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菊竹之秋菊的夏天】【作者:zad001】【完】
我叫程仁,22岁,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家族的企业中做一个部门经理。

  女友名叫陆秋菊,是和我同年毕业的同学,1。6米的身高,娇好的面容,两片肥美的翘臀更是引人犯罪,唯一可惜的是只有A杯的小乳让人惋叹,可是在脱了精光後才会知道,小乳带来的是一种秀美的诱惑。

  (1。初卖)

  秋菊从小就喜欢养宠物,在我们毕业同居之後她第一时间就吵着我去买了一只雄性哈士奇,很直接的取名为「二哈」。

  刚买来的小二哈只有手臂大小,秋菊喜欢抱着它在腿上玩弄着,捏捏狗脸,抓抓狗毛什麽的。

  精心喂养一年後,手臂大小的小哈士奇长到了小腿高,秋菊又开始拉着二哈到处闲逛,或是抓着二哈的前爪「跳舞」。

  第二年夏天,二哈在溜完圈回来後总是表现的很躁动,胯间那红肠经常探出脑袋,有时还能看到一丝丝透明的粘液,粗心的秋菊却没发现这个情况,依旧喜欢抱着二哈嬉戏。

  而我在一边看着只穿着短短睡裙的她和被她拉起来的二哈胯间红肠直指着秋菊若隐若现的黑森林(不爱吹空调又怕热的秋菊,只能靠着真空来减少炎热的折磨了),总有些异样的悸动。

  「雄犬没有固定的发情期,但发情期中的雌犬分泌的性外激素能诱导雄犬发情。」

  某天我在宠物论坛上看到的信息让突然触动了我脑海里的某根神经。

  某个炎热的午後,秋菊趴在沙发上玩着手机,一双修长的大腿垂到沙发外,翘挺丰满的臀部在扶手上高高挺起,黑色的桃源在薄纱下若隐若现。

  不出所料,闷热的环境和无聊的游戏让她很快就进入了梦境,可身体还是保持着那个诱人的姿势,仿佛是在诱惑我做些什麽…我掀起秋菊的裙摆,看着那诱人的秘色,强忍着想要侵犯的冲动,轻柔的在她的股间喷下早已准备好的性外激素,然後再轻轻地往那紧致的甬道里抹匀,再去狗屋里解开二哈的束缚,最後躲进卧室,在床上找到一个可以看到一切的角度,假寐等着一切的发生。

  二哈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它一进入客厅就开始拼命嗅着什麽,最後将它那黑色湿润的鼻尖顶到了秋菊的股间,可以看见它那红肠开始慢慢地伸长,顶端分泌出一丝丝清亮的液体。

  冰冷的鼻头和火热的呼吸让秋菊微微一颤,却没有醒来,只是含糊地呓语了几句,二哈伸出舌头,开始在秋菊的股间和小穴上舔食着,很快我就看见秋菊的肉瓣上泛起了晶莹油光。

  二哈终於忍不住了,它一跃而起,把前身搭在了秋菊的背上,下体耸动着,红色的肉肠在秋菊的股间胡乱刺着,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洞穴。

  「二哈,你在干什麽!快走开!」

  这个举动终於惊醒了秋菊,她想要反身推开二哈,可娇小的她怎麽也反抗不了二哈的全力压制。

  「不要,老公…老公,救命啊!」

  二哈终於找对了入口,一根通红的狗茎深深的嵌进秋菊狭窄的甬道里,末端的蝴蝶骨卡在她紧致的门口让她无法挣脱异物的侵犯,半人高的身体压在秋菊的身上让她挣紮不得,秋菊慌乱地朝着正在假寐的我求救。

  「嗯…嗯…老公,快…快…」

  秋菊的声音开始出现了颤抖,不成文的短语里无法分辨她是在催促我快点醒来,催促二哈加快抽送的动作。

  二哈飞快地抽动着,就像是小区里那些公狗肏着母狗一样在秋菊的身上肆虐着,口里的唾液随着伸长的舌头滑落到秋菊的脊背上,而交合处的汁液喷溅着,随着二哈的动作在地上聚成了一片水洼,这场景甚是淫靡。

  「嗯,嗯,嗯,嗯…」

  秋菊开始不再叫喊,而是潮红着脸咬着嘴唇闭着眼,任由一段段音节从鼻腔中排出,平坦的小腹上隐约可以看见一个细长的突起在前後移动。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淫靡了,胯间的肿胀让我无法继续装睡,我蹑声走到秋菊的耳边,轻轻的说。

  「骚货,二哈的鸡巴感觉怎麽样?」

  「老公,你…呜,呜…」

  秋菊听到了我的话语,惊异地睁开了双眼,我趁她没来的急说什麽,就握着她的头,讲肿胀的分身刺进她的嘴里,秋菊只是微弱地抵抗了一下,就开始默契地配合着我的抽送吞咽着。

  3p,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场景,可是占有欲强烈的我怎麽也无法接受秋菊在我眼前被肆意侵犯,可当换成了二哈,另一种变态的快感让我无法自拔,自己的秋菊的紧致洞穴被一个畜牲侵犯,而自己还能在她温润的口腔里肆虐。

  「骚货,公车,肉便器!」

  我捏着秋菊贫瘠的奶子,狠声说到,秋菊扭了扭身子表示了一下不满,然後加快了口间的抽插。

  「哦~」

  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刺激让我很快就把持不住,抱着秋菊的脑袋将阴茎顶进她的食管,狠狠地发射了起来。

  「咳咳,没用的乌龟,啊,啊…让狗来肏你老婆,还…嗯…还早泄,连…哦…用力,二哈…哦…连二哈都不如!」

  秋菊卖力地耸着腰想要配合二哈的抽动,同时捏着我疲软地阴茎恶狠狠地回敬到。

  「骚母狗,被二哈肏得爽不爽?」

  我没有理会她的奚落,而是一遍摸着秋菊的头发,一遍捏着她的奶子说。

  「爽,爽死了,二哈…哦,哦…二哈比你强多了…哦…二哈,用力…哦…肏死你的小母狗…哦…呜…呜啊…啊…不行…太深…啊…不行啊…哦…哦…」秋菊突然痛苦地叫了起来,然後又享受得再也说不出话来,小腹上移动的突起也突然显示,二哈那细长的狗茎终於捅进了她的子宫里。

  「啊…哈,哈…」

  秋菊只剩下无力的喘息,汗水,淫水,口水在空气里飞溅,将客厅的地板弄得一片湿滑。

  「呜…呜哇…哇…好烫…好烫啊…啊~」

  秋菊突然带着颤音尖叫起来,而二哈则停止了抽动,死死的定住了她的小穴,臀部一阵一阵地痉挛着。

  「哈…哈…」

  终於,秋菊瘫软下来,只能无力地喘息着,二哈则翻下身来,与秋菊臀对着臀,未疲软地阴茎还嵌在甬道里,时不时的痉挛着。

  「交尾」

  应该没有任何一个词更适合形容这个场景了吧。

  「嗯…」

  终於,随着秋菊一个轻微的鼻音,二哈的肉棒从秋菊的甬道里滑了出来,同时还带着一股粘稠的淡白色液体,就在我以为一切结束的时候,二哈突然对秋菊翘起了後腿,一股腥臭的尿液喷出,浇淋在秋菊的私处,灼热的液体让秋菊不由得打了个颤。

  最後,二哈萎靡地蹲到了角落,清理起它那红色的棒子。

  「被狗肏,是什麽感觉?」

  我在秋菊的耳旁轻声问。

  「老公,再干我一次。」

  秋菊突然起身抱着我,湿滑的下体在我的肉瓣上摩擦着,虚弱地呻吟着。

  「哦…」

  两人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叹息,我将肉棒插进了她尚未闭合的小穴,那里已经不似平时那样紧致,但可以感到有一股股液体顺着坚硬的分身向下滑落,那是精液,二哈的精液。

  异样的快感在身体里扩散…那天过後,秋菊看二哈的眼神就有一丝奇怪,床上的表现也越发的放荡。

  终於在一天晚上,我熟睡时,她悄悄下了床,摸进了二哈的狗房…(2。偷情)秋菊偷偷下床的声响吵醒了我,黑暗中我能感觉到秋菊在仔细地观察我,似乎在确定我已经睡死後,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卧室。

  装睡中的我奇异於秋菊的举动,所以秋菊从我眯着的视线消失後,我也偷偷的爬起了床,悄悄地往秋菊消失的方向摸去。

  偷偷摸摸的秋菊悄悄摸到了狗屋里,街上的灯光透过窗户让秋菊赤裸的身体在黑暗中变成一个窈窕的剪影,躲在阴影里的我毫不担心会被秋菊发现,尽情欣赏着迷人的春色,裸睡真是个美好的习惯。

  二哈趴在角落均匀地喘息着,深夜里就算是精力丰富的它也逃脱不了睡魔的爪牙,而在隐约的灯光下,我可以模糊的看到秋菊脸上不停变换的纠结表情。

  终於,她似乎定下了什麽决心,蹲身到二哈的身边。

  「哒,哒…」

  狗屋里想起了轻微的异响,早已将秋菊征伐过无数次的我明白,这是秋菊为了让自己紧致的小穴能够容纳阳具的进犯做准备时的声音。

  秋菊把左手夹在自己的股间,右手缓缓向二哈身下探去,缓缓地摸着什麽。

  「呜…」

  二哈呗秋菊的举动惊醒轻叫一声跳到一边,躲开秋菊的骚扰。

  秋菊盯着二哈,眼里透着躁动的渴望,二哈盯着秋菊,眼里是一种奇怪的警惕。

  一人一狗就这样对望着,在偷窥的街灯里拉出诡异的剪影。

  秋菊再次把手探向二哈的下体,试图去握住它藏在身体里的肉棒。

  「呜…」

  二哈轻叫一声,有一次警惕地躲开她的手。

  秋菊咬着嘴唇,盯着二哈。

  「来啊,二哈…还记得这个味道麽?」

  秋菊把股间的左手抽出,递到二哈鼻子前,上面闪着晶莹的油光,然後坐到地上,双腿向二哈M型打开。

  二哈舔了舔秋菊伸出的手,露出一种疑惑的眼神。

  「对…还记得这个味道麽?是从这里…」

  秋菊伸出的左手试图把二哈引到自己的股间,可二哈却无动於衷,只是仍然疑惑地看着她。

  又是一阵尴尬的对视,然後二哈转身趴回墙角,闭上眼睛。

  秋菊脸上不停变换着表情,疑惑,尴尬,失望,愤怒,然後不甘地叹口气,站起身来。

  好戏似乎已经结束了,我迅速闪回卧室,眯着眼假寐,心里翻涌的情绪的复杂程度不亚於秋菊脸上变换着表情,胯下的分身也愤怒地挺立着。

  秋菊终於回来了,木然的脸在看到我挺立的分身後涌起一阵潮红,然後我觉得愤怒的分手就被一只柔软的手握了起来。

  「啪…」

  「小骚货,大半夜的这麽饥渴啊…」

  我一巴掌向秋菊的翘臀拍去,装出慵懒的声音,「别闹了,明天上班还要开早会呢。」

  血气翻涌的我却不知道为什麽自己会拒绝秋菊的要求,可心里却涌起一阵快感和期待。

  「哦…」

  秋菊的表情说不出的失望和哀怨,然後顺从地放开我的分身,躺回自己的位置。

  假寐的我在一种得逞的快感和期待中,终於做了睡魔的俘虏。

  (3。狗情人)

  晨起,秋菊在厨房忙碌着,心情明显不是很好,我则是爬上电脑为晨会做最後的准备,然後顺手将之前收集的资料「遗忘」]在电脑的桌面上,那是一套关於犬类发情和配种的介绍。

  忙碌一天後,我回到了家里,让我奇怪的是秋菊居然不在家,我拿着狗粮走进狗屋。

  看见狗粮的二哈似乎看见了救世主,在我腿上蹭了几下表示感谢後,蹲到地下吃起今天第一顿饭。

  我坐到电脑前,打开浏览器,得逞的快感和期待爬上心头。

  浏览记录里多了一条《女性犬交手册》,而很久之前我搜索的网站再次爬回记录的首页,肉棒弹了几下,冲冠而起,我起身打开家庭监控的开关,云接驳在我的手机上。

  秋菊回来了,手里大包小包,心情似乎非常地愉快。

  「不用,不用,你去休息,我把东西放好就给你做饭~」在我说要帮她收拾战利品时,她略微显出一丝慌乱,却很快掩饰过去。

  这一夜的我异常兴奋,厨房,阳台,最後在大床上都留下了战斗的痕迹,最後把自己榨干的我搂着秋菊沈沈睡去。

  连着几天,我都无法安心工作,时不时地翻看着手机里的家庭监控,秋菊似乎没什麽行动,只是上网的时间越来越长。

  终於在一天上午,秋菊反常地给二哈洗了个澡(秋菊的从来都是在带二哈散步回来以後才会给它洗澡的),我知道,好戏就要开啰了,我遥控把监控调到记录模式,然後驱车往家赶去,我知道,按上次的情况来说,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正好让我赶上结尾。

  「呜哇,好二哈,用力,用力…用力肏死你的主人…」「呜…呜…」

  「啊…好热,好热,灌…快灌满母狗的子宫啊!呃…呃…」蹑声开门的我一进门就听到从狗屋里传来的秋菊的尖叫,而二哈偶尔发出的喉音似乎是在迎合秋菊的语言。

  秋菊赤裸着趴在一张凳子上,拉拢着脑袋喘息着,二哈则用臀部对着她,一阵阵抽搐着,一人一狗的联接处,一股股液体从缝隙里挤出。

  和上次一样,交尾後的二哈将一股尿液浇淋在秋菊的私处上,然後躲到角落去清理肉棒去了。

  我脱下裤子,早已昂首的分身弹了出来。

  「啊!」

  在秋菊的惊呼中,我握住了她那对奶子,分身甚至直接杵进她那该流着白浊液体的甬道,然後用力冲撞着,丝毫没有怜惜。

  「啊,老公…你怎麽会…啊…轻,轻点啊…」

  秋菊慌乱的求饶着,而我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像打桩似的进攻着。

  「骚货,烂货,贱货,」

  我恶狠狠的说,「连二哈都偷,贱母狗,贱公厕!」「啊,啊,老公,你…啊…」

  在我的冲撞下秋菊已经没办法说完一句完整的话。

  「让二哈干很爽是不是?是不是?妈的,贱母狗,让全小区的公狗都来干你好了!要不要?说啊!」

  我暴虐地揉捏着秋菊的奶子,手时不时地拍打着她的翘臀,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一条条红色的痕迹。

  「啊,好…啊…让…让全小区的公狗…都…都来干我吧…肏…肏烂我…不,不够…我要做…做全小区的公交…」

  「对,一元一次,公狗贴一元!」

  「没…没错…啊…啊…不,老公,那里,那里不行啊!呜啊…」在秋菊的惨叫里,我把肉棒捅进了她的菊门,那是我早就渴望体会的地方。

  「不行?公交那里还有不行的,前门後门都得上人不是。」「死乌龟!啊…你个老婆被狗干的乌龟!啊…疼啊…」秋菊咒骂着,惨叫着,可很快变成了异样的呻吟。

  「啊…啊…老公…哦…加油…加油…」

  淫靡的声响在狗屋里回响着,清理完的二哈待待地看着自己的两个主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哦…」

  终於,我再秋菊的直肠里一泻千里,然後瘫在她的背上,秋菊在我的身下粗重的喘息着…

  (4。尾声)

  「死老公,看你老婆被狗干,很爽麽?」

  秋菊在我腰间拧了一把,幽怨的说。

  「骚老婆,被狗干的不爽麽?」

  我揉捏着她的乳房,在耳边吐气,「我和二哈,谁干你爽?」「都…都舒服,」秋菊红着脸说,「两种感觉不一样啦!」「怎麽不一样?」

  我继续挑逗。

  「恩…二哈更细更长,能刺到子宫里,而且最後射进来的又热又多,感觉像是吃川味,」秋菊回忆着,「你的比二哈粗,能填满整个小逼,感觉更充实,更温暖细致,感觉是在吃淮南菜。」

  「不对,这都是你安排的是不是?」

  秋菊突然反应过来,掐着我的腰质问到。

  「嘿嘿…」

  我奸奸地笑了笑,一把抱起瘫软的秋菊,关上狗屋的门,走进卧室。

  第二天,某成人论坛上出现了一个背影妖娆的女人被一直哈士奇压在身下的视频,秋菊一边掐着我的腰一遍津津有味地看着下面露骨的评论,脸上一阵阵奇异的绯红。

  第三天,秋菊在我的帮助下再一次和二哈完成了一次交媾,而我则在边上录下这一幕奇异的场景。

  之後的很长一段时间,在我的调教下,二哈终於可以不用催情剂就和秋菊完成交尾,秋菊淫水的味道成了刺激二哈的新信息。

  两人一狗的奇异3p时不时的在屋子的各个角落上演。

  我把分身塞在秋菊的嘴里,看着二哈在秋菊身上驰骋,心里想起了早上牵着秋菊的手让她在小区角落写下的涂鸦。

  「我是公交,一元上车,公狗免费」

  字节:11933

【完】