然的普通少女──春野樱。

  回到现实,春野樱──这名在佐助与鸣人离开木叶村后,越加清秀可人的脸孔与窈窕玲珑的身材,此刻却在她所修练的木叶村医疗室中的病床上赤裸呈现。

  高挺娇嫩的浑圆乳房、与女性刚迈入成熟的醉人蜜穴,女人最为青春的性感胴体,完完全全毫无遮掩的赤裸展出,而春野樱的模样,明显是昏迷不醒,而蹙眉不语的面孔,又似在说明着,少女此刻正在沉浸於一个难以言明的诡异梦境。

  半黑半白的神秘之人、现在仍是「晓」组织成员之一人的黑绝,正站在全身赤裸的春野樱前,露出发自衷心的快乐笑容。

  「妈妈,你残留在天地之间的最后一丝魂魄,终於被我找到了。」黑绝,其真实面目为大筒木辉夜的幼子,终生为了复活其母亲而奔波的男人,为了让母亲复活,而从背后推动宇智波班的一切行事。但是,谨慎的他,仍要找出另一条预备方案──当年被大筒木羽衣劈散,流落在九州之地的辉夜一丝残魂与查克拉!

  在病床前缓缓跪下,看着小樱丰满坚挺的雪乳,黑绝脸上,没有丝毫淫亵之态,有着,只是憧憬母亲的小儿娇态。

  (这──就是母亲的乳房吗?)

  黑绝恭谨的跪下,嘴巴轻轻含着小樱的乳头舔弄,感到很久没传来的淡淡温馨在心中洋溢。

  母亲,我一定会复活你!

  在心中默念誓言后,站起来的黑绝快速准确地结着复杂的咒印,在木叶村中,只有第一代火影与今日大和才能使用的木遁,此刻也在黑绝手上重现。

  两条树须从影子中冒出,在空中不断地挥舞摆动。然后,徐徐卷向意识仍在梦中的少女胴体,两条树须各自缠绕玩弄着小樱如同樱桃般地粉嫩乳头,待至敏感的乳头彻底红肿充血后,由树须顶上,忽然冒出一根尖针,各自狠狠插入小樱的乳头!

  「啊……啊啊啊~~」

  即使仍在睡梦中,小樱也感受到两边乳房所传来的异样感,但是,那不是痛苦,而是灵魂本能对回归自己真实面目的无上喜悦感。

  「咕……咕鲁咕鲁……咕鲁……」

  树须的尖针上,不断注入着翠绿的香浓液体,这些液体,真名为「大地母液」,是来自於辉夜本体大树的菁华树液,能够使乾枯於名为春野樱少女灵魂下的辉夜残魂,慢慢地得到滋润与再生的机会。

  小樱的雪峰,在树须尖针不断地灌射下,越来越肥美酥大,就像是哺育着天下苍生的神灵母亲一般,整个赤裸胴体,开始慢慢发出丝丝的神圣光辉。

  (呵呵,木叶第七班……宇智波佐助是因陀罗的转世,漩涡鸣人是阿修罗的转世,而剩下的春野樱,却是母亲辉夜的转世。)「命运这东西,果然耐人寻味啊。」

  说出这句感叹的话,黑绝召回已经注射液体完毕的树须,温柔着为小樱擦拭身体、穿着衣服,在默然注视着还在熟睡的小樱,静静地鞠躬,然后,身形淡去。

  「母亲……期待你觉醒的一天到来。」

  ****************

  *

  坐在卧室的椅子上,春野樱这几天心情感到十分愉悦。修练的医疗忍术有了重大的突破,平时难以达成的查克拉运转重要关键,此刻却能轻而易举的驾取。

  连师傅千代纲手也对此赞叹有加。

  然后,在女子爱美的天性下,小樱发现自己的身材变得更加完美了。高耸浑圆的酥乳、柔滑娇凝的肌肤、洁白有力的玉腿,都无一不散发着刚成熟少女的惊人魔力。

  可是……

  (佐助……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还有……鸣人……)少女怀春的情怀,让小樱原本晴朗的心境变得忧郁,不仅想到破门而出的佐助,也想到,向她发誓会找回佐助,而努力修练的鸣人……原本的第七队,只剩下她一人,她好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的不能挽回,佐助跟鸣人都越走越远,自己还能跟着上他们吗?

  (我……一定要让他们认同我!)

  小樱紧握双拳,而心中,却有一丝破碎记忆,随着小樱的誓言而被牵动──那是在神话大战中,头长两角的一名母亲,对两名最为亲爱的儿子,最为凄厉的怒吼──

  为什么,不认同我!

  小樱脑中瞬间一阵晕眩,摇了摇头,再回想时却什么也记不得了。

  (啊……师傅的训练时间快到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小樱站起身来,开始往师傅纲手的修练室出发。 一边苦恼又带欣喜的摸了摸自己越来越沉重的美丽乳房。

  (有点……麻烦呢。)

  ****************

  *

  又过几个月,小樱的身材越加窈窕玲珑。让她的好友兼情敌、胸部平坦的井野不由忌妒万分。但是,表面十分得意的小樱,却不是如表面般的那么快乐,甚至,开始对自己胴体散发的魅力,感到隐隐的恐惧。

  卧室中的大镜子,一向不喜做太多打扮的小樱,此刻却全身赤裸着,在镜子前展示自己越来越接近无暇的雪白胴体。 并把用自己私房钱买来的高贵美容品,轻轻涂抹自己全身。揉捏着丰满挺翘的酥乳,小樱感到有一股火焰在心中燃起,但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远古时期的「卯之女神」──大筒木辉夜,为人类诞下了传承忍宗的两名始祖。在神女还没彻底堕落前,她,无愧於女神之名,拥有着最广阔无边的母爱与慈悲。

  在最后一战中,象徵辉夜的「善」魂,被其儿子羽衣亲手斩断,流露在天地无垠之间。 而占绝大多数的辉夜「恶」魂,则被两兄弟彻底封印,成为「十尾」。

  如今的「善」魂,在经过无数年天地灵气的蕴养下,终於得以转世轮回,成为了某个少女中的细小残魂。象徵着女神慈悲的母爱。

  然而,这种母爱,却有同时象徵着最为原始的生育本能、代表着在原始社会中,人们想要传宗接代,香火绵延的渴望。

  在镜子前肆意扭动爱抚着自己丰满娇躯的春野樱,当她灵魂中的辉夜碎片逐渐觉醒时,那种母爱本能,也开始刻印在她的心上。

  春野樱颤抖的葱白玉指,生涩着抚摸自己下方开始潮湿的潺潺蜜穴。这是她两个月前一次脸红耳赤地偷看卡卡西的藏书后,才偷偷学会的技巧。

  (恩……哈……佐助……佐助他的手……在抚摸我……啊啊啊……)几乎没有任何性知识的春野樱,连男人的性器官也一知半解。只能藉由最粗浅的羞涩想像,幻想冷傲寡言的佐助,正在抚摸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拥有青春活力的娇嫩玉手,一只手大力揉捏转动自己的浑圆淑乳上的美丽樱桃,一只手则笨拙地按压硬挺充血的粉红阴核,任何花丛老手都能看出,少女的自慰技巧是多么粗浅与事倍功半,然而也因为如此,这样纯洁的少女逐步为欲望所侵蚀的画面,才显得如此有诱惑力。

  这几乎──是一个半月来,少女甜蜜又扰人的例行公事。

  ****************

  *

  又过了半年,春野樱的医疗忍术有着突飞猛进的进步,即使是对她十分严厉的第五代火影纲手,也已经完全把她视为接班人来培养。 然而,连纲手也不知道,更大的变化,早已降临在她的爱徒身上。

  医疗任务的结束后,春野樱带着满脸的笑意,跟村中的夥伴好友打招呼后,用着略带疲惫的步伐慢慢回到自身居处。

  她的居室和半年前摆设几乎一致,只有书桌旁的镜子,被春野樱换了面积更大、花纹雕饰更漂亮的华美镜子。小樱只觉得自己有必要更完美的看清楚自己身体上的每一寸娇肤,彷佛只有更大更美的镜子,才能配得上自己。

  完全没有任何迟疑,小樱她熟练地把全身的简便衣服脱掉,全身赤裸地站在大镜子旁。小樱越来越迷恋地爱抚自己性感的胴体,白玉羊脂的肌肤,挺拔高耸的酥胸、洁白修长的玉腿,羞红脸上的清秀面孔,正在青涩少女与成熟女人之间的过渡阶段,显得越发诱人可口。

  然而,小樱越不满足,她隐隐觉得,自己本该有更完美、更神圣的性感胴体. 她记得,那是在自己一年多来连续做的梦中,在耸天神木下,仰望浩瀚星空的银发美女。

  她知道,那是自己。

  她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她只记得,每次醒来时,自己的胸部越发挺涨,似乎有什么酥麻液体在乳房的血管下流动。

  她不记得,总有一个半黑半白之人,在她深入梦境中,虔诚地跪在她床下,为她乳房注射原本属於她身体的翠绿液体,然后守护她、呵护她、等待她,唤醒她。

  看着镜子的雪白胴体,小樱一如往常的爱抚全身,但是,幻想与自慰,已逐渐满足不了她未经人事却充满欲望的玉体。 如今少女的胴体正在最青春活力的阶段,然而,却没有真正能抚慰她的人,亦没有,真正能理解她的人。

  佐助的离去已经是一年多了,再憧憬的爱情也在现实中的残酷下逐渐冷却。

  她,仍然深爱着佐助,却不能不开始对他有所怨怼。

  何时,才不是镜子看着自己的美好胴体?

  何时,才不是自己的双手爱抚全身?

  小樱,想起了佐助离开木叶村的那天晚上,自己对佐助哭泣的诉说:

  「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呢?」

  「为什么每次……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告诉我?」「如果我失去了你……」

  「对我来说……」

  「就和孤独一样啊……」

  真挚的挽回话语,最后,只换来佐助淡淡歉意的一声:

  「对不起。」

  以及自己被击昏的最后记忆。(参照火影忍者第181话)那怕已过一年,小樱当时的记忆也未曾减淡。

  到头来,你仍然认为我是累赘吗?

  小樱心中,忽然传来一阵熟悉又陌生的女性怒喊:

  为什么,不认同我!

  一道画面,儿子的权杖从母亲的两乳中央穿透过背,只留下淡淡歉意的一声:

  「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小樱她泪流满面,在哭泣声中,不停地爱抚自己的丰满身体。

  这股莫名其来的摧心疼痛,她不要!她想忘却。

  朦胧中,她想起同样远去的鸣人,然而突飞猛进的鸣人,亦是小樱心中的痛,不知何时,好胜的自己已变成了拖油瓶、不知何时,自己只能在背后默默地哭泣,她想忘却这一切!

  然后,她想起了一个平凡人,她的医疗同事──隐。

  一名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甚至没有忍者会记起他的名字。

  成绩平凡无奇、样貌平凡无奇、家世平凡无奇、性格平凡无奇,即使成为医疗忍者,也是医疗忍者中,最平凡无奇的人。

  隐不是他的本名,而是周遭人对他的昵称──一个完全没有存在感的人。

  然而,春野樱却知道,这平凡至极、没有存在感的男人,却拥有个不平凡的地方──那满布青筋、乌黑拙壮的粗大阳具。

  那个男的,曾在休闲闲暇中,趁春野樱换穿医疗用服时,偷拿她的贴身衣物来自慰打枪,却不知道,早换完衣物的小樱已在背后观察许久。

  表情羞怒异常看着隐不堪行为的小樱,不知为何,却没有做出任何阻止的行为,那是她第一次真正看到男人的阳具。几个月的自慰中,小樱的性知识已经越加的深厚,然而看着隐比春宫图上描述还粗大几分的肉棒,她仍忍不住目不转睛。

  她应该要狠狠揍他,甚至禀告师傅纲手给予严厉惩罚,但是她没有。也许是帝一次看到他异於常人的粗大阳具所致、也许他是春野樱第一个看见,懂得欣赏她身体的男人。

  ……就是他吧,春野樱在心中迟疑想到,作出以往绝不会做出的决定。

  在心中,原本属於春野樱的性格部分,开始有了细细的裂痕与转变。

  小樱爱抚雪乳与蜜穴的双手更加大力与快速,开始幻想着,隐的大肉棒拍打她丰满乳房的淫荡画面,这种想像画面,不仅不让小樱感到羞愤,反而隐隐有一丝愉悦与快感。甚至,来自心中的另一面,浮起了想要爱护他的母性冲动,呼唤她、鼓动她。

  跟自己比起来,他是如此的孤独──没有朋友。沉浸在幻想中,小樱的乳头越加娇嫩硬挺,口中低低的呻吟声已经无法抑止,越放越大。

  跟自己比起来,他是如此的平凡──没有目的。弯着腰的小樱,玉股猛地高翘起来,左手食指、中指猛力抠挖着蜜穴的深处,开始流出细细的淫水痕迹。

  她想要呵护他,把他的平凡面孔埋进自己丰满的两座雪峰中,那是无与伦比的优越感与保护欲,来自於曾经守护这个世界──「卯之女神」大筒木辉夜的善之本能。

  小樱卧室角落,隐藏在阴影一角的黑绝,轻轻一笑:

  「隐吗?也许……是个契机也说不定。」

  ****************

  *

  再一次,小樱又进入梦境。但往昔「她」与儿子相残相弑的画面,这次却没有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昔日仍为女神的「她」,在无数百姓虔诚膜拜下,为苍生祈祷赎罪的慈悲。

  赤裸着身体,无瑕的浑圆椒乳正在接受树须针口中的「大地母液」不断滋润,越来越肥美饱满,甚至开始缓缓溢出象徵母性的丝微奶香。十分熟悉陌生的感觉在呼唤着她,心中的另外一面,从心灵最深处缓缓浮起,小樱眼神空洞的凝望着前方的虚空,她的表情越来越神圣慈爱,像是垂怜苍生的圣母一般。

  救济……赎罪……

  这是「她」──还没堕落成恶鬼时,发自内心的虔诚渴望。

  小樱原本粉红色的发色,开始逐渐转向银白剔透的玲珑颜色。而俐落的短发,正在不断地蔓长到地板上,那是──曾经降临於人世间的女神姿态。 赤裸绝美的胴体,却使人感受不到任何的淫秽气息。

  黑绝恭谨地半跪在「她」面前,用着无比顺服的语气说道:

  「母亲……有一个人,正需要你的救赎。 」

  ****************

  *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隐拿着小樱的内衣裤,在猥亵的意淫中,浓浊的滚烫精液再度玷污了已被洗刷多次的粉红内衣。

  心中沸腾的淫欲稍稍平息后,隐看着污浊的内衣,微微地叹了口气。

  他──喜欢春野樱已经很久了。然而,平凡无奇的他,没有宇智波佐助的天赋,亦没有漩涡鸣人百折不回的毅力。他只是个卑微、懦弱的普通人。他没有变强的动力,也没有追求的目标,成为医疗忍者,只是无奈中的意外──在第五代火影提倡医疗制度下,战斗能力卑下的他,在人员极度缺乏下,成为医疗忍者的预备生。然后他,再次遇上了曾经暗恋的春野樱。

  平凡无奇的他,没有亦不敢追求散发着明亮耀眼光芒的春野樱。只能这样,用着卑贱的淫亵自慰,来抒发自己心中的爱欲。

  然后,一阵如梦月光,忽然洒落在隐平凡的脸上。隐自然地抬头望去,却在那刹那间,再也收不回自己的惊讶目光。

  那是──一名银色长发垂地,全身赤裸的绝美少女。不、甚至用少女都不足以形容她的模样,在无尽黑夜中,散发着神圣月光的完美胴体。 隐大脑中,读书不多的贫乏字汇,只能浮起两个字来形容──「女神」。在震惊恍惚中,隐似乎觉得眼前的女神,竟与他的暗恋对象──春野樱,有着三分相似。

  少女神圣的姿态,使得隐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忏悔着自己过往的一切过错。

  那透露慈爱的辉芒,甚至使得隐的羞惭面孔,逐渐地泪流满面。

  你,向我赎罪吗?

  尽管少女一言不发,然而隐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这段字句。发自内心的恭谨点头。 隐,看见少女微微的点头,脑海中又浮现一段话:

  你,认同我吗?

  这是一段十分突兀、甚至让隐完全不解其意的字句,然而隐仍是十分快速的点头。 这样绝美的少女、这样神圣的胴体,又有什么好不认同的呢?

  当隐点头后,少女笑了,那是隐一辈子,也没有看过的极美笑容,少女第一次口启朱唇,用着黄莺出谷、温柔感人的轻缓语调说道:

  「那你,爱我吗?」

  在少女不带一丝淫秽、不加任何私欲的问句中,隐像着迷的般,再度毫不犹豫地点头。 如此绝美的女神,又有什么人能不爱呢?

  少女手摀玉唇,看着隐,呵呵地浅笑了起来。然后两手平直张开,完美无瑕的雪白胴体展开在隐的眼前,十分神圣感人地看向他微笑说道:

  「那么,抱紧我,让我来──救赎你的罪吧。」对於隐来说,这种要求,无异於从天外飞来的轰雷一样。原本就不太能维持的理智在瞬间内被震得七晕八素。当他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抱住了眼前的绝美少女。

  「啊啊……」

  隐感到压在自己瘦弱胸膛的丰满雪乳,峰上的樱桃正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在隐的身体上,流下数痕细细的奶水水渍。 感到怀里的绝美神圣胴体,隐心中产生了亵渎女神的黑暗冲动。

  那即是──「卯之女神」大筒木辉夜无法避免的原罪。

  对万物生灵的过度慈悲,只会让神与人之间必要的阶级与崇敬不再出现,人类,是总想向不可能挑战的生物。不容亵渎的神威与人定胜天的思想,最终所导致的,只有无尽的悲剧而已。

  隐猛地吻住了少女的玉唇,夺走了「她」这身体的第一次初吻,舌头更是不断卷起对方的香舌,细细品尝舌上的美味香涎。在漫长的激吻结束后,充斥兴奋的隐,看到被强吻的少女,脸上的表情仍然神圣高尚。一时间,满足的欲火瞬间被黑色的愤怒所加入与渗杂。

  这是什么意思?

  瞧不起我?可怜我?施舍我?还是……救赎我?

  隐的面目越来越狰狞,他本不是如此易怒暴躁之人。然而在少女辉煌的圣光下,无尽的压迫感,使得隐的自卑心态越发扭曲起来。

  猛地把少女推落地上,隐胯下的巨龙昂然挺立,龟头距离少女的玉颊不过半公分的距离,向少女散发着滚烫的热气与羞辱。

  你不是要救赎我,那么,就用嘴来救赎吧!

  隐并未言语,然而眼中的熊熊欲与怒,却明白无误地告诉了少女这样的意思。

  但,拥有强大力量的少女并未介怀,香舌轻吐,柔滑湿润的感觉,瞬间从隐的敏感龟头,直冲而上。就只是那轻轻的一触,极致颤栗的快感彻底地掩没了隐的一切,那是人类对女神的最大亵渎与深沉欲望。隐一生中,第一次不是因为手淫而喷发的浓稠精液,大量与狂暴的撒落在少女的绝色容颜上。

  少女惊讶地望着隐,随即展出宽容的笑靥。 嘴巴温柔仔细地含住了隐刚喷发的龟头。 无微不至地,将隐包皮下的每一寸污垢都舔弄乾净。 然而越是如此温柔,隐想要破坏这股神圣的欲望,就越加旺盛。

  就在这时,少女神圣的面孔,忽然开始渗杂了一丝人性,开始有了羞涩的酡红。

  (我……怎么了……)

  少女迷惘的眼神中,被压抑的主要人格,在最不理想的时机下缓缓苏醒。然而眼前的,却是让名为春野樱的少女,所无法接受的画面。

  (啊……啊啊啊啊啊!?)

  自己的嘴巴,正在温驯地为男人丑陋巨大的阳具服务。舔弄中,不时夹杂了一两次的吮吸。那是──小樱在手淫中所幻想过的最淫荡画面。

  (啊……不、不要……啊啊啊……)

  尽管春野樱的神智逐渐复苏,但是,她的身体、她的朱唇,却仍然不安分地,为隐的阳具最竭尽全力的侍奉。

  (停……停止……啊……)

  春野樱在内心中不住地摇头哭泣,然而显现在外的,仍是优雅神圣的微笑。

  玉唇把隐再度喷射的精液给吞咽后,小樱完全感受到黏稠的液体在喉咙中滑过的异样感,然后起而代之的是──一股牺牲奉献的博爱感。

  就像忍术中,有着引诱敌人的色诱之术。 上古神明之中,亦有女神的奉献之术。 藉由肉体的慈爱温存,来救赎生灵的沉沦灵魂。

  人性的春野樱,想要反抗逃离。 神性的大筒木辉夜,想要牺牲奉献。 两股异样的冲突感,让小樱辉夜化的女神胴体上,开始有着人性化的表现。

  隐惊喜的看到,少女的脸色,在神圣中开始露出些微的苦恼与挣扎,那才是──他所渴望看到的景象。

  只有将神,拉入人间的地狱中呻吟娇喘,那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你果然,只是个淫荡的女人而已。」

  将少女的娇躯抱起来,粗大的阳具,对准少女早已经分泌出无数爱液的阴唇猛然挺入。

  「不……不要啊!!!」

  当隐阳具突入的那一刻,春野樱终於夺回了身体的主动权。然而等着她的,只是更残酷的事情。自己的第一次──被不是佐助的人,夺走了。

  少女的神智,至此彻底崩溃。而隐藏在下的神性光辉,则开始缝补,少女被巨大冲击导致的心灵创伤。

  「啊啊……拔……快拔出……啊啊…我……啊啊……我……」下体的鲜血仍不断流泄,但其挣扎的痕迹却越来越小,少女心中开始浮现的,是古老的回忆。

  这是无数年前,神殿下一名善良女神的过往,生民恳求她的眷顾、百姓恳求她的博爱、万物恳求她的慈悲。春野樱下体的私处,开始分泌着更多更润滑的淫液,她感觉的到,正用丑陋阳具侵犯她的少年,是多么渴求她的胴体。

  这跟佐助比起来,是多么的不同!

  昔日的她,渴望被认同,然而换取的只是佐助的决绝离去。迷离的眼神中,开始露出淫荡与神圣混合的笑容。两只手开始主动地揉捏自己丰满的浑圆肥乳,将沾染在手指上的丝丝奶水,不时放入嘴唇中舔食。她自然认得夺走自己处女的少年,而聪敏的她也知道,隐,早就暗恋她许久了。

  这就是──她被别人认同的证明。神性的奉献、与少女的私心,开始用着扭曲的逻辑方式,结合在一起。

  「我的裸体,很美吧!」

  放开一切的少女露出清纯淫邪的媚笑,身上忽然散发着翠绿的光芒,那是「大地母液」开始与身体灵魂共鸣结合的证明。两座丰满的雪峰中,原本只是细细渗出的奶水开始大量喷发,在随着肉棒抽插,眩人耳目的摇荡乳波中,溅了隐的一身。

  粉红娇嫩的阴唇越来越性感肥厚,挤压隐肉棒的湿润肉壁,开始长出粉红的突起肉粒与成叠的淫荡唇肉,完美地将侵入的肉棒牢牢锁住。而深处的子宫,开始规律的一颤一动,发出恰到好处的吸力,让隐的龟头受到无比的刺激,那是万年前,将性感与神圣融合,能够取悦无数男人的诱惑神躯──大筒木辉夜的神圣胴体。 比之前强大数倍的快感,几乎让隐彻底疯狂了。

  「来,你……需要我吧。将你的兽欲,发泄在我的肉体上吧。」集神圣与妖娆於一身的少女,发出惊人的诱惑媚态。 此刻的她,究竟是神性奉献的大筒木辉夜,还是人性矛盾的春野樱?只怕,连她自己也都不知道。

  「啊……啊,就是……就是这样……再来……让我……洗净你的污浊……啊啊……」

  隐的肉棒,在少女脱胎换骨的洗礼下,终於再度忍不住,喷射出滚烫的精液来。

  然而,在隐还未歇息片刻时,趴下的少女掰开了自己玉股的娇红菊穴,朦胧妩媚的眼神横着他说道:

  「你,需要这里吗?」

  彷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隐萎靡不振的肉棒再度缓缓硬起,双手用力拍击着少女清纯的两片臀肉,看着两团乳肉晃动的诱人美感,他,要再一次夺走少女菊穴的第一次。

  「啊啊……好……紧……」

  迷失在少女的魔力中,隐的肉棒,狠狠地插入了十分紧窄的菊穴。从所未有的高潮与得意,在内心不断的徘回荡漾。黑暗的欲望不断高昇沸腾,他想要永远的占有眼前的美女。

  击昏她?拷打她?下药她?抑或监禁她?。仍在做爱,隐心中却充斥着暴虐阴险的谋算,全然没有考虑到,当他的险恶用心冒起的同时,胯下的玉人,身体与心灵也开始有着不同的转变。

  (呵呵……来了。人类的劣根性啊,才会让原本如此善良的母亲,堕落成「恶鬼」一般的存在。)

  从头到尾,躲在一旁欣赏春宫的黑绝,彷佛能看透隐的黑暗念头,对此发出了不屑的冷笑。

  春野樱额头上,一条竖直的细痕,随着隐心中黑暗的旺盛,逐渐浮起。然后张开,这是──「九勾玉?写轮眼」。

  相传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开启,需要在体会爱的真谛时,再承受失去爱的痛苦,当他们彻底承受时,那份爱,就会变成更强烈的憎恨,让写轮眼的真正威力显现於世。(参照火影忍者619话)

  而宇智波一族的始祖──大筒木辉夜,自然也具有相同的特徵与能力。当原本善良的女神,感受到人类无法根除的劣根性与邪恶时,发自心里的绝望与冷漠,让她原本光滑明亮、始终紧闭的额头细缝,终於因憎恨而开眼!

  那是──写轮眼第一次的现世。

  此时,背对着隐的少女,额头上的细缝越张越大,流出一丝丝的鲜血,彷佛就像是慈悲善良的女神,对於自己挽救不了的人性丑恶,流出最后的悲恸血泪。

  也就在此刻,在无法抑止的娇喘呻吟中,往昔一切的古老记忆,如流水般地流过春野樱的脑海,让她想起了一切。自己是春野樱、是「卯之女神」,亦是被人们称作「恶鬼」的──大筒木辉夜。

  大筒木辉夜的「恶」,继「善」之后,终於在春野樱的心灵内,彻底萌芽!

  隐感到自己胯下的玉人越来越妩媚、淫荡,不断地配合自己的种种荒唐行为。

  眼中透露着浓浓爱意,更是告诉着他,这名绝色的少女已经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他。

  「哈哈哈~~哈哈哈~~」

  隐忍不住放出肆意猥亵的笑容,原本平凡无奇的面孔,反映着心灵的丑恶,此时竟是如此的下作不堪。但隐完全不在乎,他要眼前将这女神般的少女成为自己的禁脔,一年、两年、三年、十年、百年、永永久久。

  ****************

  *

  冷淡地,张着三只眼睛,看着隐痴傻狂笑的辉夜化小樱。这是女神给予罪恶者的最后慈悲──无限月读。 隐将在自己的欲望中,永远沉沦不醒。

  看着闪现而出,跪在自己面前的黑绝,少女的声调不带有一丝暖性:

  「把他处理掉。」

  「是!」

  看着黑绝在自己眼中消失。

  冷淡绝美的少女,眼神逐渐迷惘,额头的写轮眼闭起,银白色的垂地长发慢慢变成俐落的粉红短发,然而心中的改变,却再也不能复原。

  「我,到底是春野樱……还是大筒木辉夜?」

  空寂无人的房间内,全身赤裸的少女,喃喃自语的自问自答道。

  ****************

  *

  (一年后,木叶忍者村)(此段参照火影忍者第245话)「好怀念啊,完全没有改变呢!」

  兴奋的青年──漩涡鸣人,以不同於两年前的成长姿态再度归来。

  随着自来也回来,刚跟卡卡西打完招呼的鸣人,开心地左顾右盼不见两年的熟悉街道。

  「啊!」

  随即,一道熟悉的倩影,就这样在鸣人的视野中出现。

  那是,正与千代纲手往前走,背对着他的小樱。

  听闻鸣人的呼声,小樱讶然转头,两人看到熟悉又有点陌生的面孔,彼此不由自主地说问道:

  「你是……小樱吗?」

  「你是……鸣人?」

  不须对方回覆,曾经出生入死的经历,让两人在错愕惊喜中,很快地就认出对方。

  「怎么样?我是不是变得……比较有女人味了?」小樱一反昔日的相处模式,不胜娇羞地向鸣人说道。

  然而鸣人的粗线条,让他大咧咧地回答道:

  「放心啦,你完全没有变!」

  (你根本就不了解女人嘛……)

  半是好笑,半是失落的小樱怅然想到。同时两双玉腿,不自觉的夹紧下体,连感觉十分敏锐的千代纲手与旗木卡卡西都没察觉到,灌满小樱蜜穴与子宫中的浓稠精液。

  这是,小樱这一年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破去处女的那一天开始,恢复原身的小樱,读着被情报确认为失踪人口的隐之讯息。彷佛那天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春梦与恶梦而已。但是小樱自己确切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了无法逆转的体质变化。

  每天例行的观赏自己裸体,小樱明显发现,身上的雪白肌肤,越来越显得吹弹可破。肥美硕大的浑圆乳房,甚至要用布条紧紧缠住,才会使人看不出异状来。

  更重要的是,被扭曲的心灵,让她无法克制住,想让人欣赏自己绝美胴体的被认同欲望。

  每当月光洒落,刚尝禁果的玉体,就像被彻底打开了开关一样。银白的长发垂泄於地,丰乳、细腰、玉腿,比春野樱更完美的神躯胴体再度展现,那种渴欲他人凝望的被认同感,让小樱越来越彻底迷醉与沉沦。

  第一次的主动,是距离木叶忍者村不远的小村落,一名上山砍材的莽撞工人。

  月光下,雪白无暇的神圣胴体展现在他眼前时,让他忍不住的虔诚跪了下来膜拜。

  然后、是路边的乞丐、读书人、武士、甚至单独行走的陌生忍者。越来越频仍的次数、越来越放荡的胴体,以及每次交欢后,潜藏心中的神性,感觉到男性内心的漆黑兽欲,从而触动的辉夜「恶」之堕落一面。

  没有一次例外,被选中的男人恶欲萌发,在无限月读之术下永久沉睡,没有任何人知道,平日开朗热心的少女,是有着如此不为人知的惊人变化。

  甚至,到了最近几月,那怕是没有月光的夜晚。春野樱属於大筒木辉夜的善恶一面,也会无法抑止的浮现出来。

  小樱感到隐隐的恐惧,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身为女神和恶鬼的大筒木辉夜,心中有着多么疯狂的计画与构想。

  她想抗拒,但却身不由己。在每天的夜晚下,沉沦於被他人认同的满足感与连绵高潮,以及在完事后,对人性丑恶面的最深沉体会。

  就如同彼此的名字涵义一样,「春野樱」与「辉夜」,在明亮春季原野绽放的美好樱花,以及在辉煌星空下的湛湛月夜,本就是截然不同的景象,然而,樱花虽美,又怎能与在无垠星空下的冷漠月夜相比呢?

  如今的少女,白天仍是开朗活泼的春野樱,到了晚上,却变成冷艳动人、神圣无暇的大筒木辉夜。

  然而,少女恐惧地发现,渴望被他人认同的欲望、被佐助舍弃的憎恨,让她的人格面,逐渐有往大筒木辉夜的方向倾斜。

  也因此,昨夜被粗鲁男人大力凌辱、将精液彻底灌满子宫的春野樱,看着久别相逢、谈天说地的鸣人。透过辉夜力量,了解他是阿修罗的转世后,加上彼此间的深厚羁绊,少女不由自主地对他产生了某些期许。

  假如──他能认同我。

  假如──他能不带任何邪念的需要我。

  也许──自己就能以「春野樱」的身分,继续生存下去了。

  知道鸣人曾经暗恋自己、知道鸣人的无邪个性,少女把维持自身存在的最后希冀,交托於仍然懵懂不知的鸣人身上。

  ****************

  *

  然而,这份希望,也只是如流星一般,在很短的时间内彻底熄灭。

  那是在大雪的街道上,藉由佐助之事,小樱对鸣人的突兀告白:

  「鸣人,我说……我喜欢你。」

  (求求你,认同我,鸣人……)

  「佐助……离我越来越远了,但是鸣人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拜托,让我……给我以「春野樱」的存在活下去的理由!)「你能够让我感到安心,所以现在我打从心底──」(鸣人,接纳我的一切,否则──)

  在外表羞涩的告白,以及内心的泣血呐喊下,等来的,只是令人心碎的答案:

  「小樱,够了。我说过……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讨厌……会欺骗自己的人。」(参照火影忍者第469话)大义凛然的言语,将小樱心中,最后一丝的寄托给击碎了。

  猛烈摇晃的身躯与脆弱不堪的心灵,被从远处观察的黑绝带来遮蔽最后光明的耳中传音:

  「母亲大人……现在,该是你重拾「辉夜」的身分了。」许久的寂静中,在小樱背对鸣人离开时,下了最后的决定与蜕变。

  「我知道了,就让……一切都结束吧……」

  ****************

  *

  往后的历史一切依旧,兜的计画、秽土转生、带土降临、班的复活、四影重生,以及,吸纳「十尾」力量的宇智波班,在黑绝的设计下,夺舍班的肉体,再度回归的大筒木辉夜,还有获得前世力量的佐助与鸣人之间的激战。

  「呼……终於结束了。」

  看着被两人重创的大筒木辉夜身体缓缓变回宇智波班,用光一切查克拉、身疲力尽的鸣人与佐助坐倒在地。

  「佐助!鸣人!」

  背后传来小樱高兴的欢呼声,刚结束激战、彻底松懈的鸣人,正想回头举着大拇指并露出灿烂的笑容来欢迎小樱。却浑然没有发觉,小樱略带诡异的声调与旁边佐助突然震惊万分的面孔。

  高兴地回过头来,鸣人看到的,是与小樱五官面貌相似却又美艳十倍的绝色玉颜,然而这一切,并不是最重要的。让鸣人无法反应的是,银白长发、头顶双脚、玉颜三眼,尽管有细节上的些许不同,却很明显的是刚刚击败的──大筒木辉夜。

  (怎么……回事?)

  来不及思考究竟发生什么事,精疲力尽的鸣人,在小樱迅速直接的玉指轻点下,两眼一黑,彻底地陷入昏迷。昏迷前最后的画面,是旁边佐助同样缓缓倒下的景象……

  在无人预料的情况下,第四次忍界大战,亦是最后一次的忍界大战。彻底的拉上帷幕。

  ****************

  *

  如今的忍界大陆,再也没有使人心情浮躁的灼热太阳。有着,只有在无尽星空下,温柔寂寞的美丽月色。

  绝美的女神──大筒木辉夜,同时亦是普通的忍界少女──春野樱。以完美无瑕的冷艳姿态,立於忍界的最高峰上。

  所有的丑恶人类及生物,都被她以无限月读之术,沉睡在永恒的梦境之中,并转化成白绝,成为她最忠实的士兵。

  再无纷争、再无厮杀、再无正邪、再无对错,这就是──大筒木辉夜的理想世界。

  然而,却只有两人是例外的。恭谨地站在辉夜?樱两侧的两位白绝,面无表情、不发一言的像块石头、沉默伫立。

  这两人,自然是落败后,同样被辉夜?樱转化成白绝的漩涡鸣人与宇智波佐助。

  回头看着往日最亲密的两位夥伴,辉夜?樱冷傲的玉颜逐渐解冻,忍不住噗哧一声,彷佛女神重回人间一样。只有在面对两人,如今高高在上的辉夜?樱,才能在偶然中暂时恢复,昔日纯真的少女情态与人格。

  将身上华丽的神服缓缓解开。 露出里面绝艳惊人的美丽胴体。 无法违抗辉夜?

  樱命令的白绝鸣人与白绝佐助,亦同时将胯下的巨大肉棒给抛出来。

  辉夜?樱美丽的玉手一手握住一根阳具,将之放在自己肥美浑圆的巨乳上,用着两座雪峰上的硬挺奶头不断挤压刺激两人的龟头,一边开始叙说着往事:

  「佐助……也许你不知道,我早在自己自慰中,就不断地幻想你用粗大的肉棒,拍打我乳房的淫荡画面……今天,我真的好幸福喔……」「鸣人,你这个色鬼,我知道你以前上课时,常常偷偷地偷瞄我的胸部。今日以后,你……可以永远地看个够……」

  作为无限月读的施展者,辉夜?樱能清楚地看见,佐助与鸣人的永恒梦境。

  为了实现哥哥遗志──成为火影的男人。

  为了守护大家──同样成为火影的男人。

  到最后,彼此间的深厚羁绊,终究让他们的最终目标殊途同归。

  然而,更让辉夜?樱心中触动的是,两人的终生伴侣,无一例外的都选择曾经的她──春野樱。

  「啊啊……小樱的一切,都是你们的……」

  换了数个姿势,辉夜?樱此刻如狗般地爬在地上吮吸白绝鸣人的巨大鸡巴,而下体玉穴则被身后的白绝佐助剧烈抽插。本应随着白绝佐助动作摇晃的浑圆酥乳,更被其两只大手用力揉捏,射出香腻温滑的乳水。

  身化白绝的两人,此刻唯一的目的,就是达成辉夜?樱下达的所有命令──满足她、取悦她、宠爱她、渴求她。

  那是──惟二在这世界中,能将她视为女人的两人。

  「唔……又……又…变大了。啊啊……佐助…再大力点…鸣人……你也……唔…呜唔唔唔唔唔!」

  沉浸在一波又一波高潮的辉夜?樱,在抽插蜜穴的白绝佐助肉棒喷发精液下,瞬间达到了一个不小的高潮,然而被她香舌细心服侍的白绝鸣人鸡巴,却趁着她高潮的享受下,一口气突破到她的喉咙中。被食道深深含住的鸡巴再也忍不住,同样射出了大量滚烫的精液。

  「唔……不够……我……啊啊……还要更多……佐助……啊啊……鸣人……」女神的性感胴体,渴求着更多的快感。此刻的辉夜?樱,正被白绝鸣人正面站着抱住,粗大的肉棒不停抽插着早已高潮数次、淫水潺流的湿润蜜穴。并且同时不断地深情热吻中,辉夜?樱肥美的乳房,在白绝鸣人宽广的胸膛上,被挤压成展露美好曲线的两颗半球形。深邃的乳沟,沾满了不知何时沾满的浓稠精液。

  全身的雪白肌肤,像是被涂了奶油一样,十分地滑亮柔腻。身后的白绝佐助,正在抽插着她的粉嫩菊穴,而舌头轻舔着她的娇嫩耳珠与洁白玉颈。

  感觉到下体的两只肉棒同时插入,蜜穴与菊穴的淫荡唇肉紧紧地收缩压迫,产生了极大的吸力。而同时两只肉棒蠕动抽插的异样感受,更让辉夜?樱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极乐快感,当两只肉棒滚烫浓稠的精液射入辉夜?樱的蜜穴与后庭时,她达到了这幅肉体有生以来的最大高潮。

  在高潮的刹那,她吟出酥麻至极的娇喘,媚态横生的美眸看向两人说道:

  「啊啊……你们……愿意……认同我……永生…啊啊……永世的陪伴我吗?」被改造成白绝、只能绝对服从的鸣人与佐助齐齐点头。 辉夜?樱发出高亢的淫叫声,紧紧地抱住身前的白绝鸣人,而身后的白绝佐助则从背后紧紧抱住她。

  大量的精液与淫液,分不清楚谁是谁的,喷洒沾染在三人身上的所有肌肤上。

  星空之下,明月照耀。完美的女性雪白胴体在两名男性的侍奉下,展露出绝美的光辉。 再也没有任何力量与事物,能将三人分开了。

  不需要理智,甚至不需要情感,只需依赖生物最原始的本能。两男一女,将在星空月色的见证下,永无止境地缠绵下去。

  这是──身为女神的大筒木辉夜,对於继承着大筒木羽衣力量的两人,最后的厌恶与报复。也是身为人类的春野樱,对於两人之间,最后的羁绊与欲望。

  辉夜?樱

字节:3181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